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

       青龙村的郭兰英老太太,现年68岁。前几年,她丈夫老田因肺癌永远地离开了她。在去往青龙村委的那条柏油马路上,隔着老远就能看见在村东头那颗高大的老枣树下,有一座白墙红瓦的小楼,那便是她的家了。这座房子是在年初才建成的,由她的三个儿子花了二十几万块钱建造的,是令人叹为观止的仿欧式建筑风格,还带着一个小院落,从远处看着就象是一座别墅。据村里人说,房子的内部装修也是既豪华又别致。这座建筑在这个沧桑古朴小山村里显得鹤立鸡群,特别扎眼,差不多也是青龙村里最好的住宅了。

      村里的老人们都羡慕得不得了,郭兰英逢人就夸耀子女们对自己有多孝顺。说大儿子粉保拿了多少钱给她盖楼;二儿子粉荣花了多少钱给她添电器家具;小儿子粉洪花了多少钱给房子装修,还给她买貂皮大衣之类的话,但却从不提生活在自己身边的大女儿田粉娣一家。村里的老人听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常常在和她聊天的时候,也不再说她多么有钱,儿子们多么孝顺,只拿她命好、福大、造化大,长命百岁之类话来捧她,听得她眉开眼笑的,也十分受用。老人住着这别致的楼房里,不但身子舒适了,心里也畅快了不少。老人还特别的善良,村里人来找她借东借西的,只要家里有的,她从不含糊。门口的那颗老枣树,据说是老田家的主产,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当年是谁给栽下的,据说这棵枣树的树龄比她的年龄还大。早年间,每逢到了中秋、国庆,枣子红了的时候,村里的男女老少们都来她家门前打枣,郭兰英从来没在意过。这几年,村里陆续搬走了好多户人家,村里的人口变得越来越少。这来她院门前打枣的人,也一年比一年少。到了枣儿红了的时候,老人还主动上门去请他们来门前打枣。今年秋天刮台风的时候,地上就落了一层的大枣。她和女儿粉娣收拾好了,送给村里人吃,可人家却不稀罕了。她自己也吃不了几颗,心里又舍不得,便让女儿粉娣把枣都洗净了,嗮干装了袋,自己留了些。儿孙们嫌枣不甜,也不要,她就让女婿钱守根都带去给他们家的亲戚们吃了。

       眼看着,就到了腊月二十几。田粉娣跟几个弟弟在电话里商议:一是,年三十晚上都得回娘家来吃年夜饭,要记得早点来,多买些烟火。因为,按习惯,他们当晚要到老田家的祖坟前热闹热闹;二是商量明年春天给老太太做70大寿的事。她大兄弟田粉保说公司里实在太忙,顾不过来,让姐姐和弟弟们全权着手操办,并说做寿的钱由他来出。二兄弟田粉荣倒是没说什么,只说知道了这件事情。小兄弟田粉洪却不同意他大哥的说法,说老娘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这做寿的事情就应该由弟兄三个平均分摊着来办。粉娣把这事跟母亲郭兰英说了,听得她心里头美滋滋的。她对大女儿粉娣说:“粉娣,这事早着呢!过几天就过年了,等他们都回来吃年夜饭,过完年再商量吧!”于是,母女俩就把这事暂时搁下了。

       田粉娣在家排行老大,嫁给钱守根已经20多年了,在娘家住了也近三年了。倒不是因为她不愿意住在婆家,而是几个弟弟极力要求她过来住的。三个弟弟都有各自的公司和厂子,而且粉娣听村里的人说,弟弟们都做得相当不错,发了财!特别是大兄弟粉保,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老板。这几年弟兄三个又都在城里买了大房子,都搬到城里去住了。那年秋天,她爹老田得了肺癌去世以后,大兄弟粉保就把老太太接到城里去住,老太太却说在城里住着很不习惯,不开心,在粉保家住了没几天就逃也似的又回到了青龙村,发誓再也不住到城里去了。粉保没办法,和两个弟弟们商议了,把村里的旧房子重新改建了一番,并把大姐粉娣一家请过来和娘一起住。说是一方面可以照顾好老娘的生活起居,另一方面,粉娣一家在经济上也相对薄弱些,和老太太住在一起,也不用粉娣一家开支,这样就等于兄弟们在经济上帮衬了她们家。再说家里的房子也宽敞得很,房间多得是,住在一起也热闹些,免得老太太一人孤单。并再三声明,老娘和大姐一家的生活开支都由他们弟兄三个包了。粉娣心实,听了几个兄弟的话,也心疼老太太,倒也就没啥意见,和丈夫钱守根商量了,没多久也就搬了过来。

       这每年的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在郭兰英的心目中是最重要的一顿饭。今年的年夜饭也是如此,一点也不含糊。在她的心目中,这顿饭,已不仅仅是单纯的一顿晚饭,这既是老田家一年的总结会,也是替儿孙们在来年获得好运打下的伏笔。以前家里穷的时候,她只能尽量保证饭菜的数量,只求一家人能吃饱。而如今不同了,讲究的是健康饮食!讲究的是优质、精致和档次!这象征着吉祥如意、蒸蒸日上、年年有余的年夜饭,只要是能花钱买得到的,老太太都舍得!

       这天,她叮咛着正在为年夜饭做准备的女儿粉娣道:“这肉圆要不就不做了!粉保他们几个都不吃!要么就守根吃几个。”粉娣道:“守根他也随便。要不做豆腐圆子吧,油脂少,对健康也好……”老太听了又说道:“我也不贪这肉!记得粉洪小时候最爱吃肉圆,一顿能吃好几个呢!现在他连动都不动一筷子了……唉!当初我和你爹都没得吃……”她叹息着,心里却洋溢着满足和惬意。

       “扎肝要扎笋干……就用粉保带回来的笋干!没有笋干就不鲜……”她坐在厨房间得小餐桌边又叮嘱在忙活的粉娣道,“去年你做的扎肝,粉荣说不鲜,后来我才晓得是你没有放笋干的缘故。”言语里透着一丝埋怨。粉娣笑答道:“晓得了,笋干我早就泡好了……”郭兰英又问道:“那个粉洪带来的米还有多少?够不够?那米可真香……”她眯着眼,仿佛已经闻到了米饭的香味。粉娣知道她说的是三弟粉洪送来的泰国香米。据说这米很贵,一斤要十几块钱呢!心想:这吃的哪是米啊,分明是肉!她放下手中的活,到米缸里看了后,说道:“还有一大袋子没动呢,够的。”老太坚定地说道:“咱年夜饭就吃这香米!”粉娣只顾忙着准备做菜,不耐烦搭理她,任凭她坐着自言自语,说东道西。



       大年三十的下午,天空阴沉沉的,西北风阵阵刮着,虽不大,却冷得刺骨,似乎要下雪了。院门外的老枣树,光秃秃的干枝在寒风中显得苍劲而萧疏,被西北风吹着,时不时的发出“咻咻”的低鸣声。两只鸦雀自屋后的山上飞来,落在了枝丫上,“丫丫”地叫了两声,却又飞走了,仿佛是来报喜的信使。

       四点不到,田粉保开着一辆奔驰车到了小院门口。他把车停在了老枣树下,打开后备箱,捧了一个大烟火盒子,进院子。他的妻子黄菊梅和儿子田卫东也都下了车,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也进了院子。郭兰英祖孙三个亲热地相互打了招呼,黄菊梅和田卫东把拎来的东西都送进楼房里的里屋去了。

       锅铲子在铁锅里碰撞时发出 “瓜达瓜达”的翻炒声,时不时地从厨房的窗户里传了出来,院子里弥漫着浓烈的阵阵肉香味。粉保往返了好几次,才把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烟火盒子从奔驰车上一个个搬出来,并摞放在了院子的西北角上,院子里增添了份喜庆。身穿深褐色裘皮大衣的郭兰英显得雍容华贵,她微笑着,看着儿子进进出出地忙活了好一会儿。她见儿子终于完事,便笑着对儿子说道:“粉保,快进来!暖和暖和!”粉保却面无表情地朝着大门前迎接他的母亲说道:“妈!”便进了堂屋的大门。儿子来了这么久,一反常态地对她只说了一个字,态度也比平时冷淡了许多,本满心欢喜的郭兰英,不免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田粉娣在灶台上正忙活,见粉保进了厨房,便立即住了手,面连笑容地招呼道:“大兄弟,你来了!”

       粉保表情还是有些冷淡,似问非问地答道:“姐!忙着呢?!”

       粉娣放下锅铲子,用围裙擦着双手,显得对兄弟有些见外,说道:“不忙!不忙!应该的!应该的!”

       粉保勉强笑了一声说道:“你忙。”转身便欲出厨房,刚到门口,却一转身又问道,“姐夫呢?”

       粉娣忙又停下手,答道:“你姐夫和小飞他们到钱家祖坟上烧纸去了。他们马上就来……”见粉保“哦”了一声,出了厨房,对自己后面的一句话根本也没在意,便不再说什么,继续炒菜。

       粉保到了堂屋,见母亲为他早已泡好了茶,便坐了下来。郭兰英也对面坐了,笑着问他道:“粉保,你两个兄弟呢?咋还没到?他们啥时候回来?”

       粉保坐着,没好气的冲她嘟囔道:“我哪晓得?!他俩的事我哪管得了?!”便低着头,端起茶杯,吹开浮在茶杯边沿的碎茶末,喝了一口茶。

       郭兰英从粉保一进门就见他势头不对,想问,又想到似儿子这般做老板的,到了年底,操劳费心的事也多,或许又遇到了些棘手的事情,却不便对她说明,难免……因此,便不再问他,但心里终究有个小疙瘩。

       她想起了上田家祖坟的事情,酝酿了一会儿说道:“粉保,你们弟兄三个,你是老大,这年夜饭前,你们弟兄几个到坟山上给你爹和老祖宗烧烧纸,放放烟火,热闹热闹!一来让咱们田家老祖宗和你爹在阴曹地府也过个好年,向老祖宗汇报汇报;二来这些年你们几个在外做事,也得求老祖宗保佑你们太平无事才好,这事可不能马虎了!不然老祖宗要怪罪的……”

       粉保不耐烦地接口说道:“晓得的……每年都这样的,也没见老祖宗咋保佑我……”见母亲脸色异样,便住了口。

       郭兰英面带不悦地责怪道:“你这孩子,都四十岁多了,今儿个大年三十,咋能说这些话!……没有老祖宗的保佑,你能开这么好的车?!没有老祖宗保佑,你能做那么大的事情?没有……”大儿媳妇黄菊梅从里屋出来,听了老人的话,赶忙接过话头,插言道:“妈!粉保他这几天烦心事太多,您别见怪……”说着,嗔怪地在粉保的后背上捶了一下。

      粉保见母亲不悦,便也不再言语。他是家里的老大,这张罗每年大年三十晚上祭祖的事情都是由他来主持的,听姐姐粉娣在厨房里喊“可以准备了!”便开始动手做年饭前祭祖的准备。他显得心事重重的,在供桌上点了两颗红蜡烛,焚了三柱香,双手合举着,低了头,眯着眼,默默祷告了几句,又作了三个揖,才把三柱香插到满是香灰的香炉里。这时,堂屋里立刻也有了要过节的意思。

       四点半,粉荣和粉洪两家终于到了。弟兄三个到了一起,却没有似平时样的相互打招呼问好。郭兰英见了儿孙到了自然高兴了一番,但见三个儿子见面时都一改常态,显得颇有些冷淡,心里便似堵了些东西一样。

       院子里的西北角上,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烟火又多了一二十个,参差地码放在了一起。粉荣和粉洪的儿子君君和鹏鹏还小,不过才七八岁, 围在烟火堆旁,笑着跑着,一起快乐地嬉闹。大人们的耳朵,不时地闻听到青龙村上空稀稀拉拉的鞭炮声。

       儿媳妇们妯娌三个倒是显得非常的亲热,都汇聚在厨房里叽叽喳喳的,也不动手,看着大姐粉娣一人在灶台上手脚麻利地转悠忙碌。黄菊梅要伸手帮忙,粉娣连忙笑着阻止她说道:“这就快好了!不要你们帮忙……这里都是油烟,不要弄脏了你们的新衣服,你们城里人的嫰手吃不消……”

       二兄弟媳妇李忠梅说道:“赶紧买个油烟机,你看这油烟把人的呛得……”

        粉娣笑答道:“习惯了,没事!这里油烟多,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人就行……”

        三兄弟媳妇乔美娟问道:“大姐,这碗筷都准备好了没?”

        粉娣一边忙着在锅里翻炒,一边答道:“昨晚就洗好了,在碗柜子的最下面一格里呢。”

       粉荣和粉洪两个无聊得很,便到院子外的老枣树下,在汽车边抽烟聊天。只听粉荣哭丧着脸说道:“粉洪,今年太难了……这几天天天有人来要钱,我都烦死了……”

       粉洪一脸的不信,说道:“二哥,你还哭穷?你那批货已经发出去了,少说也有好十几万吧!”

       粉荣道:“你老弟听哪个说的?货倒是发出去了,可钱到现在还没拿到呢!”接着他祈求似的对粉洪说道:“老弟!咱是亲兄弟,你就再帮帮哥哥一把……”不等他说完,粉洪接口道:“求求你老哥了……我也没办法!我那些工人的工资还没结清呢!上次的五十万你不还也就算了……还要借?!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啦!?”说完,把手中的烟头往脚下一扔,又用脚掌使劲捻了,回身便走。粉荣一把拉住他,说道:“好兄弟,你听我说!”伸手又从衣兜里掏出中华烟,抽一支递给弟弟粉洪。粉洪却双手插在裤兜里,不接他的烟,直摇头道:“不抽不抽!”粉荣只得把烟夹到自己耳朵上,说道:“好兄弟,那五十万本来早就要还给你了……这才上的新项目,新产品,销路还没打开……资金一时周转不开啊……等开过年来,合同一签,你那五十万还不是小意思啊……”他信心满满地继续说道:“老弟!你知道我的这个产品有什么优势吗?这……”粉洪不等他说完,便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轻蔑地说道:“你的产品好不好我管不着你!你要我相信你,那五十万,我不要你利息了,三月份还我!……咱虽是亲兄弟,但也要把账算清了!到时不还……不还……我和你打官司去!”说着,扭头就进了院子。粉荣见他一点兄弟情份都不顾,只得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满脸愁容地也跟着进了院子。



        油锅里在炒辣椒,浓烈的辣味,弥漫在屋子里,直钻鼻眼,呛得一家老小有的不住地咳嗽,有的反复地打喷嚏。人们只得纷纷出了堂屋,来到院子里,只留下粉娣一人在厨房里继续炒菜。天色更加地阴沉了,西北风刮得也更紧了些,不觉已开始下起了小雪。孩子们见下起了雪,就在院子里蹦着跳着,更加开心地嬉闹着,全不顾寒冷和家大人们的烦恼。院门前的老枣树,站在寒风里哆嗦着,发着“咻咻咻”的声音,那声音听了,像是病人咽喉深处发出的呻吟。村子里的鞭炮声也密集了些。

       看着院子里飘着雪花,黄菊英担心地问粉保道:“这下了雪,坟山上还能去吗?”粉保放下手中的纸钱口袋,站在门前抬头看着天,没说话。粉荣却说道:“这雪天还去啊?去干吗?去了还那样!……”粉保不等他说完,就白了他一眼。粉荣见了粉保的眼色,自知刚才的话有些不妥,便夹着尾巴进了里屋,又关上房门,和侄子卫东一起看电视去了。等屋子里的辣味淡去,一家人才纷纷进了屋。女人们都又进了厨房,等着上菜。粉洪站在堂屋的八仙桌前,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动也不动地看着粉保做事。

        厨房里粉娣高呼道:“上菜了!”不一会儿,妯娌们便端着大大小小的菜盘子、碟子、碗筷、酒杯鱼贯而出,都摆放在了八仙桌上。郭兰英站在八仙桌旁数着,又重新把杂乱的碗筷和菜碟摆放整齐了,说道:“够了!九个菜,九个碗,九个杯子,九双筷子!粉荣!出来!准备开始了……”粉洪终于伸出手来,到供桌下边的柜子里找酒。找了半天,只拿了一瓶开了封的金六福酒,举瓶问母亲道:“妈!用这个酒吗?”郭兰英忙说道:“这酒是你姐夫平时喝的,不好!换一瓶!到里屋的柜子里拿一瓶好的!……过年了,老祖宗也要喝点好酒!”站在厨房门前的粉娣听了,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一下。堂屋里八仙桌上的菜肴热气,无精打采地向房顶上翻腾着。

       三个男人开始在堂屋的八仙桌前,往火盆里烧纸,朝着供桌上的老祖宗牌位作揖磕头。女人和孩子们都站在厨房门前,默默地看着他们往燃烧着的火盆里扔进一沓沓的纸钱。火盆里,火焰升起,堂屋里红光四溢,温度也急剧上升着。纸钱燃烧时的火焰映射在粉保他们的颜脸上,显得严肃而庄重。一时间,桌上杯子里的酒香、菜肴的鲜香气味、纸钱焚烧的气味以及香炉里点燃着的檀香气味,夹杂在了一起,似一种从未闻过的怪味,让在一旁看着的女人们闻了,不免感到有些迷茫和困惑。纸钱焚烧后的青烟和灰烬随着燃烧的热浪向上无序地翻腾飞舞着,又在屋顶的天花板上旋转着腾开了,飞到屋子的角落里,才又慢慢地下坠到地面上,显得轻盈而又诡异。

       郭兰英双膝跪在八仙桌前的垫子上。她先磕了几个头才爬起来,又双手合十,立着上半身,微闭着双眼,虔诚地祷告了一番,才对着供桌上的虚拟老祖宗大声说道:“各位老祖宗,今儿是大年三十晚上,又过年了!请老祖宗回来吃年夜饭!收钱!要好好保佑这些子孙们年年象老虎一样!老头子!你也要好好保佑粉保他们弟兄三个发财……”说完,又跪下来磕了几个头,往火盆里放了些纸钱,并再次自言自语地祷告了一会儿,才又费劲地爬起来,站好了身子,又作了一个揖,才算完事。

       接着三个媳妇也分别磕了头。三个孙子在各自母亲的安排下相继磕头时,郭兰英在旁心满意足地看着,嘴里说着请老祖宗保佑孙子们将来都上大学之类的话。至此,仪式算是完成了一半。

        粉保蹲在地上,烧了很久的纸钱,早感到腰酸腿麻,转脸便对粉荣说道:“老二,你来烧一会儿。”便吃力地站了起来。粉荣道:“老三,你烧,我打个电话……”说着,便拿了手机,到院子里去了。粉洪没法,只得蹲在地上,继续烧纸,却说道:“这做纸钱行当的可真不简单!”他把一包金元宝扔进火盆里继续说道:“除了金元宝、银锭,美元、港币、房子和汽车!连手机、电脑、IPAD都能做出来,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脑筋……”大嫂黄菊梅听了,接口道:“还有呢!连美女都有的呢!我看没有那个行当能这么发达的!”李忠梅也笑道:“我一个同学,夫妻俩就是做这个生意的。你们都想不到!一年挣几十万的!我看开个公司还不如卖纸钱呢!”大家听了,不免都相互感叹了一回。乔美娟笑道:“二嫂,明年你让二哥赶紧把厂关了,也开个这样的店,一年也整个百八十万的……”李忠梅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啊?是他不肯!他……”粉荣进屋听了,不耐烦骂道:“你个女人,成天的瞎逼逼!你懂个啥?”女人却毫不示弱,对他说道:“难道不是啊!你就不听我的!我说的话你只当耳旁风……”粉荣嗓门大了起来,骂道:“你没完了是吧?!”李忠梅见一家人都看着自己,便也住了口。

       粉娣往门外看了看,说道:“这会儿雪也大了,妈,这坟山上还去得吗?”郭兰英听了,也朝外看了。只见天色已经很暗,天空呈灰黑色,院子里的地上已经薄薄地铺上了一层雪,西北风也刮得更紧了,雪花如琼花乱玉在空中飞舞着,令人感觉到了屋外咄咄逼人的寒气。郭兰英说道:“坟山一定的去!”接着她命令道:“粉保!你们三个马上去……再晚了就不好走了,快去快回!”

       老二粉荣嘟囔道:“这种天气还要去……”他老婆李忠梅见婆母的脸色不太好看,便骂道:“这天怎么了?!今天下刀子也得去!你听听……坟山上不是有人家也在放炮吗……”众人都拿耳朵细听,果然,在村北的坟山上,传来稀稀拉拉的鞭炮声。粉荣怕引起家人的公愤,便不再言语,只得和粉保、粉洪一起,拿了几大袋子纸钱和元宝,又帮着到院子里搬了十几个烟火盒子,上了车。兄弟三人都驾着车,慢慢开往祖坟山去了。女人和孩子们见雪越来越大,便把堆在院子里的烟火盒子都挪到堂屋的廊檐下,以免烟火受潮。

       等了十几分钟,村北上空,传来了连续的烟火燃放的声音。大家都知道,这是粉保他们三个在坟山上燃放烟火。这些年,大年三十晚上六七点钟,观看田家祖坟山上空的烟花表演,成为了近些年来年三十晚上村里人的一个固定节目!这也是青龙村在这天晚上最壮观的夜景!只可惜了,今晚的天气不好,不是观赏烟花的最佳时机。郭兰英心里想着,不觉感到很是遗憾。

       半个小时后。三辆车又停到了老枣树下。粉保三人进了屋,女人们纷纷上前替男人拍掉身上的雪花。粉保弟兄三人再一次朝着供桌磕了头,又回到院子里,开始燃放剩下的烟火!

        一时间,一个个明亮的小火球带着硝烟冲向高空,在半空中爆裂开来。顿时,振聋发聩的连续响声,不断回荡在村子的夜空里,并划出一道道五彩斑斓的美丽弧线,却又瞬间消失了。在雪夜里,显得那么的妩媚多姿!却又十分虚幻!女人和孩子们都站在廊檐下抬着头,仰望着空中时隐时现的绚丽烟花,纷纷朝着半空里即将泯灭的色彩指指点点,不时地发出阵阵惊叹的呼声……

       仪式总算结束了。



       大家撤了堂前的火盆和垫子,关上大门,又撤了八仙桌上的碟盘碗筷,抬过一张大圆木桌,安放到八仙桌上,再铺上塑料台布,才又重新布菜,放上碗筷杯盏,年夜饭才算正式开始。等大家都坐好了,粉娣嫌有些菜都凉了,却又到厨房里去热菜。粉保和母亲坐了上首,粉荣和粉红依次坐在旁边,见左手边的座位空着,才想起还有姐夫钱守根父子俩还未到,便问道:“姐夫咋还没来?”不等母亲回答,自己倒拿出手机来,拨通了钱守根的电话。见钱守根接了,说是马上就到,便不再留意。他给母亲添了一小盅白酒,就把酒瓶给了粉洪,道:“我不喝酒,你们两个倒上吧!”粉洪拿了酒瓶,站起身来,欲给老二粉荣倒酒,粉荣把酒杯握在手心里,冷淡地说道:“车在门口,我不倒酒!”说着,拿着筷子,捡了一个花生米送进嘴里。粉洪便把酒瓶重新盖了,放到桌上,坐下说道:“我要开车,也不喝!”郭兰英见了,感觉脊背上突有一阵的寒意。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钱守根带着儿子钱飞沾着满身的雪花推开了堂屋的透明玻璃大门。钱飞满脸的欣喜,朝着外婆舅舅舅母们笑着打招呼,钱守根一边跟大伙打招呼,一边替他拍雪。粉娣到厨房见二人来了,才放下心来。粉荣坐着一边往杯子里注酒,一边热情地喊道:“姐夫!快来!酒早就给你倒上了……”钱守根憨厚地笑着说道:“他二舅!我哪能喝酒,二三两的酒量,可不能跟你比……”说着,便让儿子坐在表弟卫东旁边,自己坐在粉保的下首,粉荣的旁边。郭兰英问他道:“家里都安排好了没?”

       守根忙笑道:“妈!都安排好了。”他顿了一下,又说道:“这雪下得越来越大,吃完,要早点回去的!”

        粉保道:“今晚上就住在这吧!”

        守根笑着答道:“那可不行啊!这过年了,还不住回去,不像样子啊!明天早上我们再过来……”

        粉保听了觉得有理,便不再多说,端着杯子,朝他扬了扬,看似敬酒,守根忙双手端了杯子,举起,喝了一口酒。

        粉荣吃着菜,问道:“姐夫,今年咋样?听说你在搞养殖,养什么……”

       守根忙转脸笑着对他说道:“养貂。瞎混呗!前年年底就开始养了,到现在有……”

        粉洪咽下嘴里的肉块,道:“这貂很贵吧?那个商场里的貂皮大衣要上万块的哦!你看妈那件,好贵啊!”他转脸又问守根道,“大姐夫,这貂是不是很难养啊?”

       守根笑着答道:“还行!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么……”

        粉荣带着戏谑的口吻道:“那你要发大财了!发了财可不要忘了你老弟哦!”

        守根赶忙笑道:“他二舅,你别说笑了,我哪能跟你们比啊,我小打小闹的,不亏本能赚点小钱就不错了,哪里能发财哦?”

        郭兰英听了对粉保说道:“你姐夫也不容易,天天天没亮就走了,到夜里才回来!我也不晓得他成天忙什么事,你姐也不跟我说。”

        守根解释道:“我那点小事,不值得说的。妈!你不要怪粉娣,是我不让她多说的,我们是怕烦着您老……”

        郭兰英端起酒杯,平淡地说道:“我不管你们,只要你们混好了,不要让我操心就成……”说完,喝了一口酒。

        坐在对面的李忠梅插嘴道:“姐夫,我听人说,你今年发财了?”

        守根笑道:“二舅母说笑了,赚了点小钱,不敢说发财的话。”

        粉荣本来心里有事,见今晚老大、老三没有任何的说法,听了姐夫钱守根的话,想故意激他们一下,便慢条斯理地问道:“赚了就好!不像我,今年赚了钱反倒亏了!”粉保和粉洪听了,感觉老二故意拿话挑他们的心事,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却也不接口。郭兰英在旁听了,也是一脸的迷惑。想了三个儿子今天的表现,她隐约觉得这里头的事情并不简单,也想知道这事的究竟。

       守根更不知其中缘由,问道:“怎么的?”

       粉荣继续说道:“收入100万,借出去80万,不要他利息,都两年了,到今天一分也没有,你说,我这铸造厂明年还怎么干?”

       守根惊呼道:“差这么多啊?!”

        粉保放下筷子,说道:“老二!今天是大年三十,你就不能不提这事嘛!”

        粉荣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立马站了起来,对母亲喊道:“妈!你说,大哥借了我几十万,都两年了,一分都不还,你说!让我怎么活?”

        粉洪也丢下筷子,大声说道:“你还借我50万呢?咋也不还啊?!”

        三兄弟突然爆发的口角,像一枚石头击中了原本已裂了缝的玻璃,立即碎裂开了。郭兰英像遭到了重击似的,激动地哆嗦着嘴唇,怒目问坐在身边的粉保道:“老大!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粉保在她的逼视下,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他坐在桌前,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发呆,一言不发。

        粉荣离开座位,来到母亲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两眼含泪,对母亲哀求道:“妈!你管管儿子吧!”说完,“呜呜”地哭了起来。李忠梅见了,赶忙也过来跪了下来。

        郭兰英一时手足无措,惶恐地不知如何是好,拉着粉荣夫妻俩的胳膊,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们俩……快……快起来说话……”满屋子的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守根也吓得不轻,赶忙走到粉荣旁边,拉起二人,让他们都坐好了,劝慰道:“他二舅,这大年三十晚上,兄弟之间,这样不好,有事慢慢商量着来……”

        粉洪却冷冷地说道:“二哥,不是我说你,大哥要是有办法,会不还你钱?你这是不是太……”

       郭兰英定住了神,严厉地问道:“你们都住口!老大!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粉保翕动着嘴唇,欲言又止。郭兰英大声喝道:“老大!你还要瞒着我多久?!你是想气死你妈啊!”

       粉保只得红了眼,说道:“妈!都是儿子们不孝,让你老操心了……我对不起兄弟……”说着,无比懊恼地垂下了头。

       黄菊梅在桌前倒先落了泪。她的抽泣声,就像一把木锤,无声地敲击着郭兰英的胸口,让她感到胸口有些发闷。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黄菊梅。她拿着手纸,一边擦着眼泪鼻涕,一边扫视了各位,恼怒地看了丈夫一眼,语气诚恳地说道:“妈!各位兄弟,……兄弟媳妇,还有……姐夫,我……再也不想瞒着大家了……”她见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便继续说道:“粉保,他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先前,我和他结婚那几年,是公司最好的几年,一年挣几十万,上百万都不是难事……就在前年,粉保说有个姓胡的女同学要和他合伙做工程,我当时就不同意……后来,他经不起那个女人的骗,也不回来和我商量,就相信了那个姓胡的女妖精,竟然瞒着我,和那个姓胡的合伙骗我……前后投进去有500万……没想到,结果……那个姓胡的女妖精卷了铺盖跑了……”

       粉保痛苦地抬起头来,满脸愧疚地对妻子说道:“菊梅,你别说了……”

       黄菊梅却朝他怒吼道:“我要说!说说你的丑事,让妈和你的这些兄弟看看,你是怎么做的!”

       郭兰英抖动着双唇,极力冷静地对黄菊梅说道:“儿媳妇!你说!”

       黄菊梅又减慢了语速,痛哭着说道:“这……这……五百多万,是我们俩辛辛苦苦十几年攒下的,……就被他这个女同学给骗走了!本来也不要紧,可最近几年,政策越来越紧,挣钱也越来越难了……工程质量上一点都不能含糊,只要有一面不到,就验收不了,就收不到钱,前前后后我们又垫进去一二百万……这几年,要不是我同学帮忙给点小工程让他做,我们怕是早就破产了……这门口的车……也是他……他借来的……”说完,便“呜呜”地痛哭了起来,儿子田卫东已十六岁,懂事的他听了母亲道出的实情,也落着泪。

       黄菊梅又说道:“为了能维持下去,我们只好到处借钱周转,我们拆东墙补西墙,就这样不死不活地支撑着,先后借了二百多万,其中包括二弟的八十万和三弟的五十万,就连我爹妈的棺材本三十万都拿来了……我们不是不还,是实在没办法……”她边诉说着,边抹着泪。

       粉荣和粉洪的儿子尚小,仍旧在嬉戏玩闹,对大人的事情既搞不明白,也不关心。

       听了黄菊梅的哭诉,男人们都不由得都唉声叹气的低垂着头,像是斗败了的公鸡。粉娣和两个弟妹也都落了泪,用纸巾不断地抹眼睛。郭兰英的心里更是不断地翻腾着,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粉保的情况会变得如此的糟糕。几百万的巨款被骗,事业正遭到挫折,跌进了谷底,在双重打击下,儿子却仍然不肯在世人面前掉链子,还要死撑,这是何苦呢?回想起先前儿子们刚回来时的情景,她也终于弄明白了!三个儿子为了相互之间的债务而闹了很深的矛盾,这是大儿子粉保的不慎重拖累的……为了钱,他们把兄弟情份都忘记了!为了钱,他们能把家人的亲情都抛开了,像路人一样,这让她感到寒心!这都是钱闹的!想想当初自己和老头子,为了培养四个孩子,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却从来没有忘记亲情,可如今……能说什么呢?!该怎么说呢?!她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紧紧地握着,一阵阵地隐痛起来,她站起身来,却感觉到头有些发晕,又只得坐下来。钱守根在一旁看到老岳母的脸色非常难看,又见她摇晃着身子,赶忙问道:“妈!你怎么了?”大伙听了,赶忙都把注意力转移了郭兰英的身上。都纷纷离了座,上前扶着她的肩头,连声“妈!”“妈!”地呼喊不停。郭兰英微闭着双眼,竭力控制住自己,平静地呼吸着,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推开众人的手,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显得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她转过身,朝着供桌上的老祖宗的牌位,拜了三拜,口中念道:“老祖宗,求你保佑保佑你们的子孙吧……”又拿起丈夫老田的遗像,抚摸了好一会儿,眼泪夺眶而出。她对着遗像轻声说道:“老头子!你死了也不让我安生啊……你咋不好好保佑粉保他们啊……等将来我也去了,你可不要怪我……”说完,她哭出了声。

       粉保见了,双膝跪倒在母亲面前,哭道:“妈!是我对不起你老人家,让你为我们操心受罪,是我连累了一家人……”粉荣和粉洪在旁听了,心里也感到非常的羞愧。

       钱守根忙上前搀扶,并劝道:“你看,这儿个大年三十,咋闹成这样了呢……妈,你坐下!他大舅,快起来!……你们都坐下来!”

       过了一会儿,郭兰英止住了哭泣,试了泪,说道:“对,对!守根说得是!粉保,你起来坐着,听妈给你说!”

       见粉保从地上站起来,大家都又重新坐了,纷纷注视着郭兰英。只见郭兰英用纸巾擦了擦鼻眼,沉思了好一会儿……她的脸色渐渐变得深沉起来,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四十多年前那个大年三十的晚上。

       她说道:“你们的爷爷奶奶死得早……那年,粉娣三岁多,粉保刚生下来一岁半吧……我肚子里又怀着粉荣。就是在那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家里一颗米也没有了。粉娣、粉保饿的天天哭……”她的泪不知怎么的又流了出来。来到母亲身后的粉娣,忙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母亲,自己也抽了几张,也试着泪水。郭兰英继续说道:“你爹到几个亲戚家去借粮食,都被他们撵了出来……你爹连一粒米糠也没借到!”粉洪问道:“村里也借不到吗?”郭兰英说道:“那时候这儿是荒地,哪有人家啊?当时,你爹想死的心都有了……后来,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守根他爹……”他看着守根瘦削的脸,说道,“多亏了守根他爹,送给我们三十多斤地瓜,才帮我们一家渡过年关!那三十斤地瓜……救了我们一家的命啊!那时候,守根家和咱家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可钱家啥也不图,也没说让咱们还……这些年了,我不该忘了!你们也不该忘!……粉保,那些年,那么困难我们家都过来了……”她继续说道,“钱没了,只要人还在,慢慢啥都会有,怕啥呢?这面子有啥用?再大的面子也抵不上情义!这钱又算什么?钱多了还咬手呢!没了钱穷点怕啥?大不了你娘再养你二十年……这老话说的好,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你们弟兄三个要相互帮衬着,这情义二子比天还大啊!可不能忘了啊!……我老了,啥也不图,只要你们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众人听了,无不动容。

        粉保含泪点着头说道:“妈你说得对!是我糊涂了!”郭兰英端起酒杯,老泪纵横地对女婿钱守根说道:“守根啊!我这个做岳母的,对不起你们老钱家啊!这几年生活好了,我也老糊涂了……差点把你爹当年对我们田家的恩情给忘了……”

       钱守根第一次听得这件事情,不免也动了容,他慌忙站起举杯说道:“妈!你这说的是啥话啊!都是一家人了,过去的事情就不必……”见郭兰英仰头喝了,便立即也仰头喝了杯中酒。

        粉保非常感动,站起身来,拿着酒瓶分别给母亲和姐夫斟上酒,自己也倒了一杯,并给大姐粉娣和外甥钱飞也倒了白酒。他红着眼,对姐姐姐夫说道:“姐!姐夫!我敬你们!感谢你们钱家的大恩情!一切都在酒里了……”粉娣流着泪,说道:“大兄弟,我不会喝酒,我这……”见粉荣和粉洪也站了起来,妯娌三个带着孩子也跟着都站了起来,田家的一起老小向钱守根一家三口敬酒。粉荣道:“姐夫!大姐!你们一定要喝了这杯酒,不然我们不坐下来!”妯娌三个都抹着泪,对二人只顾点着头。钱守根夫妇见了,十分激动,便都仰头喝了杯中的白酒,钱飞也喝了一杯。从未喝过白酒的粉娣,被呛得连声咳了起来,结果没忍住,涌了上来,只得跑到厨房的水池里“哇哇”地吐了出来。粉洪的儿子君君才七岁,他拿着筷子指着大姑姑的背影“哈哈哈哈”地大笑,满屋子的人都被姑侄二人逗得笑了起来。


        钱守根安慰粉保道:“他大舅,你别急,我们大家帮你想想办法!慢慢来。”

        粉洪却接口说道:“大姐夫,那可不是小数字!算算要好几百万的……”

        粉保道:“姐夫!不瞒你说,我年前接了一个工程。目前,主要缺的是周转资金,有了周转资金,就能……唉!难哪……”

        粉荣问道:“老大,你缺多少?”

        粉保道:“一百多万吧。”

         粉荣听了,连连摇头道:“那我可没办法了!这个数字太大!差不多把我的老底都要搭进去了……”

         粉洪抢白道:“二哥,妈刚才的话,你没听到?”粉荣听了,便住了口。

        饭桌上,众人都一边吃着菜,一边想着各自的心事,沉默了下来。郭兰英心情十分沉重,却也不能说什么,只等待着他们商议的下文。

        守根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他大舅!我出八十万!兄弟们再凑点,你不就……”一句话,惊得众人目瞪口呆!连郭兰英听了也张口结舌了好一会儿,粉娣嘴角抽动了一下,却没出声。

        郭兰英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相信女婿有这么多钱,瞪大了眼睛急忙问道:“守根……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憨厚的钱守根笑呵呵地说道:“妈,你放心!我出八十万没问题!”

        见他信心满满的,粉娣道:“钱守根,你可不要夸口!咱一下子拿得出那么多钱吗?”

        钱守根笑而不答,粉保一脸的惊愕地看着他。

        钱守根接着笑道:“这两年,我和粉娣住在这儿……我们一家给弟兄们添了多少麻烦啊?”

       粉保道:“一家人不说这些……我是问你,这钱是从哪儿来的?”

       钱守根道:“这两年我不是搞水貂养殖么!这养貂,我去年一年就赚了六十多万。今年,我成立了一个公司,带着村里三十多户一起合股搞水貂养殖,今年一年我们公司就净赚了300多万,按照股份分红,我拿了一百万……这八十万没问题!”说得粉娣也喜出望外,众人都面带惊喜。

       粉保一把抓住姐夫的胳膊,面露红光,激动地说道:“姐夫!想不到你竟然也做起了大生意!我的好姐夫!你简直就是我的活菩萨啊……”

        粉洪赞叹道:“你看,这就是咱新时代的新农民!”

        粉荣也感叹道:“姐夫,你真不简单啊!牛!”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郭兰英笑得合不拢嘴,粉娣也开心地笑着说道:“看把他能得……”

        不太爱说话的乔美娟突然伸出双手,翘起两个大拇指,冲着钱守根喊道:“大姐夫!为你点赞!”

        三个孩子见了,同时对他也伸出了双手,并双双翘着大拇指,齐声高喊道:“大姐夫!为你点赞!”三个孩子的可爱模样,逗得满屋子的大人们哄堂大笑。

        屋外边,雪下的越来越大,铺陈在院子里的积雪已有两三寸厚,在堂屋里透出来的灯光映射下,院子里显得格外的炫目。郭兰英微笑着看着大门外,她的眉头舒展了,心里也亮堂了,心里默默祷告起来……

       这时,乔美娟突然来了兴致,起身离了桌,敞开堂屋的玻璃大门,几步来到院子里,仰起头脸,张开双臂,迎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旋转着身体,高呼道:“多美的雪啊!孩子们!快出来吧!咱们放烟花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iOS 中的kvo分为自动监听和手动触发两种方式,自动监听很简单,不在此分析,这里主要说一下手动触发的实现,面试...
    binj阅读 1,367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