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tude,独处——梭罗

转自微博

我发现人若大部分时间用于独处,将有益身心。
与人为伴,即使是挚友,
也很快会有厌烦或虚度光阴的感觉。

我爱独处,我发现没有比独处更好的伴侣了。
出国,身在熙攘人群中,要比退守陋室更让人寂寞。
心有所想,身有所系的人总是孤身一人,不论他身处何地。

独处与否也不是由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来确定。
在剑桥苦读的学子虽身处蜂巢般拥挤的教室,
实际上却和沙漠中的苦行僧一样,是在独处。
农人终日耕于田间,伐于山野,
此时他虽孤单但并不寂寞,因他专心于工作;
但待到他日暮而息,却未必能忍受形影相吊,
空有思绪做伴的时光,

他必到"可以看见大伙儿"的去处去找乐子,
如他所认为的那样以补偿白日里的孤独;
因此他无法理解学子如何能竟夜终日独坐
而不心生厌倦或倍感凄凉;

然而他没意识到,学子虽身在学堂,但心系劳作,
但是耕于心田,伐于学林,这正和农人一样,
学子在寻求的无非是和他一样的快乐与陪伴,
只是形式更简洁罢了。

与人交往通常都因唾手可得而毫无价值,
在频繁的相处中,我们无暇从彼此获取新价值。
我们每日三餐相聚,
反复让彼此重新审视的也是依旧故我,
并无新奇之处。

为此我们要循规蹈矩,
称其为懂礼仪,讲礼貌,
以便在这些频繁的接触中相安无事,
无须论战而有辱斯文。
我们相遇在邮局,
邂逅在社交场所,
围坐在夜晚的炉火旁,
交情甚笃,彼此干扰着,纠缠着;
实际上我认为这样我们都或多或少失去了对彼此的尊重。
对于所有重要的倾心交流,相见不必过频。

想想工厂里的女孩,
她们虽从不落单,但也少有梦想。
像这样方圆一英里仅一人居住,那情况会更好。
人的价值非在肌肤相亲,而在心有灵犀。

......我的房子里有很多伙伴,
尤其在无人造访的清晨。
我把自己和周围事物对比一下,
你或许能窥见我生活的一斑。

比起那湖中长笑的潜鸟,
还有那湖,
我并不比它们孤独多少。
你看:这孤单的湖又何以为伴呢?
然而它那一湾天蓝的湖水里有的却是天使的纯净,
而非魔鬼的忧郁。

太阳是孤独的,
虽然时而在阴郁的天气里会出现两个太阳,
但其中之一为幻日;

上帝是孤独的 - 魔鬼才从不孤单,
他永远不乏伙伴,因从他都甚众。

比起牧场上的一朵毛蕊花,
一支蒲公英,
一片豆叶,
一束酢浆草,
一只牛虻或大黄蜂来,
我并不孤单多少;

比起密尔溪,
风标,
北极星,
南风,
四月春雨,
正月融雪,
或者新房中的第一只蜘蛛,
我也并不更加孤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