白鹤情(第四十三章) 千钧一发

字数 3127阅读 403
图片发自简书App

镇守霞荫关的是一位名为文启光的武将,相传他曾经也是个在战场上骁勇善战的大将,然而自从安禄山命他镇守于此后,他便极力在这一带搜刮民脂民膏,用于自己享乐。在受惯了安逸的生活之后,这位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将军已成了一个肥头大耳的庸人,莫不是霞荫关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他又贪生怕死畏惧打仗老是缩在城墙里,恐怕这城早就被唐军攻下了,又遑论到今日赵谨俞身为主帅还要牺牲自己引他出城的地步。

文启光领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来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站定,可怜他身下那匹瘦马,被他肥腻的身躯压得头都抬不起来了。然而他虽胖的连刀都似乎提不动,但到底还是有些守将的威风的,他抬着他那足足有三层的下巴,极为不屑地朝我们道:“赵谨俞,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和安大人作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怎么样,今日终于叫本将军逮到了,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面对上千人的围剿,赵谨俞仍临危不乱,月光照在他的面上格外皎洁,仿佛给他整个人覆上一层无双的光华,与文启光相较立显高下。

“安禄山坏我大好河山,杀我大唐无辜民众,犯上作乱罔顾礼法,尓等为此等宵贼卖命,实为为虎作伥,日后必遭天谴,故而要束手就擒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们。”

文启光或许万万未想到值此境地赵谨俞仍是这般泰然自若,他努力瞪大了那双本就不大的眼睛:“我没有听错吧?你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还如此大言不惭,口出狂言!我该夸你是过于自信呢,还是不自量力呢?快快告诉本将军,你的那些残兵都去哪了,本将军可以考虑发发善心,给留你个全尸。”

“不劳文大人费心了,他们自然是在他们该待的地方。”

“哼!你…”文启光似被他这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惹怒,正要发难,本在一旁沉默的张寿忽然上前向他行了一礼:“将军息怒,让末将和他谈谈。”

文启光不耐的朝他甩了甩手。

张寿此时已换去破烂的衣衫,穿得倒是很整齐,然而往文启光身边一站,活脱脱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虚伪模样,他嘴角勾着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对赵谨俞先是深深拱手行了一礼:“赵将军,咱们又见面了,今晨赵将军力排众议放张某一条生路,张某铭记于心,感恩戴德,然而就是不知道,往后是不是还有机会报这个恩了。”

我忍不住往地上啐了一口:“呸,你还知道是我们少将军救了你,他前脚放你走,你后脚就带人来杀他,天地有灵,飞鸟走兽皆知感激恩人,看来你这人连禽兽都不如。”

也许是必胜的把握太足,我此番侮辱张寿,他也丝毫不怒,只继续不咸不淡地道:“赵将军放了张某,此乃私,而今张某带大军攻营,此为公,私恩与公事岂可混淆?张某早就声明,绝不侍二主,赵将军要怪,就只怪你自己太过天真,随随便便就轻信于人,才会落到这番田地。不过话又说回来,古往今来,都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赵将军,您说呢?”

赵谨俞答的不卑不亢:“张大人,虽然你我属于不同阵营,但有一点我与你却是相同的,那便是一生不侍二主,谨俞生是大唐的将,就是死了,也是大唐的鬼。”

张寿被他此话一噎,也有些烦躁了:“赵谨俞,趁文将军现在还有点耐心,我劝你赶紧把那些士兵的下落说出来,否则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我看你怎么带着重伤逃脱这三千人的围剿,何况…”他眸光一转,落到了我身上,放出贼悠悠的光芒,“何况你难道想置那位姑娘的生死于不顾?能被你这个境地还带在身边的人,想必和你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吧?你若是把事说出来,凭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张寿可以当众立誓,她绝对能毫发无损的离开此地。”

赵谨俞坦然一笑:“不必了,我赵谨俞的女人,何须他人的保护。”

张寿于是再说不出一句话来,文启光也彻底失了耐心:“行了行了,磨磨唧唧的还说什么说!一个个全都是不顶用的废物,还得本将军亲自出马!赵家小子,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你是不会回心转意了,至于你旁边那个小女子,本将军瞅着,模样倒还不赖,刚好本将军第二十七房小妾的位子还空着,等把你拿下了,就让她好好侍奉本将军吧,哈哈哈!”

赵谨俞眸光一暗,低声对我道:“阿持,过会你就待在我身后,切忌离我太远。若是寻着机会,你自己逃了就行,不要管我。”

“不行,赵大哥,你不能和他们打,你的伤不能再动气了!让我去挡住他们!”

他转头,面上既无奈也悲伤:“这世上哪有男人躲在女人身后的道理,是我无能,你不必陪我去死。”

“赵大哥…”

“嘿!我说你俩!人之将死了,还给我演什么苦命鸳鸯的戏码,能不能上点心?你们是不是很不把我放在眼里?众将士听令!”文启光用他那肥腻腻的手勉强把佩剑举过了头顶,大喊:“把赵谨俞给我杀——”

一个“杀”字尚未讲完,一支铁箭却直直射来,发弓力道之强,一箭即将文启光的佩剑打落在地。

文启光既惊且怒,扯着那匹瘦马原地转了几个圈:“什么人?给我出来!谁这么大胆敢射本将军的剑,不想活了!”

“老子是你徐纲爷爷!现在就来取你的狗命!”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传彻天地间,接着是轰隆隆的马蹄声和杀伐声,大地抖动,冲破云霄,何其威慑,何其动人!

“将军不好了!后方出现大规模敌军,我们被包围了!”

“什么?!”文启光愣在了原地,又急切地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天色太暗了,看不清,但可以确定人数众多,大概…大概在我军之上。”

这下文启光再顾不上赵谨俞了,慌忙发令道:“回城!回城!大家跟我冲出去!”

徐纲借暗造势,故意在四周点了许多火把,制造我军人数众多的假象,使敌军心生胆怯。兵怯则士气低迷,士气低迷则必败无疑,敌军在重重包围之下已全乱了阵脚,文启光带兵冲了几次,都被徐纲带人逼退回来,他重新整兵几番,也仍是不得要领,成了困斗之兽。

随着身边的人倒下的越来越多,文启光自知大势已去。他恨恨的跳下了马,抛下了还在前方为他拼斗的士兵,咬牙切齿地提着剑向赵谨俞冲过来。

“赵谨俞!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

没有等赵谨俞出手,我抽出伞剑飞身向前,抢在他前面与文启光交战。

文启光虽然在过去是个有赫赫声名的武将,然而无穷无尽的奢靡淫欲早已掏空了他的身体,他几番想抬剑砍我,均因身体过于肥胖而失了准头。他行动越是迟缓,对我来说就越是有力,我也不急于杀了他,只玩耍似的不断在他身上戳着伤口。

战到最后,他已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血人,他气力全尽,终于不抵伤痛跌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我饶有趣味的以剑挑着他肥厚的下巴,他脸上大量的汗水与血液混合在一起,然后陷入他那些深深的褶子里,好生恶心,我把剑推进一寸后连忙嫌弃的拔了出来,不屑地对他道:“你这头肥猪,还是自己去地狱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亲眼看他整个人倒地断气之后,我又用力将剑朝外甩了几下,生怕他脏污的血液溅到我身上,赵谨俞见之,忍不住在后边笑出了声。

这下连城主也死了,敌军更是无从抵抗,一些放下武器投了降,还有一些衷心的,便自个儿寻了死路。

过了一会,徐纲来到赵谨俞面前,十分愧疚地行了一礼:“末将带兵来迟,实在是对不住。少将军,你们没伤着哪儿吧?”

赵谨俞淡然一笑:“我们没事,怎么耽搁了这么久?”

“少将军所料不差,我们当中确实出了几只老鼠,为了解决他们且不让计划走漏,所以废了些功夫,还请少将军见谅。”

“无妨,你做得不错。”赵谨俞抬眼,扫了一圈周围大概的状况,“都解决了吗?”

“是,敌军已无力再战了,只是天色太黑,放走几条漏网之鱼也是难免,但少将军尽可放心,凭他们几个败军之将,绝对成不了事。”

“好!传我的令下去,即刻追击敌军,一直打到霞荫关去,务必把霞荫关城池拿下!”

“末将遵命!”

夜色涛涛,但月光好像始终覆盖在赵谨俞的周身,似是对他格外照料一样,拉扯他地上的影子也分外的长。

凡有所攻,战无不胜,也许他天生就是要做战场的王者的吧,可生于斯,长于斯,灭于斯,他说他害怕杀伐,然而或许不是他需要杀伐,而是杀伐需要他罢了。






感谢阅读,喜欢请给个赞。


今天更新晚了点,其实事实是每到周末我都非常懒得打字…而且周末有耐心来看文的人也比较少,大家都出去嗨心了是咩( ˘•ω•˘ )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