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95)

归一道人和白攸并未被苛待,而是被带到了一间不错的卧室中,冷凝玉甚至派人给他们送了可口的食物,但归一道人根本吃不下,此时白攸静静的躺在床上沉睡着,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门口是端着枪的士兵,纵然他有道法不过毕竟是肉身,和火器相拼显然没有胜算,就这样过了大概两三天,白攸还是没有醒过来,不管归一道人如何喊他,他就只是睡着,正当归一道人一筹莫展时,突然听见门外的卫兵喊了一声:“冷大人好。”门被推开了,一身黑衣的冷凝玉立在门口,看着榻上的白攸,自顾自的说道:“竟然还没有醒。”归一道人一瞧着冷凝玉,气便不打一处来,冲冷凝玉吼道:“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冷凝玉!你干的好事,居然还敢说,纵然当年白攸没有救隆禧,他也舍命救你多次,若不是对你存了情意,你又如何能轻而易举的捉住他,现如今,把他弄成这个样子,你满意了?”冷凝玉听了归一道人的话,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不可能啊,一般没什么修为的小狐狸,中了这个药不过半日也能醒来,何况白攸。”归一道人完全不听她的话,而是问道:“你将我二人困于此地,是何用意?”冷凝玉回了回神,面色冷了下来,说道:“道长,你我皆是修道之人,便应该知道,阴阳生万物的道理,人活在世上,魂为阴,气为阳,二者相生,则人才能活着,阳气过剩,则人神志不清,昏昏傻傻,阴气过剩,则疾病缠身,体弱气虚,人死之后,阳气吐出,留在人间,阴气下沉,坠入地府,这便是所谓的魂魄了,隆禧和他人不同,死的时候,阳气在喉,未能吐出,墓室中的夜明珠又压制阴气,使其不能下沉,因此才的以修炼成百年难得一见的尸王,异于普通僵尸,阴差阳错,得到冰玄灵玉的帮助,魂魄更胜,能如常人一样活在世间,然肌体以停止运作,所以形态不改,能长久的活着,直至阴阳一方衰退,才能消亡。”归一道人听她这么说,不由觉得更奇怪,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冷凝玉继续说道:“当年隆禧在涂山,阴阳俱散,因此无法支撑几百年前就该腐化的肉身,顷刻便成了一具白骨,可以说阳气不在阳世,阴气也不在冥界,真可谓是黄泉碧落两茫茫了。”冷凝玉说到这里,低下了头,虽然她语气如此平静,但是归一道人还是听出了被她刻意压下去的哭腔,半晌冷凝玉重新抬起头,说道:“这不怪白攸,也不怪别人,都怪我自己,命格不好却妄想与天抢命数,这才白白的害了隆禧。”归一道人听到此处,还是云里雾里,不晓得冷凝玉想干什么,冷凝玉走到床边,抬手摸了摸白攸的脸,看了一会儿,居然笑了笑,归一道人看着冷凝玉这个温柔的笑,觉得异常奇怪,但是他仍然是问:“所以,你到底把我和白攸抓来做什么?” 冷凝玉收回了手,说道:“隆禧的肉身已经重塑,但是如道长所说,那是一副躯壳,不会动,也不会说话,不能算是活着,若想隆禧活过来,除非给他重塑灵魂,我请你们来,就是想向你们借两样东西,重聚阴阳之气,给隆禧塑造生魂。”归一道人听到这里,心突突一跳,喊道:“什么?你说什么,重塑灵魂?你帮他重塑肉体,害了那么多姑娘,已然有违天道,这塑造生魂更是前所未闻,你明明知道你自己命格不好,这样一损再损,会遭天谴的!”冷凝玉冷笑道:“道长,你以为到了这个地步我还会在乎什么天谴?”归一道长听完这话,默默良久,说道:“丫头,你天赋虽高,却不通命理,并非你的周易八卦学的不好,而是在这方面,天分确实有限,除此之外,你的天赋可谓是百年一见,足以媲美当年的三小姐,我想,你会的这么多古老的道术,便是当年三小姐一生的心血,我在命理上还知晓一二,早年为你算过命,你确实该有情劫,情劫过后,你修道便会一日千里,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三小姐,可如今,我再也算不出你的命理,也许是我修为有限,难窥天机,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尽早收手,或许还能挽回。”冷凝玉眼中流露出感激的神色,但是由于她背对着归一道人,他并没有察觉,只是听到她依旧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我这一生的分水岭,便是在涂山的仙城外,隆禧死的那一刻,成仙或成魔,在我一念之间,道长,我知道你和白攸是为了我好,但是我既然当时选择了这条路,便没有回头的道理,如果我现在停了下来,我做了那么多恶,已然回不到正道,隆禧也活不过来,我总要做成一件事吧。”归一道人听她这么说,便问道:“那淮南王呢,他是害死隆禧的罪魁祸首,你既然做到这个地步了,却不打算找他复仇吗?”冷凝玉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说道:“我这两年,到处寻找古墓除了找到复活隆禧的方法,就是为了找到他的下落,但是却渺无音讯,他们一行人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无论我用何种方法,却怎么都找不到。”归一道人叹了口气,说道:“那你想从我们身上的到什么?”冷凝玉站起来,对着归一道人说道:“我想从你们身上取得阴阳二气。”归一道人吓了一跳,说道:“你说什么?”冷凝玉似乎有点激动,还有一点得意,说道:“我研究了很多古书古籍,终于让我的得到了这个方法,道长你身上有生魂,而且是个阴气强大的生魂,我猜测是那个大祭司,我想从她身上取阴,白攸是天狐,之前他救我的时候用的禁术,有起死回生之效,我想从他身上采阳,这样的话,便可铸成生魂,那么隆禧就可以真正复活了。”归一道人听着这宛如天方夜谈的想法,一时间竟然不知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想了半天,问道:“那这隆禧生还后,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吗?这隆禧还是隆禧吗?若不是隆禧,那他到底是白攸还是我体内的恶灵?”冷凝玉听他一说,瞬间愣住了,她是真没有想到这层,归一道人见她沉思,便继续添火:“你要的是隆禧不是吗?如果这样,那么这还是你要的那个隆禧吗?你的心血不就白费了?”冷凝玉仍然是沉思,归一道人继续说:“好吧,就算一切顺利,这个金蚕蛊操控的肉体又能支撑隆禧多久?”冷凝玉的脸上浮现出焦躁的情绪,说道:“古书记载的,有过先例不会有错的。”归一道人见她被说动,便继续说:“这个方法漏洞百出,就算曾经有过成功的例子,但你要知道,这世上很多事情,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么简单,那岂非满大街都是死而复生的人?但凡有一点不合适,你的所做的一切便付之东流。”归一道人观察冷凝玉的反应,却见她渐渐平静下来,冷凝玉看着归一道人,颇为自信的说道:“道长错了,世人都说画人难画骨,可见皮相不过是表象而已,一个人活过的证明,不再皮而在骨,这金蚕因为是用我自己的身体作为器皿养的,承袭了我的记忆和思念,所以生成的皮相和隆禧有九分相像,那如果我随便找个人养金蚕,这生成的皮相和这个人一般,那难道这个人就不是我的隆禧了么?当然还是,因为皮下白骨,就是隆禧的骨骼,无论外表怎么样,他依旧是隆禧,而我所取的并非是白攸和大祭司的记忆,而是阴阳二气,用这两团气给隆禧续命,自然生还过来的还是隆禧本人,你刚刚问我,隆禧还记不记得之前的事,若能记得,那我便成功了,若记不得,我也知足了,况且他做王爷时一生孤苦,不记得也就罢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没留下好的回忆,只要我同他都活着,我们必然能创造出新的记忆,这是只属于我和他两个人的记忆,就算我不知道他以后能活多久或者我能活多久,即便我遭受天谴,那么这一生中也算是有值得我开心的事情,我死而无憾了。”归一道人见她一脸的憧憬,便又问道:“那如若失败了呢?”冷凝玉说道:“如果我去做,那么成功的概率是一半,若我不去做,成功的概率是无,一半对无,道长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归一道人冷笑一声,说道:“你倒是很看得开,那么我再问你,你一心一意想复活他,你有没有想过,隆禧飘荡在人世间这么久,他或许早就不想活了呢,你硬生生的把他拉回来,你可想过他愿意不愿意?”冷凝玉突然笑了,说道:“别的事我不敢肯定,就这件事而言,我相信他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归一道人劝她不得,只好问道:“好吧,那你想怎么处置我们从而获得阴阳二气呢?”冷凝玉回头看着白攸,说道:“我自有方法,不过现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要让白攸醒过来。”说着她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一个材质不俗的小瓶子,归一道人忙问道:“那是什么?”冷凝玉径直走向白攸的床榻说:“解药,给他闻一下就好了。”说着打开药瓶,放在白攸的鼻子下面,归一道人紧张的看着,良久,白攸还是没有动静,他看着冷凝玉眉头紧皱,问道:“这多长时间才能发挥药效。”冷凝玉脸上写满了疑虑,说:“一般来说,应该立刻就醒了。”归一道人问道:“可是这半天他还没有转醒的迹象。”冷凝玉想了想,突然说道:“难道他沉溺梦中不愿醒来?”归一道人道:“什么?这药不是仅仅是让狐妖们沉睡么?”冷凝玉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说道:“这药物是巫师们为了窥探狐狸的梦境而研制的,但睡着了并不一定会做梦,所以这药中有引梦的功效,发掘和探知狐狸们内心深处难以想起或者接触过但是忘记的那些记忆,从而探知他们想知道的事情。”归一道人听了惊讶道:“这难道就如同当年蛇妖的醉生梦死?”冷凝玉摇头说道:“非也,周山的将自己的毒液和酒一起酿制,所得的醉生梦死,是在人的心中制造幻觉,和当年我们看到震灵村广场上的村民原理一样,前提是他了解这个人的一些脾性,他知道道长爱财,便制造出一个珠光宝气的梦,只要外界发现的及时,一个耳光或者大声喊叫便能使中毒者醒来,除非中毒者贪恋梦境不愿醒来,说到底算是一种幻术。而这种药是引发他自身的记忆,他甚至能在记忆中根据创造出他曾经想象过的事情,甚至能错乱时空。”“什么是错乱时空,什么又是创造出想象过的事?”冷凝玉看着白攸安详的睡颜,叹了口气,说道:“拿道长你来打个比方,你一生清贫,但是颇爱财物,一定幻想过自己家财万贯,那么你自己便会在梦中获得这些财物,你一生未娶,也没有孩子,或许就会在你梦中创造出一个妻子或者儿子,这创造出来的东西都是你曾经经历过的或者曾经想象过的,所以这个妻子必然是你倾心相许过的人,儿子或者就是水生的样子也说不定。”归一道人恍然大悟,又问道:“那错乱时空呢?”“过往的时光,无论人或者妖怪,总有些想要挽回的事情,譬如某人的至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他为了弥补这个遗憾,会在梦中让这个人活很久。又或者某人五岁时捡了一百两黄金,他活到中年的时候生活困顿,就可能在梦中把小时候的捡到黄金的事情挪到他最需要钱的时候。那么他在梦中通过拼凑和想象,便可过的一生无忧,不愿醒来。这也是巫师们当时研制药物的配方时不作用在人的身上的原因。”归一道人不解道:“这是个什么说法?”冷凝玉拂了拂白攸脸上的碎发,笑道:“道长,我且问你,如果是我得到了这个药,那我会怎么做?”归一道人想了想说:“你会用这个药给自己编织一个没有道术的世界,和隆禧相约白头。”冷凝玉没有接归一道人的话,继续说道:“兽类和妖怪们的思想,显然没有人类那么复杂,而求生欲却极其的旺盛,人虽然在极危险的情况下也会表现出极强的求生欲,但是如果在环境安逸的情况下,就没有兽类那么敏锐,十成有八成人更愿意选择活在那个自己为自己编织的桃源乡,而让现世的身体消亡,可能在短短数天就在梦境中渡过了漫长的一生。”归一道人听完后冷汗涔涔,毕竟意识清楚的话还是想活着,谁都不想死,想到这层,他不由的惊叹道:“幸亏巫师们有一念仁慈,才没有研制用在人身上的药。”“不是仁慈,”冷凝玉说道:“而是研制不出来。”归一道人问道:“这是为何?”冷凝玉说道:“我说过,这是按照狐狸的特性研制的药物,人的特性如此复杂,又怎么会研制出来,如果真的研制出来了,那他们就不是巫师了。”“不是巫师是什么?”冷凝玉认真的看着归一道人说道:“如果真的有这种药,那他们就是神了,在梦里创造一个与现世一般无二的世界,通过现世的记忆改变梦境的发展,要知道,人的记忆是会有偏差的,尤其是睡着的时候,更加难以把控,一旦梦境与现世记忆不符,产生了偏移,那么梦境所谓的福也可能变成祸。那这些巫医不就成了掌控命运的神了吗?”归一道人的思维有一些跟不上,继续问道:“我还是不明白,无非就是用药杀了个人,怎么就成了神了?”冷凝玉继续解释道:“道长,我问你,如果一个人不吃不喝这样睡着,能活多久?”归一道人想了想说:“少则七八日,多则不过半月。”冷凝玉点头说道:“没错,就在这七八日,他们可是过了漫长的一生啊,有的人记忆准确,安逸的过完一生,有的人记忆失误,在梦中也遇上了祸事,不管怎么样,他们的一生是现世短短七八日,运气好点的话能活十几天,那么能活七八十年甚至更久的巫师们,在他们眼中算不算长寿?”归一道人长吸了口气,明白了冷凝玉的意思,继而说道:“那现世就相当于我们所求的仙界?”冷凝玉点头继续说:“如果这种药用在所有人的身上,人跟人之间的相遇常常是交错纵横的,那么如果所有人都入梦他们的梦境也会贯通,梦境一旦贯通,那就是一个大千世界啊,那创造这些药物的人,不就成了上古的女娲伏羲了么?”归一道人听罢,急促的呼吸了半天,才缓过劲来,说道:“你说的对,这药物不可能研制出来。”冷凝玉没回复,只是低头看着白攸,说道:“当务之急,我们要想办法进入白攸的梦境中,把他唤醒。”归一道人看着忙着帮白攸切脉的冷凝玉,半天默不作声,突然,他神色慌张的问道:“丫头,会不会我们也是被人下了药,现在我们过着漫长的一生,现世中,寿命只剩下两三天,能醒过来的人便是我们说的飞升成仙,回到了现世,但是这梦是很难醒过来的吧。”说罢便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口中念着:“醒过来,醒过来。”冷凝玉回身一把捉住归一道人的手,说道:“道长不可多思,刚才种种,不过是我自己的推测,并未有实质上的证据,你千万不要着了道,入了死局。”归一道人惊慌的看着冷凝玉,点了点头。冷凝玉看着道长平静了下来,仍去查看白攸的情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可这法术还没碰到冷凝玉便自行消散,白攸还未回神,便见冷凝玉依然向后冲去,行起一道火咒便堵住了归一道人的去路,白攸笑...
    千雪祭阅读 19评论 0 1
  • “冷姑娘,你说谁?”白攸不解的问道。 冷凝玉将匕首从石壁中拔出来,向后退了几步,站到白攸前面,将匕首横在身前,做出...
    千雪祭阅读 73评论 0 2
  • 徐府血池二人一路无话,趁着雪夜人少,无声无息的走在访仙镇的大街上,良久,终于走到了徐府的门口,二人迂回到后院,愣是...
    千雪祭阅读 36评论 0 1
  • 尸王湮灭 冷凝玉只见阵法中央沙尘滚滚,却看不清隆禧的身影,不知过了多久,天色突然开始变晴,黑云渐渐升高退去,天地也...
    千雪祭阅读 83评论 0 0
  • 今天在游乐场站了一天,看着看着人来人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说有笑。而我就站在那个小小的摊子里,盯着前面的包子,...
    Mango味阅读 306评论 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