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密码 · 天山秘径13 诡谲的暗室


13   诡谲的暗室

“嘀嗒”,随着最后一颗血珠滴入,琉璃碗已映出淡红色的剔透光芒。

李天水慢慢地拭净锋刃上的血迹,又将匕首在烛火上反复翻面炙烤了一会儿,火光映出了他苍白的面颊。他自囊中取出一个木盒子,抹出些草灰,缓缓敷在左肩的伤口上。狼头上又多了一条深深的划痕,更狰狞了些。

李天水将木盒藏妥,瘫软在榻上,手指颤抖着探向腰间,却又生生顿住。

马乳酒囊中只有清水,他答应过王玄策。

他长出了一口气,虚弱地倚靠在榻边泥壁上的琉璃镜下,向对墙上方望去。

墙后便是杜巨源与米娜的房间,墙头距屋顶却有不足一尺的空隙,空隙处没有透出光。也许米娜已熄灯就寝了。

天色应该已暗下来了。李天水的屋子没有气窗,但他感觉得到。今晚必须早些睡下,明晨方能恢复过来。

他还能熬过几次,还能熬多久呢?能不能熬到碎叶草原?

李天水用力甩了甩头,似是要把这些想法随着发辫甩开去。阿塔早已说过,很多事,在命里,不该人想,想多了,便做不好该做的事。

什么是他该做的?他忽然想起了那口箱子,随后是那些马。

米娜说马都游过来了,枣红马领着所有的马。他想去看看它们,但箱子怎么办?

榆木箱子并不算轻,他的脚步还有些软。李天水很想将箱子留在屋内,但自醒来后,他在这屋子里便一直有一种奇怪的不安感。这种不安往往意味着将有事发生。

借着烛光,李天水又环视了一圈屋子。屋子内陈设简少,并没有多少可以藏箱子的空隙。

李天水坐直身躯,以脚尖一勾,将箱子自榻底下勾出。包裹油布的榆木箱子。

李天水看着那箱子,正欲伸出手,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喘息声。

李天水顿住了。他听出是米娜在喘息。他能听懂这种喘息声里的含义。

草原上的毡房间,入夜后,经常就会响起女人们喘息般的欢叫,或高亢或嘶哑,带着无所顾忌的野性。不太冷的夜里,李天水有时便会坐在外面听。他很喜欢听。直到他长大了些后,身体会随着那声调节奏,不可控制地发生些奇异的变化,他便会默默走开,尽管他离开后,那销魂的声音仍不时在耳际回响。

米娜的声音更销魂,仿佛带着水汽,海水涨潮一般漫过来。她嗓音低哑,每一丝气息发着颤,却被清晰送入李天水的心神中。李天水的身体又起了些奇异的变化。

他不知道杜巨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离开了。

身上的衣裳已被炭火烤干了,自被那种“怪病”控制,他再没有染上风寒,他苦笑了一声,摸了摸对襟口。袍襟下,麻布还在。他转身理了理发辫,镜子中现出一个苍白瘦削的面庞,下颌已渗出一圈胡渣子。“你看去却并不像个仆人,倒像个贵族。”李天水笑了。

笑容在镜面中顿住了。一个仆人的房间,为何需要那么大的圆镜子呢?

琉璃镜子在西域颇为名贵,这镜面边缘还似精雕了一圈枝蔓纹样。李天水忽然觉得这面镜子与这间简朴的屋子,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他以手掌托了托镜底,纹丝不动。但镜面并非紧贴墙面,而是留了些空隙。他的指尖正可自间隙抠入,顺势轻轻向外一拉。“咔”的一声,镜面随手指被抠出了两三寸,随即便似被无形的手掌拉起,自行滑离李天水的指尖。在一阵极轻微的锁链绞动声中,径自向壁顶升去。直至在壁顶下数寸处停下,微微向下倾斜。恰可越过对墙,将隔壁房内的景象摄入镜中。而琉璃镜后,则露出了一个四方的空洞。

“有些仆人便偷偷地在木板上凿出孔洞,偷看他们的主人行事,甚至有些贵族,常会去收买一些仆人,或做些秘密的手脚,专为看楼上楼下,左边右边的动静。”

李天水定定地看着那方洞。洞后一片漆黑,大小却差可容一人钻入。容下一口箱子更是绰绰有余。李天水试着将手臂探入洞内,手指却触不及边,方洞似是凿出了个小室。随后他摸到了一根铁杆子,将铁杆子略略一压,琉璃镜便随手慢慢降下,略一抬,那镜子便停顿下来。

李天水明白了。他将烛台移了过来,火光透入黑洞,却照不见对墙。暗室凿得颇深。李天水低头思索片刻,转身将榆木箱子榻下提起,平稳地送入洞口,缓缓置入底部,随后反手在铁杆子上一压。琉璃镜又平滑缓慢地降下,直将至原先的位置,盖住了洞口。

李天水看着镜子,镜中的双眸闪过了一丝得意。李天水想起了他第一次找到野兔的洞穴后,成功地设陷阱捕获了一只猎物时的感觉。一种看到了“原来如此便可,原来我也可以”的喜悦与得意。

只是现在阿塔已不在身边。李天水的眼眸中又蒙了一层阴霾,转身下了榻。

便在他转身一瞬间,忽然听到了一声轻响。一种很难觉察的摩擦声,自镜后洞内的地面传来。

就仿佛有人在那洞里,轻轻拖动着木箱子。

※ ※ ※

杜巨源落在木板上,他虽身躯魁伟,绷紧筋肉落下时,却只发了声轻响。

旋梯内比黑夜更黑。好在里面那镜子映出了酒柜烛台的微光,好像黯淡的圆月。

杜巨源紧紧盯着那面琉璃镜子。

镜面仿佛为人时时拂拭,光洁而平滑,镜面上,出现了一个裹着头巾的人,正站在柜台后。

黑暗中的琉璃镜借烛光映出了旋梯外的影像,仿佛一面圆形的琉璃窗。

杜巨源想起在海舶上听人说起过一种奇异的“双面镜”。一面映出自己的影子,另一面则可透过镜子看向外。此刻在黑暗中,这琉璃镜便化为了这种“双面镜”。

但杜巨源并没有太大把握。他看见那人久久静立于柜台后,一动不动,两只眼睛正向镜子看过来,仿佛正与杜巨源的双眸对视。头巾下的眼眸子,忽然闪出一股凶光,仿佛佛画中的恶魔眼。杜巨源悚然一惊,不由将头缩了缩,未及他重新抬头,那镜面一下子暗了下来。

原来那人吹熄了烛火。

杜巨源心头猛然一跳。幸而镜面并非漆黑一片,仍可看出模糊的人影与酒柜轮廓。厅堂内有些微光,许是自回廊与房内的气窗透入。黑暗的旋梯内,镜中暗影反显得清晰起来。

杜巨源双眼瞬也不瞬地盯住镜面。

那人影动了起来。他缓缓绕过柜台,每迈出一步看去皆极谨慎,杜巨源忽然觉得这身姿有些熟悉。身影在那排水桶前停下,杜巨源感觉心跳“咚咚咚”地越来越重。

他在每个水桶前站了片刻,便移向下一个,逐渐向外侧移去,消失于镜面。

杜巨源的呼吸也快停顿。柜台最外侧,便是那个带着“卍”字旋钮的水桶。他的手指开始在腿股上轮番敲击。

仿佛过了很久,那黑影又重现于镜面。屈着双臂仿佛捧着一物,捧得极小心,脚步却快了许多,须臾间闪出了柜台。头顶上的旋梯未发出丝毫响动。那人影并未上楼,杜巨源将琉璃镜下沿向外推出,探出了半张脸,目光发亮,自一侧的柜台、烛台、圆桌子、石柱子、布幔子移向另一侧的回廊。厅堂内只勉强可见昏暗的轮廓,许多角落又被分隔遮蔽,但杜巨源已很确定,那人已不在底层。

他的脊背忽然有些发冷。厅堂里,一先一后两个人影,竟然皆是凭空出现,又倏然消失。便如两个鬼魂一般。

但他知道,这个旋梯内的空间,是真真切切的,那个穿入镜中之人,一定也是真真切切的。

若是如此,那人很可能仍在这个旋梯内。在他背后的一团漆黑中。

杜巨源浑身略略一颤,不知是因恐惧抑或兴奋。大浪来时,他常会这般发抖。

他缓缓转过了身,忽然有些后悔没有带着那木箧子。那枚火珠,此刻或许能照亮他的命运。

便在转身面向黑暗的一刻,他听见旋梯内传来了一声异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