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不亲都是哥(99)有趣儿的饮食男女

人与人之间多了真诚就少了算计,那日子就是轻松而自在,就连说话仿佛也轻松。左小美和二哥之间就是这种感觉。

又轻轻松松地在一起单独相处了一会儿,两个人的内心,因为借钱的事情又多了一些感动。一个觉得自己遇到困难了有人帮助。一个觉得二哥遇到了困难自己能够伸手帮忙。理解的角度不同却是同样的一件事情,心里的舒适让两个人的笑容多了。

离二哥住的家越来越近,路上碰到的熟人也越来越多。有一个中年人还故意打趣二哥问:“今天你媳妇儿不在身边,怎么还多了一个女人呀?”和二哥开玩笑的是一个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男人,看样子和二哥的关系也不错。

“我妹子呀!我老妹儿从北京回来了。”许东北边和对方打招呼边介绍左小美。

“今天你们两口子怎么没去饭店呀?我今天中午和朋友们刚在那里喝完酒,这晚上还有一场呢?”左小美这才明白,原来这个男人是二哥的老顾客。

“今天我的小子结婚,光顾忙那头儿了。你没看我打扮得人模狗样吗?刚把我弟弟送走,他工作忙要回上海上班了,今天赶到沈阳,在桃仙机场飞上海。”许东北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骄傲,连左小美都好像受了影响似的。

“呀,是吗?今天大侄子结婚呀!你看看你也没通知我们,这也没给孩子准备点儿什么礼物呀,怎么样都不错吧?”那个男人问。

“有这些话就够了,常光顾我的生意,那不就是对我的最大照顾吗?改天我单独和你喝酒,表达我的谢意啊!今天我就不过去了,老爸老妈在家里,妹子来了,我陪陪他们,回见啦!”许东北怕冷落左小美,急着和自己的老顾客告辞了。

“看来还真有老顾客,服你了我的哥。”左小美走出了挺远还说这个事儿。

“这样的老顾客多着呢,否则怎么保证顾客盈满呀?我是薄利多销,菜码给足足的,每桌还给送菜,利润低一点就低一点呗,谁少花钱心里不乐呵。咱那小店儿环境也不比别人差多少,十桌以下的宴请,都愿意去我那儿。关键我那厨师也行,饭菜可口。回老家之后,不知道能不能雇到好厨子呢?” 二哥说出了做个小饭店的关键。

“开饭店都是琐碎的活儿,也就你和二嫂这个性格行,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呢?将来我也试试哈,去你那儿实习。”左小美和二哥讲。

“你就坐在前台给我收钱,‘嘀’的一声微信到账两百元,就问你这种感觉美不美?”许东北问。

“美呀太美了,我就喜欢这种感觉。快点说什么时候开业?第一天我要过去帮忙,我就管收钱的活儿了。一辈子就想干这个事儿没干成,不会二哥又满足我这个愿望了吧?”左小美又皮皮地笑着问。

“肯定可以满足呀!只是微信一到账都到我的钱包里,你只能听到微信的声音,那怎么办呀?我的虎油子妹妹。”许东北问。

“老虎油子哥哥,那我怕啥呀?我拿过你的手机,叉叉叉给我自己转账,一天收入1万,你的账户里有两万,我就把两万都转走了,你奈我何?到底谁是老虎油子呀?”左小美问。

“聪明小美,聪明了小妹。我才发现你真的挺聪明,釜底抽薪,你也是没谁了。”许东北笑呵呵。

“二哥,你说虎油子这这个词语,是不是就咱东北话呀?要是在北京肯定很多人听不懂。要是有人问我怎么解释呀,你给我解释一遍呗。”

左小美突然间觉得,这三个字,也算是一个专业术语呢!其实她更期待许东北解释出来是什么样子?

“这还不好解释吗?虎油子就是:忽悠着(ze轻声),忽悠:利用蒙骗、吹捧、阿谀、夸大、撒谎等引导性的言语,对别人的判断施加影响,让别人做出不准确判断。特别是过去让粘鸟的时候,就弄一只好看和唱得好听的鸟在笼子里,来迷惑其他的鸟上当,自投罗网呗。”许东北尽量详细的解释着。

“那老虎油子呢?”左小美坏坏笑问。

“那就是老家伙更厉害呗,一骗一个准儿。就像我骗你当妹妹,你看看你乐颠颠地就当了妹妹,这么解释简单明了吧?”许东北晃着脑袋得意洋洋笑了问。

“高,实在是高!没想到我哥还有这两下子,这小专业术语。要说你没上过大学谁相信呀?简直就是方言专家。”左小美特意恭维了一下,然后又抿嘴笑了。

生活中有趣的人遇在一起,说出的话办出的事儿,也会令人开心和快乐的,也许这就是一对儿有趣儿的饮食男女。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