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做爱情里的天使,却成了婚姻里的会计

图片来自网络

1

上周末,我和老婆到朋友H家聚餐。

H的老婆是个川妹子,烧的一手好川菜。席间,我们手不释筷、风卷残云,宾主相谈甚欢。

吃完饭,H剔着牙,带着我们坐到一旁,泡起了功夫茶。

“你洗一下碗啊。”H说。

H的老婆,望着杯盘狼藉说:“我做了一下午的菜,你洗一下吧。”

当着我们的面,H的脸上一下就挂不住了,声调也抬高了八度:“哪次不是我洗碗,做了菜就不能洗一下了吗?”

“你洗碗?你每次吃完饭就跑一边打游戏,你洗过几次碗?”H的老婆也不示弱。

眼看剑拔弩张,这下轮到我和老婆坐不住了。

“家里还有点事,H哥H嫂,我们先走啦。”

拉着老婆的手,赶紧离开了H家。

门刚关上,还没下楼,隐约听到有杯碟摔碎的声音。

其实,H和老婆平时在朋友圈里是公认的恩爱夫妻。

“唉,不就是洗个碗嘛,至于闹成这样?”回到家,我和老婆感慨到。

2

回家洗完澡,看到洗衣机旁堆了两天的衣服,一股无名之火突然蹿了上来。

“老婆,衣服怎么还没洗?”

“昨天有点累,没洗。每次都是我洗,这次你洗一下吧”

“我每天下班累的要死,还总要我洗衣服。”

“我不上班啊?再说你什么时候洗过衣服,真好笑!”

正准备发作,突然想到刚才H家的一幕。

压制住情绪,不想为这点洗衣服的事吵架。

“这次我洗,下次你该你啦!”为了平息洗衣服引起的火药味,我默默地洗起了衣服。

一边洗、一边想,洗碗、洗衣服,不过鸡毛蒜皮的小事,怎么这么容易引发矛盾呢?

刚才,要不是我及时缓和,恐怕,也会像H两口子一样吵起来吧。

3

结婚这些年,我们夫妻感情不错,但也吵过几次架。

仔细想想,好像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刚生孩子那会,无非是争谁晚上起来给孩子喂奶的次数多。

老婆说她剖腹产,刀口疼,我不知道心疼她。

我反驳,晚上我也起来不少次啊,怎么不心疼你?

巴拉巴拉……

有一次,到老丈人家,买烟买酒,我觉得已经很殷勤了。

回来,老婆就发飙了:“难得去一次,就买这么点东西,怎么体现你的心意?”

“这些还不够?你又给我爸妈买过多少东西?”

“每次出差,我连自己妈都不买礼物,先想着孝敬婆婆,你还说我?”

巴拉巴拉……

4

谈恋爱时,你侬我侬,恨不得掏心掏肺。

等到到了真正进入家庭生活,很多琐事、一言不合往往就能点燃战火。

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其实不难。往往越是阻碍重重,越是能够坚定爱情。

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如果不是遭遇家族的剧烈反对,真的走到一起了,会怎样呢?

童话里写到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得赶紧打住,大概也是这个道理。

面对凡尘俗事的现实生活,童话的仙气儿就跑光啦。

真正难的是——常相守。

当一切激情终归平淡,每日相见的两口子,原先被那些光环所掩盖的缺点,都在彼此眼中暴露无遗。

5

天使活在云端,爱情经不起烟火。

人性中有很多自私面,在人前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但是,面对自己最熟悉的人,反而经常不再掩饰。

前两天,看《社会心理学》里面提到的一个概念“自我服务偏见”,感同身受让我直拍大腿。

“自我服务偏见”,简而言之,就是我们总是把自己看的比别人要好,觉得自己比别人付出要多。

加拿大学者罗斯和西科利研究了婚姻中的自我服务偏见,已婚的年轻人通常认为,他们在清理房间或照顾孩子这些方面所承担的责任,要比配偶认为的多。

而这些有关承担责任的自我服务偏见,往往会导致婚姻不和。

我承认心理学家说到我心坎上了。

6

然而,翻到后面,也没发现有什么解决办法。

想想也对,既然是心理学中的一种现象,必然深深地扎根在人性的深处。

哪里会有什么直截了当的解决办法?

生活又不是做题,按照一二三四五的步骤把它解掉,就万事OK!

讲道理很简单,夫妻相处要宽容、要忍让,才能和谐相处。

但一到现实中,那人性中原始的自私基因就开始蠢蠢欲动。

热恋时,多巴胺和肾上腺素的共同作用,压制了自私的心理。

回归到平淡生活中,心理的天平就总是忍不住称来称去。

小到家务活,大到经济账。

孝敬谁家老人的钱是多了还是少了,要算一算。

买房子首付谁出,房贷谁付,产证署名归谁,要算一算。

买辆车,你开得多,我开得少,归谁用,要算一算。

算到最后,伤了感情、耗尽能量,劳燕分飞的夫妻也不在少数。

想当初,谁不是想做彼此一辈子的天使?

可到最后,怎么都成为了婚姻里的会计?

请原谅,这篇文章的最后,我也给不了答案。

只希望婚姻围城里的你们,看到这篇文章,再遇到那些琐事的时候,少一点计较,多一点包容。

在婚姻修炼的道路上,努力压制住自我服务的偏见!

今生同行不容易,且行且珍惜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