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下)

《世界上还有比雪儿更可爱的小天使吗?》番外一:《明星大侦探》之《NZND之监狱风云(下)》

《明星大侦探》第X季
固定嘉宾:何炅、撒贝宁、魏大勋、王鸥
嘉宾:吴磊、白敬亭
身份:何炅-何美男、撒贝宁-撒微笑、魏大勋-魏狱警、王鸥-郝鸥、吴磊-吴狱长(侦探)、白敬亭-白RAP
特别出演:Eirwen(吴皛)

【】为节目字幕
()为动作描写
{}为证据内容

【上期回顾】

何:(一本正经)今天其实是我们NZND组合成立十四周年的日子。
吴:这位“神秘人”。
(白笑而不语)
鸥:你是我的偶像吗?
何:这位疑似白RAP的神秘人。
撒:请告诉我们你到底是谁?
白:(严肃的揭掉胸前摄影机上白神秘的贴纸)我,的确是白RAP。
何:你居然又出现了!我们组合还真是凑在一起就出事(笑)。
……
何:我觉得小白有问题……小白你真的很可疑啊!
白:我只是有很多没啥意义的故事而已。
……
鸥:除了侦探我们每个人都出现在了这段监控里,很神奇的是居然跟每个人叙述的自己的时间线都是对得上的……
撒:也就是说凶手并没有说谎?
白:是时间差犯罪啊。
魏:(震惊)高智商犯罪,(指着白)是不是你!
……
魏:就让我来直接带领大家找到凶手!大家有没有发现今天侦探也是有自己的空间的,(敲桌子)白的儿子的爸爸是我们今天的侦探!今天的侦探是有隐藏身份的!
何:额啊,(指着自己的胳膊)我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吴:首先请大家记清楚一点,我虽然有隐藏身份但我是侦探。
何:你是不会撒谎的。
吴:对,我只是有所隐瞒。
……
撒:对于这个案子我要给侦探一个忠告,谁是什么身份、谁受到了威胁,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有毒药!
白:我在鸥的床底下发现了一瓶毒药
……
吴:我要去投我的第一票了!
鸥:侦探加油!
……
吴:(拿着手铐走来走去)啊!好难啊!(拿着手铐伸进投票箱)决定了,这一票,我给……
【侦探的第一票到底投给了谁?】

【侦探非公开投出第一票】
吴:(拿着手铐走来走去)其实所有人的动机都是成立的,而且时间线所有人都没有嫌疑那就是所有人都有嫌疑啊……目前鸥的嫌疑最大,有毒药还有可能有“机关”,何和撒都因为何美女……白也受到了勒索……(崩溃)啊!好难啊!
【史无前例的全体都有不在场证明的一次,侦探能投对吗?】
吴:(严肃)决定了!一直以来我都是比较看逻辑的,但今天我想靠一次感觉,因为我真的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拿着手铐伸进投票箱)想来想去,这一票,(铐上手铐)我投给白(完成投票)。
【白RAP获得侦探的第一票】
吴:(不好意思捂嘴笑)原因就是感觉吧,我真的觉得是白啊,白哥啊,我总觉得是你啊!投错了的话……那我睡沙发(笑)。
【我有独特的“哄人”技巧】

【第二轮现场搜证】
(六名玩家和Eirwen一起进入现场)
何:(看着磊白一左一右牵着Eirwen)诶等一下,我要先把这美好的一幕拍下来。
(磊白+Eirwen合影)
鸥:你这样雪儿会不开心的!
撒:请发给我一张。
何:你也留着收藏啊。
撒:不,我卖给这种(指鸥)脑残粉。
【真有经济头脑啊】
鸥:我谢你啊!
【不用花钱 关注节目微博送签名照哦】
吴:现在大家怀疑谁就继续搜谁家吧!
撒:来让我去搜搜这个“狱花”~
(大家分开行动)
吴:白哥你要不要跟我去搜一搜撒?
白:我还是想去看看那个机关(头也不回的去往甄的囚室)。
【今天也是被无视的一家之主】
鸥:(拿着棒棒糖)Eirwen你要不要跟小姨一起啊?
Eirwen:好~
(鸥牵着Eirwen的手去何家)
白:少吃糖啊Eirwen!
撒:我突然发现我们现在发现了很多,但是有点儿不知道你们意识到了没有,为什么到现在我们还是找不到魏狱警的杀人动机呢?
何:我不相信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吴:我也不信。
撒:所以我决定去好好搜一搜鸥的房间!
【喂喂喂!】
吴:撒老师你真的好强行啊!虽然我也有点儿想去……
何:那我只好自己去搜魏了。
(吴和撒进入005室-郝鸥囚室)
撒:(拿起鸥床下的毒看说明)溶于水……除了毒应该还会有别的啊(翻床单底下)。
吴:(看着床上叠好的被子)这个被子叠得好整齐但是我真的好想翻开看。
撒:那就拆开啊!(直接掀开被子)
吴:诶!(拆开叠好的被子,摸了摸被子)里面好像有东西……
【里面到底有什么?】
吴:(摸索着拆开被子的被罩)里面好多纸条啊!
撒:哇全是纸条!
(两人从被子里倒出来很多纸条)
吴:快拆开看看都谢了写啥。
{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啊,照顾好自己}
{今天也要照顾好自己哦}
{对不起,现在的我不能带你出去}
{你想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完成的}
{我一定会给甄好看的}
……
【很多张来历不明的纸条】
吴:这些都是谁写给鸥的啊,感觉很暧昧啊。
撒:的确都很暧昧,(边说边继续翻)这么多纸条大概意思都是说写纸条的这个人对鸥的感情很深,啊!(突然翻到一张纸条)这一张!侦探你看!
吴:我看看啊(凑过来看纸条),这个应该就是杀机(若有所思的点头)。
{小鸥,我终于可以带你离开了,明天中午我会帮你拿到钥匙,然后你就离开,甄讨厌这个人渣就让我来解决。}
撒:鸥!这都是谁给你写的纸条啊!
(鸥在何美男家搜证,没有回应)
鸥:Eirwen你觉得我要投票给谁啊?
Eirwen:(笑)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可爱啊~】
鸥:那你觉得是谁干的呢?
Eirwen:(拿着棒棒糖笑)不是我~
【不明真相的吃糖小可爱】
鸥:(揉Eirwen的头)你知道谁干了什么吗就不是你,(姨母笑)哎呀太可爱了~
撒:(拿着纸条突然出现)鸥!
鸥:吓我一跳!
【你的撒撒突然出现】
撒:(把纸条给鸥看)这是谁给你写的?
鸥:一个很重要的人。
撒:是不是喜欢你的人!(戏精式哭泣)你果然还有别人!
【又开始了】
鸥:喂喂喂,这位先生,你的美女尸骨还没怎么寒呢。
撒:(捂心口)哦我的美女!
【痴情演技上线Again】
(监控室)
何:怎么会都是对的呢?(看监控)一定有哪里不对的啊,哎呀,(拉抽屉没拉开)这个抽屉怎么打不开啊。
【因为你没有钥匙啊】
何:魏!魏!(魏没有回应)魏狱警!
【山那边的朋友你好吗】
魏:啊?
何:我想打开你的抽屉!
魏:(冷漠)哦!
【山那边的朋友不想理你】
何:什么就“哦”,我没有钥匙!
魏:这个你要自己找。
【山那边的朋友已下线……】
何:哼我可是搜我自己找
(白进入006室-甄讨厌囚室)
白:(里里外外看门锁,摸了摸侧面)怎么这么黏,好像……
(回放第一轮搜证白看鸥囚室的风扇发现扇叶有被胶粘过的痕迹)
(白进入005室-郝鸥囚室)
白:(摸了摸风扇叶,回头还在翻床单的吴和撒)磊哥!……不对,侦探!
吴:啊?(走到白身边)怎么了?
(白的脑海回放搜证画面)
白:我……我有一个脑洞啊。
【导演:哦那你说吧……】
吴:什么?你说。
白:你看这个扇叶上有胶布粘过的痕迹(拉着吴的手让他摸扇叶),然后那里!(拉着吴回到鸥的囚室,让他摸门锁侧面)这里应该也是被胶布黏的。
【哎哟拉拉扯扯的】
撒:(被留在原地,默默的跟上去)就不能给我看看嘛……
(所有人聚在006室-甄讨厌囚室)
白:我觉得这个其实并不是所谓的密室,只不过是利用胶布把这里(指门锁的侧面)粘住了,然后让门可以关闭但锁却没有办法闭合。
何:啊也就是说其实凶手来下毒的时候这个门根本没有锁?
【门没锁?】
白:对,我觉得应该是凶手提前在门锁上贴上胶布,然后在监控关闭的时候,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只要让锁芯转动应该就能打开了。
何:然后这样进来下毒,离开的时候只要把胶布撕掉就好像是死在密室里一样,对吧?
白:嗯。
鸥:真的能打开吗?
吴:我觉得有可能。
白:(左看右看)哪里有胶布吗?我想试一下。
何:我知道哪里有,我去拿!
【魏狱警中箭,嫌弃飙升】
何:来了来了!(撕下一块胶布贴好,把门关上)拿什么打开呢?
吴:(递给何一个指甲锉)试试这个。
白:这是谁的?
吴:这个属于是每个囚室里都有的生活用品。
(白接过指甲锉伸进钥匙孔)
【到底能不能打开呢?】
白:(转动锁孔门开了)哇!
魏:开了!
鸥:真的可以!
何:小白厉害!
【密室之王的回归】
撒:等一下!这是不是意味着……
【这熟悉的感觉……】
白:我是一个监狱外的人!
【别把锅甩给我哼!】
白: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机关是谁设置的,但是我在鸥房间的风扇扇叶上发现了跟这个门锁上一样的有粘过胶布的痕迹。
鸥:我现在只能说——那个风扇上的确是粘过胶布留下的痕迹。
【凶手是郝鸥吗?】
撒:(对何)这是你的胶布吗?
何:不是,在监控室的桌子上拿的。
撒:也就是说在魏那里?(何点头)
吴:我现在有理由怀疑鸥的纸条跟魏有关系(看着鸥和魏,两人沉默)。
何:哎呀我要回去接着找钥匙了,撒撒你来帮我。
(何撒去往监控室)
鸥:那我回去看孩子好了~
【搜证啊各位!】
(其他人四散开来,吴拉住白)
吴:(把纸条递给白)你看这个,你觉得像不像魏写给鸥的。
白:(看纸条)很像。
吴:你是不是凶手?
白:(炸毛)我要是凶手还在这儿跟你费劲折腾这个(指门锁)!我还不如跟Eirwen吃吃喝喝算了!
【你也没少吃啊……】
吴:好好好,乖乖乖,你不是你不是~
【哎哟~】
(鸥和Eirwen在何美男的家)
鸥:(翻来翻去)为什么我今天什么都找不到啊!
【崩溃】
Eirwen:小姨~
鸥:(继续翻来翻去,头也不抬)怎么了宝贝?
Eirwen:我妈咪超聪明的~
鸥:我知道啊~(无奈笑)我觉得Eirwen在说我笨怎么办呵呵
【炫白狂魔小包子】
Eirwen:小姨我想要车车~
鸥:(停下)哪里有车?
Eirwen:(指着桌角的玩具车)那里~
鸥:(把玩具车给Eirwen自己继续找)你拿着玩吧。
Eirwen:啊?
鸥:(回头)怎么了?
【什么东西???】
(一个小袋子从玩具里掉出来)
鸥:(捡起来)这是什么?
{超级无敌剧毒药,不用口服也能死}
鸥:(亲了一下Eirwen)宝贝你可真棒!(大声叫所有人)你们快来看啊!我找到毒药了!
(所有人都聚拢过来)
撒:(第一个冲过来)我看看!是在哪儿找到的?
鸥:在何家的玩具车里,是Eirwen找到的。
白:哟呵~可以啊(亲了下Eirwen)
吴:我儿子真厉害!
【今天是人人都爱的小包子】
魏:他也有毒药啊!
吴:何要解释一下吗?
何:嗯……(欲言又止)
吴:一对一吧,何你先来吧。

【侦探一对一审问】
(侦探审讯室,吴和何)
吴:其实哪怕没有找到那个毒药,我也想第一个想找你的一对一
何:为什么呢?
吴:因为你在我这里是嫌疑最小的,本来是,但是现在……
何:毒药那个问题我可以解释。
吴:但是我不是很想听……
【这是什么套路?】
吴:我比较关心的是你姐姐的问题。
何:我姐姐是因为承受网络暴力而得的抑郁症然后才自杀的,我觉得无风不起浪,而甄就是那个“风”。
吴:你一定要甄死?
何:我一定要甄死。
【就是要他死!】
吴:那我们来说一下刚才鸥找到的毒药的问题吧。
何:那个的确是我准备好了要下给甄的,但不是在今天,我今天去监狱的时候没有带。
吴:(震惊)没带?!
【真的没带吗?】
何:对,因为我并没有打算在今天杀他。
吴:那说说你的计划吧。
何:因为对这里不熟悉,所以其实我今天是来了解监狱地形的。
吴:也就是说你不是来看撒的……
何:对!
【撒撒心里苦啊T^T】
吴:然后呢?
何:我就是想给他下毒,但是我也要有机会啊,我对监狱完全不了解,如果贸然动手肯定会被发现的啊,但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我今天被魏赶走了,所以我现在还是没有计划的,我就来看望了撒微笑之后我就回家了。
吴:在我把你们召集到这里来之前你回过家啊?
何:回过。
吴:你说你没带毒来,难道不可能是你回去以后把毒药藏起来了吗?
何:你刚才应该看到了啊,我家的那包药是没有开封的,所以我还没有用过。
【沉着冷静 据理力争】
吴:好吧,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最怀疑谁?
何:魏和鸥吧,他俩一定有故事,魏那里有一个我一直找不到的钥匙,而且……小白真的可以完全排除吗?
(吴皱眉思考)
何: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要去找魏的钥匙了!加油!侦探!
吴:好的,帮我叫一下——叫一下鸥吧。
(何离开)
吴:(立刻趴在桌子上)怎么这么复杂啊……我本来最怀疑何老师的啊……
【那你刚才演技真好】
(撒在监控室里翻来翻去,鸥走过来)
鸥:你找什么呢?
撒:何说这里这个抽屉打不开,我在找钥匙。
鸥:(敷衍的帮忙翻了两下)撒撒你觉得是谁?
撒:(继续低头翻东西)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鸥:我今天总觉得我们最后……
撒:啊!(翻过电脑键盘找到粘在键盘下面的钥匙)你看!被我找到了吧!(拿钥匙打开抽屉)我的天哪!你们都快来看!
【抽屉里有什么秘密?】
(何从侦探审讯室走出来)
何:鸥!侦探找你一对一!
鸥:啊?我还想看撒撒找到的东西呢!(无奈离开)
何:快去吧,侦探在等你呢。(两个人擦肩而过,何拉住鸥,压低声音)谁都不要相信,尤其是他(指着撒)。
鸥:ok……
(鸥进入侦探审讯室)
鸥:Hello~侦探,想问什么?
吴:你的那个毒药是从哪儿来的?
鸥:(笑)上来就这么直接的吗?我现在只能承认是别人给我的,但其他的我暂时还不能说。
【还不能说?】
(搜证现场,何撒在监控室)
何:撒撒你从哪儿找到的钥匙啊?
撒:粘在键盘下面了,(打开抽屉)我的天哪!
何:哇!这么多纸条?!
{我很好,不用担心我}
{今天工作顺利吗?不能跟你讲话了}
{是我做错了事情,我应该受到惩罚,但是我不后悔}
{甄好像发现我们认识了怎么办?}
{别冲动,配合好我,我来}
{我会把毒药收好的}
{我今天就动手,你帮我关一下监控}
……
撒:刚才在鸥那里找的纸条!
何:小白!小白!
白:啊?(在鸥的囚室里和Eirwen对着嘟嘴玩ing)
【别玩了!别玩了!】
何:快把鸥那里的纸条拿过来!
白:哦好。(对Eirwen)你自己在这里玩啊~
(身处白RAP家的魏突然看向监控室)
白:(拿着纸条过来)我拿过来几张,(看到打开的抽屉里的纸条)这也有纸条?
撒:(压低声音)这应该是魏和鸥互相写的纸条。
魏:(从白家里离开)行了没几个人在这儿,(放弃状态)你大点声没关系!
撒:(大声喊出声)你!俩!要!合!伙!杀!人!!!
【你辣么大声干什么~】
何:来,开始解释。
魏:解释什么啊~(突然冷笑)我——是凶手。(恢复正常)你们信吗?
何撒白:信!(三个人一起笑出声)噗嗤!
【破案啦 破案啦】
魏:不是!你们听我解释!
【现在想解释啦?】
何:小白你拿去给侦探看。
(白拿着纸条离开)
魏:这就是我们一些日常的小交流
撒:(翻白眼)交流怎么杀人啊?
(白进入侦探审讯室,把纸条放在桌子上)
吴:这是什么?
白:你让她解释吧(说完要走)
吴:你不听一下?
白:我去听外面那位解释了……(转身离开)
(魏和鸥双时空同时同屏解释)
鸥:我其实以前和魏就认识,在我刚从加拿大回过的时候我们认识的。
魏: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年轻,只是互相抱有好感,但是她拒绝了我。
鸥:我因为我妈妈的离开拒绝了他,我要报仇,我没有办法接受他。
魏:她不仅是拒绝了,然后她就消失在了我的生活里。
鸥:我彻底离开了他,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报仇,我成功报了仇,但自己也成了凶手。
魏:我在监狱看到她的时候我特别惊讶,我不明白在我心目中一个那么正直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去杀人,而且她好像不认识一样,根本不搭理我。
鸥:我来到这里以后认出了他,但我不敢跟他说话,我怕我连累他。
魏:我去查了她母亲的事情才知道了她为什么去杀人,我觉得她也有自己的不得已,在我心目中我还是爱着她的,所以我在送饭的时候主动给她写了纸条。
鸥:我收到魏给我写的纸条的时候我特别感动,一来二去我就把很多事情都告诉了他。
魏:我知道了很多事情,其中包括甄的事情。
鸥:我恨甄,我甚至可以跟他“同归于尽”,但我不想连累他。
魏:我觉得我可以做到让甄去死,然后带着鸥离开。
鸥:他说可以下毒,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离开,我那里那瓶毒就是魏给我的。
魏:我安排好了一切,特别挑了今天狱长不在日子,只要鸥把毒药往甄那里一下就好了,然后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鸥:我今天本来去找甄是要下毒的,我们之前就说好了今天的计划。
魏:我现在口袋里有一张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她的纸条——让她今天不要去下毒了,(语气失落)因为我找不到一样东西,我不能带她安全离开了。
鸥:但我最终放弃了,我觉得我已经背了一条人命了,我不能再错了,更重要的是我不能让他陪我。
魏:我可以陪她去浪迹天涯,但我更希望的是她安全。
【全剧终】
(何撒白坐在一起听完魏的故事,乌鸦:啊——啊——啊——)
撒:所以我们在这儿听了半天就是你俩啥也没干的故事是吗?
魏:可以这样说。
白:(笑)这不是白说吗呵呵
魏:不,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今天鸥下毒了,但是现在毒太多我不知道是不是死于她的毒。
撒:不就鸥和何有毒药吗?
何:我的没有开封啊,而且我没进过甄的囚室。(话锋一转)你找不到的东西是什么?
魏:监狱的万能钥匙。
撒:那是什么?
魏:万能钥匙可以打开监狱所有的门和锁,我要带鸥离开的话需要它解开鸥的手环的锁。
撒:(帮忙解释)我们犯人带着手环离开监狱会报警的。
白:(灵光一闪)所以你才需要机关!
【三脸懵逼】
白:(指着甄囚室的门锁)因为你没有万能钥匙了,所以你进不去了,你才需要对锁做手脚进去。
何:而且就你那里有胶布!
白:(对魏)这个机关,只有你能做到。
魏:胶布我也给过鸥,你们在鸥那里风扇上看到的胶布是我给的。
撒:刚才还是感人爱情故事,现在就开始互相推卸责任了。
【塑料爱情】
(侦探审讯室)
吴:你说你没去下毒?
鸥:我去了,但我没下毒。
吴:好吧……
鸥:(看眼色)侦探,我觉得我想跟你承认一件事情。
吴:什么?
鸥:其实……
【第一次凶手调查过程中认罪?】
鸥:魏说今天要带我离开这里。
吴:(黑人问号脸)这跟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鸥:有关系啊,我现在还在这里啊!
吴:我知道你在这里啊!
鸥:不是,你听我说,按照我和魏的计划,是我毒死甄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现在我没有下毒甄却死了,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魏没有带我离开。
吴:你带监狱的手环你走不了的,(停下思考了一下)魏他为什么这么肯定可以带你离开呢?
鸥:我现在觉得魏很有问题。
吴:(忍不住笑了)你俩之前不是爱情故事吗?
【塑料爱情没错了】
鸥:我大义灭亲啊!
吴:帮我叫一下撒吧。
鸥:好的侦探。(鸥离开)
(搜证现场)
何:我们到现在是不是还没有搜身啊?
撒:居然玩到现在才想起来搜身这事儿,魏,过来,让我搜搜。
魏:没了,就那张纸条,还给你们看了!
何:小白过来,我就觉得你今天怪怪的。
白:(被搜身中)我就是看着Eirwen容易分心。
【小包子表示很无辜】
撒:(加入对白搜身行列)小白你线索太少了,肯定身上有东西,这是什么,(从白的口袋拿出东西)我的天啊!在你这里!
{一张写着“万能钥匙”的磁卡}
何:居然在你这里!
魏:为什么在你这里!
白:凭什么不能在我这里!我家的东西!
撒:我拿去给侦探。(撒离开)
何:是你偷来的?
魏:这是不是你答应给甄的东西。
白:(抿嘴)是我从他那里偷来的。
鸥:侦探,啊不,狱长?
白:(点头)对。
魏:狱长的万能钥匙一般不都是放在办公室里吗?
白:我偷了他办公室的钥匙……然后今天来了以后去他办公室里把万能钥匙偷了出来,我想下午给甄,我觉得我可以用这个来交换我自己甚至我的孩子的安全。
何:怪不得甄的短信上说他可以离开了。
魏:怪不得我今天去偷的时候没有了。
鸥:怪不得你(对魏)今天没带我走啊。
何:哈哈哈魏你偷晚了。
鸥:那为什么万能钥匙还在你这里?
魏:你没把钥匙给甄吗?
何:你今天来难道不是为了把钥匙给甄的吗?
(白低着头不说话)
(侦探审讯室)
撒:侦探你看这个(把万能钥匙)。
吴:监狱的万能钥匙?这个不应该在我办公室里放着吗?
撒:在白身上搜到的。
吴:ok这个我等会儿问他,啊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魏没带鸥走了。
撒:魏说按计划今天鸥会去下毒。
吴:这个鸥刚才都跟我说了,而且她跟我说她去找了甄但没下毒。
撒:没下毒?他们两个会不会有一个人在撒谎。
吴:如果说他们两个人中有一个在撒谎,你比较倾向于谁?
撒:我比较倾向于魏,我比较认同小白说的,魏因为没找到万能钥匙所以才在锁上动手脚的说法。
吴:你现在怀疑魏?
撒:因为都太巧合了啊,正好万能钥匙找不到了,正好锁被动了手脚。
吴:好,谢谢撒老师,帮我叫一下白哥吧。
(搜证现场)
何:你为了吴最后没把钥匙给甄,对吗?
白:(点头,抬起头看何)我不能给甄钥匙,我不能断送他的未来,我的未来不能没有他。
【磊白万年新婚!未来也要一直在一起啊!】
何:啊好感人!
魏:我还以为我今天的故事是最感人的呢!
鸥:妈呀感觉被催婚了,我还是再去搜搜吧!
【溜了溜了……】
撒:白,侦探有请~
(侦探审讯室)
白:磊哥,想让我从哪儿开始解释?
吴:(死命盯着白的眼睛)我还可以相信你吗?
白:信你自己。
吴:(严肃)你偷了我的办公室钥匙,然后又偷了万能钥匙?
白:嗯。
吴:(严肃)但你最后没有把钥匙给他?
白:嗯。
吴:(严肃)为什么?
白:为了你。
吴:(严肃)想杀他吗?
白:(严肃)我想,我也敢。
(两个人相视而笑)
(搜证现场,鸥在白家里)
鸥:这是什么?(从床头缝里掏出一个黑色东西)妈呀!(压低音量)监听器?!
{这是一个24小时自动清空的监听器,吴}
鸥:何老师!(拿着黑色东西跑过来,压低音量)你看这个。
何:这是什么?
鸥:(小声)监听器。
何:这是谁的?
鸥:我从小白家找到的,你看这个,(指着监听器上的“吴”字)侦探真的不可能有嫌疑吗?
何:(笑)这个肯定不可能啊,我们找电脑听一下吧。(叫撒和魏)你们都过来听一下,鸥找到了个不得了的东西!
撒:谁的证据?
何:侦探的。
魏:侦探?
鸥:(抽出存储卡插进电脑的读卡器里)这到底是谁在监听谁啊?应该是吴监听白吧。
{白:对不起,我爱你,原谅我吧。(钥匙碰撞的声音)}
……
{白:Eirwen不要告诉爸爸我们动过他的钥匙,好不好?
Eirwen:为什么?
白:这是秘密哦,Eirwen不告诉爸爸,我就不告诉爸爸Eirwen今天吃了多少块糖,好不好?
Eirwen:好~
白:真乖。}
……
何:这是白偷了吴办公室的钥匙,还有一段。
{白:Eirwen快点儿,你已经迟到了啊。
Eirwen:钢琴课~
白:下课以后爸爸会去接我们的。}
……
魏:其实这个就是证明白偷了吴的办公室钥匙,也证明了我没有万能钥匙啊。
撒:所以你才在锁上动手脚?
魏:不是!
(磊白从侦探审讯室出来)
吴:又找到什么了?
鸥:我在你家找到了监听器……
白:我家?
魏:快,黄金档家庭情感大戏开始了啊!
撒:Action!
【磊白情感大戏——窃听风云】
白:(震惊)你监听我?你不信任我吗?
(吴欲言又止)
白:(痛心疾首)这么多年了,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居然……居然监听我?!
(吴依然不说话)
白:(严肃)你不解释吗?为什么?
吴:(握住白的手)为什么……因为我爱你啊。
【全剧终】
魏:太假了……演技退步了啊小白!
白:(演不下去了)额啊!浑身鸡皮疙瘩!
吴:(没松手)我还可以哈哈
撒:精彩精彩~
鸥:行了集中讨论吧。

【集中推理】
吴:其实到现在大家基本都有自己的想法了,故事我们也都基本理清了,我也不知道集中推理要说什么了,大家每个人都再说一下自己的时间线我们就投票吧。
何:我的时间线很简单,就是我11:30离开这里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我是完全没有下毒机会的。
白:我是假装11:00离开,去你(对吴)的办公室偷了万能钥匙,但是我纠结之后没有给他,12:00就离开了。
撒:我是12:30活动时间结束后去找的甄,然后我们不欢而散,12:45我就回我自己那里待着了。
鸥:我13:30去找他,想要下毒的,但是我最后没有下毒13:35就离开了,然后等着这个人(指魏)带我离开,结果一直没等到!我还在这里!
【说好的带我走呢!】
魏:我是全天都在这里,日常正常工作,然后17:30我发现甄死了。
吴:好,(合上自己的本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大家开始投票吧。
何:投票吧,(笑)Eirwen都睡了好几觉了。

【玩家单独投票】
(鸥投票)
鸥:这次故事真的好乱,我还是靠直觉吧……
【直觉女神】
鸥:不管了,大义灭亲了,(铐上手铐)希望能投对吧。
(魏投票)
魏:我还是要相信自己,(铐上手铐)对不起了,是你下毒了吧。
【这么速度!】
(撒投票)
撒:不要说我是明灯了,我第一次这么确定凶手是谁!
【哟~真厉害啊】
撒:而且难得我和小白意见统一一次,(铐上手铐)金条金条拿金条啦
(吴投票)
吴: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吧。
【还是坚持第一票?】
吴:(铐上手铐)对不起了白哥,不是你的话我自觉回家了睡沙发!
【键盘了解一下】
(白投票)
白:好久没玩了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铐上手铐)密室不能白浪费啊。
【欢迎常回家啊】
(何投票)
何:我可以投小包子吗?(笑)认真点儿了啊~(铐上手铐)你的杀机和计划真的很完美了。
【所有人投票完成】

【投票结果公开】
合唱:有一种不祥预感
何:今天很开心磊磊能来,而且还有好久不见的小白。
白:谢谢~谢谢大家。
鸥:重点是小包子~
撒:(笑)Eirwen已经睡着了,我们录得太晚了。
魏:还好今天不是撒老师当侦探。
吴:我虽然好久没玩了,但我在努力赶时间了哈哈
何:请公开结果吧!
旁白:《明星大侦探》第X季第11案《NZND之监狱风云》,首先公开获得0票的玩家,撒微笑。
撒:谢谢大家~
旁白:何美男。
何:哦呜~
鸥:啊?没了?怎么还会有人投我啊!
旁白:获得1票的郝鸥同样嫌疑解除。
鸥:我就说嘛~
何:是不是磊磊你盲投的第一票?
(吴摇头)
何:那是谁投的鸥啊?
魏:(弱弱的举起手)我投的……
撒:还感人爱情故事呢……
何:那鸥你投的谁?
鸥:(理直气壮)我投的他(指魏)啊!
【塑料爱情没错了】
何:哈哈哈哈哈哈你俩还好意思互相说,那就是大勋和小白两个中的一个了。
撒:来吧,两位进笼候选人!(让魏和白站在中间)
旁白:白RAP和魏狱警中,有一个人获得了四票,获得了四票被指认为凶手的就是——魏狱警!
撒:Yes!金条拿来!
旁白:请将魏狱警关进笼子。
魏:不是我!(无奈进笼子)就是鸥!你们为什么都不投她呢?
旁边:请投票给魏狱警的玩家上前一步。
(何撒白鸥上前一步)
何:磊磊你没投大勋吗?
吴:没有……
白:(突然反应过来)磊哥你两票都投了我?
吴:(点头)嗯……
鸥:哈哈哈这才是大型离婚现场。
【回家自觉睡沙发吧】
旁白:如果魏狱警是真凶,投对的玩家可保留金条,侦探若两次都投对可额外获得一根金条,如果魏狱警不是真凶,那么真凶将拿走全部六根金条。
魏:不是我!
撒:就是你!
旁白:各位玩家检举——失败!
撒:怎么可能不是你!
【今天也是明灯】
魏:我都说了是鸥!你们不信!
吴:(笑)白哥。
白:嗯?
(吴只是笑)
旁白:真正的凶手就是——白RAP!
撒:我今天从来没有怀疑过小白的!
何:我一开始怀疑小白,但是小白说他愿意不能断送磊磊的未来选择放弃的时候我都快哭了,结果居然是演的!
【依然是四有演员白敬亭啊!】
魏:我是最怀疑他的一个,结果到后面我满脑子都是“鸥去下毒了”、“鸥去下毒了”、“鸥去下毒了”……
【你还好意思说!】
白:(不好意思)大家都太厉害了,我基本都不敢怎么说话。
鸥:只有侦探投对了,而且两票都对了,厉害~
吴:我真的是凭感觉,我今天就觉得是白哥。
【磊白是真的!】
何:(端来金条)来六根金条~都是小白的。
撒:啊我的金条!
白:谢谢大家,我今天特别紧张来着,而且磊哥侦探,我更紧张了。
鸥:小白玩得好!磊磊也很棒啊。
魏:行吧,反正都是你们家的了哈哈哈
何: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记得收看湖南卫视周五晚上播出《爸爸去哪儿》,也要支持磊磊的新电影哦~
撒:希望雪儿和Eirwen健康成长啊~
鸥:磊白万年新婚!
【粉头你又开始了?】
合:大白吧!真相!

= END =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