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概念

“我……叫李想。”

端午瞪着胡扯的李一诺。

带头的男生微微眯起眼——跟香港古惑仔学的。

“李想我认识,高二五班的,比你好看多了。”

李一诺掏出眼镜戴上,镇定道“我是三班的李想,三班都是学习型的,男生多女生少,我是班花。”

端午滚滚的尿意戛然而止。

男生嗤笑,转身跟伙伴说:“应该不是她,清清说李一诺四肢肥大一脸雀斑,她倒没什么雀斑……我去你妹的班花!”

李一诺倒是不敢回吼“去你妹”。

三个流氓气势汹汹奔向校内。

李一诺拉着端午在萧瑟的秋风里撒丫子往附近的站牌跑。两人赶上了一辆正要起步的公交车,既不是李一诺家的上饶街方向,也不是端午家的南山方向,公交车开过了三站,李一诺终于松开手,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端午脑后的街景,一脸笑意。

“怎么了?”

“你看这是哪儿?”

端午往车窗外看了看,笑意跟着爬上来。那是一个有点破旧的溜冰场,李一诺在这里摔断了腿,端午在这里磕掉了门牙。

端午饭前回到新家所在的维多利亚小区。维多利亚是本市最早的别墅区。小区历经三次大规模整改,如今已经算是这个现代化城市最著名的景点之一,端午跟着她妈妈端曼曼住进来的头一天,一个人在小区里溜达了整个下午。

端午推开门,差点撞到只比她早半分钟回家正在读高三的佐少辰。(是她同同父异母的哥哥)

“哥。”

佐少辰回头看了看她,没有表情地趿拉着拖鞋上楼。

端午路过厨房进去转了一圈,保姆阿姨正在煮汤,十分钟后开饭。十分钟的时间足够端午洗个战斗澡。端午提着大包包咚咚咚上楼,经过佐少辰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有讲话的声音,她没有停顿的往前走推开隔壁的房间。

李一诺问端午知不知道新家是什么概念,端午至今也说不上来,只是新家所有的卧室都配有附设的浴室,其中主卧的浴室比她们在上饶街那幢破旧公寓的客厅都要大,这让她偶尔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