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七)球星

字数 2869阅读 351

第六章  杨子的克星  回顾

第七章     球星

     第二天上午,黄建东给父亲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说伤问题不大,按时用药,回家养几天就成。

     黄建东开来君威,载着父亲回到家,说,爸,您休息着,我去粮油店看看。于是来到菜市场的粮油店,路上碰到好多熟人,黄建东叔叔伯伯阿姨地打着招呼。机械厂是60年代从上海迁过来的大型国企,厂里的人都说上海话普通话,没什么人讲衡州话,这里原是军工厂,厂区很大,生产航空机械零件,80年代效益好的时候,厂里几千人,热闹得很,工厂有标准足球场,有医院学校,有食堂电影院。最近几年,国企改制,有些好的资产都改制进了私人腰包,工厂也凋敝多了。医院食堂电影院都撤销了,多了很多杂货店,小餐馆,和职工家属们自家种菜的小菜场。

     粮油店在菜市场入口,出售米、食用油和一些餐食佐料,黄建东开了门,发现这些东西根本没标价,卖多少钱心里没数,索性关了门,心想等会叫老爸来教教我才行。

     钥匙塞进兜里,黄建东到处遛达一圈,逛上一逛,靠近足球场时顿感热闹,原来是有两支球队在踢比赛,有很多观众,还拉着横幅:“冶金蓝星队 vs 机械终结者队”。蓝星队定是冶金厂的了,身穿蓝色意大利球衣,终结者队穿德国队白色球衣,双方比分暂时2:0。黄建东赶紧跑过去,饶有兴趣地看起来,从小学到大学,他都是校足球队的前锋,一看到足球,脚就痒了。高竿也在场上,身穿白色5号球衣,踢的后腰位置,正吼叫着指挥队友们防守站位。

     蓝星队穿8号球衣的一个长得像坎通纳的家伙,脚法纯熟,中场拿球,晃过两人,一脚重炮,皮球像炮弹一样,应声入网,守门员一个侧扑,球没碰到,头撞到门柱,一下子流出了鲜血。裁判吹哨伤停,正好半场到了,中场休息。

     终结者们围到伤员旁边,黄建东也走了过去。高竿是队长,急死了,守门员受伤,今天主力前锋刘韬不在,已经0:3落后,眼看下半场无力回天了,突然看到了黄建东,高竿眼神一下有了光彩,兴奋地说:“建东,换衣服上场,麻子守门,你帮我们踢前锋。”裁判问询后,也是机械厂的子弟,这是友谊赛,也无所谓了,同意换人。

     下半场哨响,黄建东穿着刘韬的11号球衣,中圈发球,前卫7号小段球一拨,球到了黄建东脚下,只见他一招弯弓射大雕,右腿高高往后扬起,原地发力,一脚劲射,球像巡航导弹,远距离飞行,直挂蓝星队球门右上死角。1:3。球场顿时暴发出一阵欢呼,这是机械厂的主场,观众有几百人,叫好声此起彼伏。

     高竿在后面喊:“球不是这样踢嘀!”意思是哥几个要打配合,通过昨天和以前的同学经历,他能猜出黄建东的水平,去荷兰国家队都没问题,友谊赛得配合着玩才有劲。

     接下来就有意思了,蓝星队坎通纳连摸球的机会都没有,球基本被终结者们控制在蓝星队后半场,根本过不来。尤其是11号这个家伙,简直是没法形容,带球帅得没边,长发飘飘,有如肯佩斯重生,没人能抢到他的球,或传或射,转眼6:3反超了。坎通纳气得在前场猛跺脚,左右甩着头叫:“你们干什么呀!我想踢球啊!”黄建东满场飞奔,蓝星队派出几个后卫去撞他踢他,却一个个受伤下场,最后比赛没踢完,蓝星队能上场的球员不够了,只好认输,3:9。没脸见人了。

     终结者欢呼,拥着东哥要再去喝酒庆祝。黄建东摆摆手,说你们去,我还有事,脱下球衣,将高竿拉到一边,说:“明天叫几个兄弟,我们一起去接收白沙沙场。”说完将一张纸条递给高竿,换回自己的衣服,往家的方向走去。

     人群中省足球队教练马四看了全场,心潮澎湃,自从87年他带领机械厂拿了机械部全国锦标赛的冠军之后,就压根没见过这么有天赋的球员,刚要过去找11号说话,却被厂领导托住唠嗑,再回头一看,人不见了......不过不打紧,高竿他们认识......

     黄建东绕到“晓妹餐厅”,去给老爸打一份粥作中饭。餐厅在球场东面,四五张桌子,暂时没客人,墙上挂着一台17寸的旧旧的日立彩电,在放着《还珠格格》。老板娘秦晓妹一边在擦桌子一边骂老公:“你到底会做什么?一天到晚不是闲逛看报纸就是写写写,你写出什么名堂来了吗?一点忙都帮不上!菜不会摘碗不会洗,废物一个!你也不傍头猪照照镜子,你那熊样还梦想当作家了?真是气死我了,别人叫你祁老师,你还真当自己是老师了?真不知当初为什么瞎了眼嫁给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老公祁雪村蹲在地上摘菜,一脸讪笑,这泼妇也是自己逼出来的,心中有愧,两人工龄买断下了岗,自己文弱,若不是晓妹开家餐厅起早贪黑苦干赚点钱,儿子祁阳怕是八中的学费都交不起。

     这对夫妻黄建东认识,祁雪村原来是厂团委干事,负责厂子里的黑板报和广播稿,给领导写演讲辞。后来团委裁员,不会走关系的祁雪村,便下了岗。秦晓妹是农村妇女,年轻时是一朵花,身材样貌都好,经人介绍嫁给了当时很吃香的城里人团委祁干事,在厂子里做了很长时间的临时工才转了正,没想到转正没两年又下了岗。如今青春韶华雨打风吹去,生活艰难,瘦削面黄,老态已显。

     黄建东走过去,给了祁雪村一支烟,说:“祁......叔,写了些什么?能给我看看吗?”

     秦晓妹白了黄建东一眼,进去了厨房。

     祁雪村站起来,擦擦手,接过烟,说:“大侄子,听说你爸受伤了?”

     “没多大事,放心吧,叔。”

     “那就好,回头我写的晚上给你送去,你想看随便看,咱不管臭娘们瞎叨叨......””

     ......

     粥要等一会儿才能好,黄建东想想,下午要去学校给妹妹开家长会,得拾掇一下,趁着等粥的当儿,去餐厅旁边的美发屋理了个发,将一头飘逸的长发剪成了短发。

      .......

     石峰派出所,非常忙碌。昨晚接到群众报案,在白沙沙场抓到五个罪犯,四个大汉手臂和后背雕龙刻凤有纹身,逮回来时还是晕迷的,半夜醒来,今天审问了一上午,一查不得了,其中三个是河南流串过来的逃犯,全部手腕中枪,公安部内部网A级通缉令,年前轰动全国的郑州银行大劫案,就是这三人所为,打死银行保安两人,打伤无辜百姓数人,劫走现金200多万,极端凶恶的悍匪。所长刘铁军很兴奋,这下立大功了。另外两个,一个是华府地产的经理,金忠,绰号锤子。另一人,蒋伯祥,外号黑子,是华府地产董事长华爷的私人保镖,这两人还没有直接的命案证据,后台梆硬。

     华府的人,不太好惹,但是现场发现了四把五四手枪,枪内皆有子弹。这可是大案子,刘铁军知道,华府的后台是市主要领导,水太深,兹事体大,于是赶紧跟分局局长徐子峰作了汇报,十几分钟后,徐局长就带着刑警队第一大队的同事开着奥迪赶赴派出所,亲自审问过后,打电话给市局廖局长,廖天明廖局长还兼着市政法委书记的职务,当了解到此案涉及到华府地产后,一想到华爷背后站着那个人,跟自己同为市委常委,而且排在自己前面,略一思忖,下了指示:“子峰,银行的劫匪立即向检察院申请逮捕令,通知检察院,立即进入公诉程序。我马上向省厅汇报。其他人,先拘留,说清楚问题。就这样。”

     徐子峰带着刑警队押着三个犯罪嫌疑人出来上厢式警车,碰到廖局长的闺女廖端出警归来,点头示意,廖端叫声徐叔叔好,又看到刑警支队一大队的队长,自己的警校师兄吴涛,过去寒暄了几句。听吴涛说昨晚的案子,抓到了重犯,四把枪,开了三枪,人全被打晕迷,心中一惊,难道是昨天写英文那小子干的?她想。

     这时候黄建东正开着君威前往八中的路上,去给妹妹开家长会,突然打了几个喷嚏,心想这是谁在念叨我呢......

下一章  第八章  遇见道明寺

《匹夫传奇》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