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鸡我打不过小孩

玩吃鸡被两小孩鄙视了,难过伤心懊悔,枪声平息,我将手机丢到一边,半天没有言语。

窗外短时强降雨,天色暗得如同黑夜,我静坐房间,看着空当当的天花板,思索万物演化天地逆旅。

自古以来,便是英雄出少年,若年少时不轻狂,等暮年白首,还期许有所作为,简直天方夜谭。

但世间又有一句话,不谙世事,难闯红尘,这帮小孩有阅历吗,大的才上小学四年级,小的就不知道多少岁了,没有,撑死就背公式吃辣条喝酸奶的修为,正值萌蠢傻笨之际,所学皆是伟大关荣正确的花拳绣腿,旁门左道偷奸耍滑的本事不及我百分之一,在阴谋诡诈的吃鸡战场,正是我大显身手吊打小朋友的绝佳舞台,但我却输了,输得一把接一把,都不带停的。

呜呼哀哉,士可杀不可辱,我熊某活了二十余载,虽不能说历经世事,但好歹花费充得比他们多吧,连个手机游戏都打不过,我不想活了。

莫非,现在小孩都是猴子变的吗,出来就是战斗胜佛,我好歹玩了几十把,出枪速度还是没他们快。

比如说,我和他同时发现对方,互相开枪,我倒地了,他还活蹦乱跳的。不解,郁闷,为什么他比我快?

最郁闷的是,我基本上得挨上两三枪,趴地上转一圈,才能判断消失敌人位置,等开镜的时候,敌人早跑没影了,但这帮小孩,跑着跑着突然开火,等把别人打冒烟了,我才知道那躲着个人。

长江后浪推前浪,吃鸡跑毒看谁胖,不要拦我,我要叫这帮小孩大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