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

我们总是,或者只是,向往自己还未曾拥有的东西,没钱的羡慕有钱人,有钱的羡慕有时间的,有时间的羡慕健康的,健康的年轻人,天天无所谓的晃荡,老了去公园锻炼身体,假装成睿智老者,教育年轻的自己。

其实是无聊,一个老头不去公园还能去哪儿?不教育别人他还能干点儿啥?睿智和怕死确实很像。但能是一回事么?只能喝粥的人是爱粥么?

向往是真的,但不见得亲自学习。看电影《转山》,围绕着冈波仁齐磕长头的那些藏民,一年的时间都在路上磕头,三步一跪,大家就钦佩,说看见了纯洁的灵魂。

嘴上说说而已。搬个家具都腰酸背痛的,到了单位,纯洁的心灵就放一边了,开始计算利益,往兄弟两肋插刀,向往是因为自己缺乏。最缺的就是纯洁,自由和飞翔。

当然是别人把这些搞没了,我们是无辜的旁观者。

现在不是奴隶制了,但是大家和奴隶很像,平时加班,节假日去看人海,腾讯这缺德玩意儿还有线上会议,搞得我好几次上半身套个衬衫,坐在家里饭桌前,假模假样的开会。

于是向往自由,希望早上起床,推开窗就是郁郁葱葱的大山,空气中有新鲜空气,耳畔的鸟鸣和林间的新鲜蘑菇,屋里是MUJI的顶级家具和全套床上用品。

大长腿妹纸正在屋后灶台烧火做饭。必须是纯天然早餐,配野鸡蛋,单面煎。

我搬个躺椅,瘫在屋前的空地上刷手机,别闹了,根本没有蚊子。




一个笑话,说人要乐观

医生: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病人:先听坏的吧。

医生:坏的就是你的左腿恐怕要截肢了。

病人:啊?那好消息呢?

医生:好消息是有人看上了你的鞋,想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