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无数次差点掐死自己的孩子......

我会不会有天,

也抱着孩子一起跳楼去?

那年,我25岁,根本还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去做一个妈妈,孩子却意外到来,我最初没有任何惊喜,更多是懊恼,懊恼她打乱了我井然有序的生活。

从开始知道怀孕的那刻起,我的神经就时刻紧绷着,每天不停的查看,自己的孕周情况,及宝宝在肚子里的情况,更细化到我在哪一段时间,要怎样补充营养,要注意什么危险举动等等,每天不仅看了又看,还遵循照做。

弄得老公也跟着紧张,有时也跟我一起折腾半夜,很多时候不耐烦的,丢下一句:别人怀孕都跟没事一样,到你这比皇后级别都高,我看你纯粹是瞎操心。

在我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也基本到了妊娠晚期,随着肚子不断下坠,越来越明显,脸上的妊娠斑更是满脸、手和脚肿得更是得没有人样,我心情也低落到极点,每天不敢照镜子,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都开始哭不停,曾经的我,是那么追求完美,爱美的人啊,出门一定要穿戴漂亮,妆容精致,不然不会出门,然而现在却.....

而那时,关于很多妈妈们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跳楼、自杀,等负面新闻,普天盖地般席卷而来,我想不看,都没有办法阻止,每每看完,我都在想:我到时候,会不会也跟她们一样傻呢?那时的我只是出于同情,还完全不明白,她们为什么傻到,会去选择去结束自己和孩子的生命?

长达36小时的生死相搏,

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临产的时候,我选择了,能顺就顺,顺不了就剖的决定。我是在见红的时候,到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检查结果,一切都还算顺利,胎儿和我的情况也都符合顺产条件,算是老天保佑吧,可我没想到,更多的痛苦和一系列灾难都像安排好一样,在那静静等着我,也更不会预先通知一声。

待产室内的我,已经被疼痛折磨了将近30个小时,宫口也渐渐从两指、三指慢慢增加到十指了,此时的我,犹如鬼门关走过无数次一般,那种疼到骨子里的感觉,真的用十级疼痛描述,一点都不为过:早已脸色苍白、精疲力尽,虚脱了无数次。

“用力,再用力啊,没生过孩子还没见过猪跑吗?让你用力的时候,就给我拼命使劲,不然生不下来,你最后还得挨刀子!”

耳边一次次传来值班医生不满的责怪声。

奶奶的,能用劲,谁不想赶快生下来啊。

到了最后,我还是因为胎头过高,无法顺下来,被送进了手术室,历经36个小时的生死劫难,宝宝终于来到这个世界。

到最后,才发现,

我只不过是他们眼中的生育工具

由于术后大出血,我又昏迷了24小时。等我醒来的时候,迫切想看到孩子,那毕竟是我第一个孩子,我身上掉下的肉啊。

“妈,把孩子抱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他漂亮吗?男孩女孩啊?”我虚弱而又欣喜地央求着。

“给,你好好看吧,哎,又一个黄毛丫头?”我婆婆边说,边唉声叹气。

“妈,你这说的叫什么话?

好像她不是你的亲孙女一样?”极其敏感的我,立即反驳。

“生不出儿子就算了,你还不让人说一句怎么的?”

婆婆哪管我什么,刚从死亡线上回来,管我什么情绪,依旧不依不饶。

“妈,生男生女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吧,你怎么这样说?”

我委屈到了极点,早已经泪流满面。

“难道你意思,是我这个老婆子决定的,生个女孩,你还有理了,下一个再是女儿,你立马离开我儿子,我们老李家可不能断后。”

婆子扔下冷冰冰的一句话,不顾孩子嗷嗷大哭,和根本还无法动身的我,直接摔门而去,而我也不因此,总是偷偷莫眼泪,都说月子里的人不能哭,可我的眼泪好像永远都流不完一样。

当我跟老公哭诉的时候,老公轻描淡写一句:

我妈就那样,喜欢男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那么大年纪,还为了你和孩子,跑前跑后,她不容易,你别总和她吵。

我还能说什么呢,一切都是我不好,她是长辈,我应该让着她,她不容易,而鬼门关走了无数次的我,就容易吗?

我是一个废物,

是所有人的累赘

由于我个人身体情况,加上宝宝黄疸也未退下去,在医院呆了将近半个月才出院回家,医院的那些日子,每一分钟对我来说,都是度日如年,身心备受摧残。

原想着回到家,总算清静一些,会好很多吧,可是到家后的情况却是,老公每天赶到公司上班,早出晚归;

婆婆因为我生女儿本来就一肚子怨气,见他儿子上班,每天都泡在麻将桌上,对我和孩子不闻不问,只是到了饭点,到家做个饭。

所有照顾宝宝的重担,全部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剖腹的伤口,每天都隐隐作痛。又加上每天都是我自己和孩子待着。

我变得越来越情绪化,动不动,不受控制的眼泪就来,有次特别难受的时候,给老公打电话,还没开口,就哽咽着说不出话,结果不但没有一句安慰,还遭到他的一顿数落:

“不就天天带个孩子吗?你哪来那么多事?

我看你每天就是闲得想太多了,我工作忙死了,上班的时候,别总打扰我正常工作。”末了,没等我再说一句,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处排解的长期积累的情绪,顿时像洪水一般,汹涌而来,我感觉越来越无助,越来越绝望:

觉得自己真是废物一个,一点用没有,被所有人抛弃了,根本没有一个人会关心我和孩子,连她亲爸爸都那样冷漠。

宝宝,别怕!

我很快就带你逃离这个黑暗的世界

慢慢,慢慢,当我所有的渴望及需求,都被一次次忽视,被当作自己只是没事找事、无理取闹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轻易开口说话了,把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正好做月子也根本不用出门。

我开始对一切都失去兴趣,对周围所有人都陷入绝望,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黑暗而恐惧,我脑海里唯一而坚决的念头就是:逃离,越快越好!

弗洛伊德说:

我想不出比获得父亲的保护更强烈的儿童需要。

既然连她爸爸都这样漠不关心我们的一切,我彻底绝望了。

我甚至好几次都给老公写好了遗书:

亲爱的老公,这个世界,我唯一最亲近的人,从来没想到,连你现在都开始嫌弃我,好吧,我是大家的累赘和包袱,只会给你们不停增加麻烦,那我和孩子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也许只有我死了,你才会有点后悔没有关心我吧,才会对大家都好吧,对了,孩子,我不会再继续留她在这个世界受苦,她那么小,她根本无法承受,她一定特别恐惧和害怕,所以,我一定要带她一起离开,一起逃出这个无比黑暗的世界!

曾经有无数次,我都想亲手杀死女儿,然后自己再陪她一起走,可有那么几次,当看到孩子睡梦中不经意的笑容,我竟然收回了手,我都被自己吓到了,从此每晚睡觉前,都检查周围有没有剪刀、刀片所有可以伤害到宝宝的尖利器具,我都拿得远远的。

弗洛伊德还说过这样一句:

人是一个受本能愿望支配的低能弱智的生物。

所以即便这样,想以死解脱的念头,非但没有动摇,反而越来越强烈。

有天深夜醒来,看着周围一片漆黑,我竟然真的把手按在女儿纤细嫩滑的脖子上,用力压了下去......

后来,还是一旁的老公,被孩子极不正常的啼哭声惊醒,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但老公那晚是真的被我吓到了,觉得我是真的疯了。

很多时候,

心理的创伤远比身体的创伤要可怕千万倍

故事说结束,也可以说没有结束,身体的创伤,通过时间,可以慢慢愈合,而心理的创伤,则需要很多次专业心理疏导,很多亲人无数次真诚的关怀,才能慢慢愈合,才能慢慢真正走出阴霾,有严重的,也许很多年都无法完全走出去。

没错,我们女人是具备生孩子的功能,也可以心甘情愿为所爱的人付出一切,为你们生儿育女,但在我们付出后,也麻烦你们放弃所有的世俗的眼光,拿出你们的一点爱心,多少抚慰一下你们家里这位受尽磨难的苦命人,这对你们的要求不算过分吧。

伟大心理学家班杜拉就曾说过:对生活环境进行控制的努力几乎渗透于人一生中的所有行为之中,人越能够对生活中的有关事件施加影响,就越能够将自己按照自己喜爱的那样进行塑造。相反,不能对事件施加影响会对生活造成不利的影响,它将滋生忧惧、冷漠和绝望

很多时候,心理的创伤远比身体的创伤,要可怕千万倍,在女人们一次次陷入绝望深渊的时候,一个人独自挣扎,孤立无援的时候,她们除了死,真的别无选择,如果周围的家人们可以及时留意她们的情绪变化反应,多说一些暖心的话、多陪陪她和孩子,给她们更多的关心和照顾,她们又怎么会选择走上绝路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