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蟠是怎样“炼成”的

《红楼梦》这部小说写了众多人物,除了像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贾母这些主要任务外,还要很多很多的次要任务,《红楼梦》的伟大之处正在于,即使是小人物,作者依然写的饱满圆润,个性鲜明。

     薛宝钗的哥哥薛蟠算是一个次要人物,但是他却给我们每一个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红楼梦》里,薛蟠还没出场就跟一桩人命案联系在了一起,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在元宵夜被人抱走,养到十几岁才卖。先卖于乡绅之子冯渊,继而卖与薛家。冯家人自然不乐意,人财两空。找拿卖主。但是,“薛家原系金陵一霸,依仗财势,众豪奴将我小主人(冯渊)打死了,凶身主仆皆已逃走,无影无踪。”这话是冯家人说的,贾雨村判案的时候,小门子对他说:“这薛公子诨名‘呆霸王’,最是天下第一个弄性尚气的人,而且使钱如土,遂打个落花流水,生拖死拽,把英莲拖去······”作者借着这件人命官司,通过别人的口让薛蟠出场,给我们的印象,薛蟠是一个处在青春期的纨绔子弟,到处惹是生非,不学无术,曾日里斗鸡走狗的“坑妈少年”(他爹早死了,所以不能坑爹)。

     我们先来数一数薛蟠除了上文中提到的人命官司以外,这个熊孩子又干了哪些事:

第一件:薛家上京住到贾家之后,“不上一个月的日期,贾宅族中凡有的子侄俱已认熟了一半。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渐渐无所不至。” 

第二件:薛蟠入了贾家的学堂,在学堂里横行霸道,胡作非为。

第三件:不学无术,在他过生日那天,假冒贾宝玉的爸爸骗贾宝玉出去喝酒,在喝酒的时候洋相百出,把“唐寅”念成“庚黄”。

第四件:他勾引唱戏的柳湘莲,结果却被柳湘莲骗出城外痛打一顿,跪地求饶。

第五件:在经商途中,遇到了蒋玉涵,结果又打死了一条人命。

第六件:见了夏金桂以后,喜新厌旧,舍弃了香菱,娶了夏金桂,没想到娶了个夜叉回家,这次算是熊孩子倒了大霉了。

这个劣迹斑斑的熊孩子薛蟠到底时候怎样“炼成”的呢?

且看《红楼梦》第四回薛蟠正式出场,作者这样写到:“薛公子,亦系金陵人氏,本是书香继世之家,只是如今这薛公子幼年丧父,寡母又怜他是个孤根独种,未免溺爱纵容。”又写到:“这薛公子,学名薛蟠,表字文龙今方有十有五岁,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个字。终日唯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虽是皇商,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不过赖祖父旧日情分,户部挂虚名支领钱粮,其余事体自有旧伙计老家人筹办。”

     由此,我们知道了,这“呆霸王”薛蟠的“炼成”是有原因的,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就是:“每一个熊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熊家长”。

薛蟠性格的养成与他的成长环境不无关系,首先是因为他家里是皇商,标准的富二代,但是他的父亲早死,缺少父亲的严格管教。在封建大家族中,父亲的角色很重要,父亲就是家中的权威,你看贾宝玉每次听到他父亲叫他,都吓得如五雷轰顶,见了父亲,轻则被骂,重则被打。如果薛蟠成长的过程中有这样一个严厉的父亲,恐怕这个熊孩子不会熊到如此的地步。这一点给我们现代人以深刻的启示,即使是现代主张民主,尊重孩子权利和个性的时代,父亲在家庭教育中依然不可缺位,一个孩子的成长离不开充满厚重的爱和威严的父亲,养育孩子不仅仅是母亲的事,美国心理学家说:“母爱是大地,父爱是天空”,没有大地,孩子不能吸收营养,没有天空,孩子不能振翅翱翔。

其次,既然薛蟠的父亲早逝,薛姨妈及应该担负起教育的责任,在这方面,薛姨妈显然没有做到,只是“一味地溺爱纵容”,仗着自己家有钱,又有大家族的关系撑腰,薛蟠在外面闹出任何事,甚至是人命官司,都用钱去摆平,这就进一步默认甚至助长了熊孩子往更熊的方面发展。薛姨妈一心想做一个慈爱的母亲 ,但是她显然没有认识到,爱不是没有底线的溺爱,而是充满智慧,讲究策略的爱,薛姨妈需要补上家庭教育这一课。其实需要补课不仅是薛姨妈,我们现代人也有很多人需要补课,我见过或者听到过,太多的家长抱怨,“我家的熊孩子咋不听我的话,我把他的生活照顾的无微不至,这孩子不但不买账,而且处处与我作对。”说这话的家长也许忘了,当初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他是多么的可爱,为什么几年十几年后,会成为一个熊孩子呢?我想,每一个家长回想你十几年的养孩子历程,一定会找到熊孩子“炼成”的原因,俗话说:“冰冻三次非一日之寒”。熊孩子也不是一天“炼成”的。家长,尤其是母亲,是不是在孩子小的时候像薛姨妈那样以为的纵容孩子,有一个教育家说过,“想毁掉一个孩子,给他需要的一切就够了”。在家庭教育中,母亲担负着重要的角色,家里有一个好母亲是一个家庭中的上好风水。所以在一个人成为母亲之前一定要补一补育儿这一课,只可惜我们的教育在这方面是有缺失的。

然而薛蟠并不是生来就坏,其实他的本性还是很好的,他还是一个有爱心、有孝心的顾家少年,宝玉和凤姐被马道婆施了魔法,贾府乱做一团,这是薛蟠却惦记着他们家的几个女人,:“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到,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这说明薛蟠是有爱心的。宝玉挨打后,宝钗误以为是薛蟠告的状,结果薛蟠说了几句狠话,惹得薛姨妈和宝钗生气,第二天薛蟠主动给母亲和妹妹道歉。这些说明薛蟠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无可救药的之人。他的行为完全是后天缺少管教和正确教育引导的结果。

《红楼梦》的伟大就在于,作者写任何人物都不存在褒贬,他只是把人物的丰富性描写出来,让我们看见,读者可以从多种角度对人物进行解读,薛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从教育学的角度解读薛蟠,尽管薛蟠是一个熊孩子的典型案例,但是不要忘记,薛蟠的内心深处依然有成为好孩子的潜能,就像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一直强调的一个观点:“要相信孩子”,我们作为家长,作为教育者,只有相信孩子有成为一个好孩子的愿望和潜质,良好的教育才有发生的可能和实现的价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