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畅销作家

96
阿冼兄
2017.02.15 16:43* 字数 7888

笑笑靠画插画为生,给小杂志供稿,稿费低廉,过一天算一天。

她想画一本属于自己的绘本,盼望着有朝一日会红。

前段时间,男朋友志骁提出分手,理由是不想再和小妹妹玩下去。

“你说什么啊,我才小你一岁。”笑笑说。

“你懂的。”志骁说。

“原来你喜欢姐弟恋。”笑笑开玩笑说。

“我走了。”

志骁说走就走,一声不吭地走。

分手后,笑笑无精打采,连提笔的力气都没有。

她脑袋空空,灵感不来,严重拖稿,得罪了杂志社编辑。

“再拖稿就终止合同。”

杂志社编辑发出警告。

倘若终止合同,意味着断水缺粮。连生活都成问题,更不用说画绘本。

但警告不起作用,笑笑依旧情绪低落。

每逢深夜,笑笑失眠难耐。

闭上眼,志骁总是出现在梦里。一睁眼,枕边无人。

这晚又睡不着,百无聊赖,便上街游荡,步行到夜间书店。

书店里,有着许多甜蜜的回忆。

一进门,笑笑竟见到小南,隔着两排低矮的书架。

小南是个笑容和煦如初阳的大男孩,是她的密友,也曾暗恋她,但没有说出来。他们对此有共识,一旦表白,他们再无法成为密友。他收得住,她心知肚明。

小南身边,另有一位女生。两人虽无触碰,态度却亲昵。

一时之间,笑笑感到很孤独,觉得他们都比自己过得好。

她尚未告知小南,自己已单身。

现在这副狼狈相,绝不能让小南看见。

笑笑怕小南发现自己,便随手抄起一本书,侧着身子,低头装作翻阅,余光留意着他的动向。

待小南离她远去后,她才看了看手中书,是一本文集,名为《我在月球上等你》,作者YY。

这本书放在畅销行列,笑笑亦见书店挂满宣传海报,但从未听过这位作家,估计是文坛新秀。勒口也没有YY的照片,不知长什么样子。

她翻开书,就被YY的文字吸引住。

“分手以后,我被抛弃在月球。我俯视赤土,难辨世间纷纭。只求哪天你抬头仰望,发现我还在等你。”

母亲打电话来,要笑笑去相亲。

她不愿意。

“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整天发白日梦,难怪志骁不要你。”

母亲说话素来直接,完全不顾虑女儿的感受。

这话不说还好,这一说,笑笑立刻反击。

母女两人在电话里争吵起来。

“有个男人疼疼不好吗?”

母亲先心软,轻声劝说。

“找个男人,就不会那么煎熬了。”

笑笑苦笑,没有回话。

“只求哪天你抬头仰望,发现我还在等你。”

笑笑以前也不信这些鸡汤,分手伤心,难免失了心防,免疫力下降。

YY每一句文字,每一个故事,都能令她产生共鸣。

她曾跟志骁说过,一旦分手,两人就会变成陌路人。当时志骁不当一回事。如今,应验在她身上,后悔当初不幸言中。

笑笑蜷缩在床上,沉迷在YY的文字当中。她反复吟诵那些让人纾解情绪的句子。

当中有篇故事,讲述一对职场男女。

两人分属不同公司,因工作关系,经常互通邮箱。他们没有见过面,却通过一封封邮件感受到对方,那种似是而非的了解和熟悉,抵御了办公室的冷漠和无聊。职场男该是个暖男,给职场女带来许多慰籍。他们本想约会,但直到故事结尾都没有成行。

职场男说,他们只能在虚拟中交往,一见面就会变味。

“相识相知但不曾见面,或许是最美好的。”

笑笑突发奇想,她想找个倾诉的对象,给职场男发了一封邮件。字里行间,有这位虚构人物的邮箱。

稍经推敲,不难发现,职场男实为YY自己的代入体,他借此人之邮件,解慰天下痴男怨女之困惑。

“我失恋了,男朋友不要我,怎么办?”

但随手写下文字,邮件发完,笑笑又觉得自己可笑。这书中的邮箱地址,明明是虚构的嘛。

朋友聚会,笑笑郁郁寡欢。她唱了半首歌,就没心情唱下去,满腹愁肠,一个人喝起闷酒来。

闺蜜小陶见她这样,夺过她手中的酒。

“不要借酒消愁,不值得为那种男人伤害自己。”

“我很挂念很多年前我家死去的狗。”笑笑随口胡说。

“你把志骁当狗?”

“我很喜欢那只狗。”笑笑还在喃喃自语。

“换一只怎样?”

笑笑说起,母亲要她去相亲,隔三差五说一次,觉得好烦。

“我相亲了,认识了一个男人。”小陶说。

笑笑不信。

“你这样爱玩,怎么会听家里人的话。”

小陶否认。

“不是听话,”她说,“只是,相亲的男人相对可靠些。”

笑笑感觉小陶变现实了,不再是以前的淘气女。

小陶说,她男朋友在出版社工作。

“我让他出版你的绘本。”

“哪有那么容易。”笑笑苦恼地说。

“我耍脾气,看他愿不愿意。”

小陶身在甜蜜中,说话得意忘形。她出于无意,却忘了笑笑尚未走出情伤。

笑笑见她这么兴奋,脑袋空白,陷入没有边际的沉思,听不到她说的话。

“有些事,说不准的。听他说,最近策划了一个新人,销量不错。忘了什么书,下次带给你看。”

笑笑睡不着,想起志骁,想起相亲,想起小陶说的话,就想抱头哭泣,唯有看书能让她稍微平静。

她抱着没有多少期待的心情,上网,打开邮箱,竟发现,YY回复了。

“感谢你的来信。”

“我不敢相信,你真的会回复我。我好激动!”笑笑回复说。

“我能帮到你吗?”YY回复。

笑笑忍不住倾泻所有抑郁,一字不漏地述说着她与志骁的感情故事。

她从睡不着变成不想睡,跟YY彻夜谈话。

对面房屋的白光渐次熄灭,唯留下昏黄暗淡的路灯。

YY也似乎丝毫不想入睡。

邮件交谈太费时,不知何时起,转变成使用即时通讯软件。

“你写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吗?”

自己想说的几乎说完,笑笑心情确实舒缓了许多,便想多点了解YY。

YY坦白,自己也有过数次失恋的经历。

“每一次,都觉得自己长大了,结果,下一次还是犯同样的错。死性不改是人的本性。”

同是天涯沦落人,笑笑感到万分安慰。

“你不会把我的故事,写进书里吧?”

“你想成为我笔下的女主角吗?”YY反问。

“我想画绘本,不想当女主角。”

“当你动笔画自己的绘本,你就是自己的女主角了。”

“话说得好听,太多事情,轮不到我做主。”

笑笑忍不住提起,母亲催她相亲的事。

YY却讲出来不一样的观点。

“相亲不代表是你服从现实,那只是你认识更多人的方式。不必太执着于相亲传统的意义,也许你会发现比以前更好的男生。”

笑笑头脑一热,忍不住致电母亲。

那是凌晨三点多,母亲被吵醒,先是唠叨两句,但女儿居然肯去相亲,就老怀安慰起来,停下唇舌。

几天过去,通过母亲朋友的介绍,笑笑先后与五六位男士相亲。她听从妈妈的的嘱咐,把自己打扮得端庄贤淑,一改以前活泼调皮的造型。

相亲都在餐厅,每次结束后,都跟YY进行即时交流,吐槽那些男士的各种笑点。

那些相亲男士,也都对笑笑没有好印象,回头跟媒人反映,总觉得她心不在焉。

有个相亲男士,希望通过相亲找到理想的爱情,说得义正词严。经笑笑一番追问,此人坦白自己从未谈过恋爱,还比她大三岁。笑笑内心几乎要笑死。

有个相亲男士,居然把妈妈也带来。“不是约好只有两人单独见面?”笑笑心里想。更荒谬的是,全过程几乎都是他妈的在谈,他在旁边滴汗,偶尔开口,说话还口吃!

“听你的,我认识了很多奇葩。”笑笑跟YY说。

“他们都是好故事。”YY说。

不过,也总有比较正常的相亲男士。

有个叫阿康的男士,在大国企工作,收入稳定,与笑笑同年。文质彬彬,说话有条有理,唯一缺点,太正经,话题有点闷。聊胜于无吧。

笑笑发出暗示,想阿康送她回家。

阿康心神领会。

她站在楼梯口,目送阿康远去后,又跟YY开聊。

“他不是我想要的。”

“不能急,先当朋友。”YY说。

“我有点混乱。”

“想挽回志骁?”YY即问。

“真了解我。”她顿了一顿,又发出另一番话语,加一个微笑的表情,“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想怎样。”

在YY的鼓励下,笑笑重拾心情画画。这段时期,她的画特别出色,富有感情。

YY对她的画稿大加赞赏,

“我想挑几张,放入我下一本书里做插画。”

“好啊好啊,多多益善,我没钱了。”

混熟了,笑笑对YY颇肆无忌惮。

“哈哈,那我多挑几张。”YY说,“你的绘本怎样了?”

“最近灵感来了,开始画草稿。”

“画什么?”

“我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不要紧,我想请出版社的人看看,希望他们也认同你。”

笑笑大为开心,似乎终于看到出头的日子。

她又在书店遇到小南。这趟是大白天,她心情也不沉重,反而有种恋爱初期的畅快。

小南只有一个人,笑笑主动上前拍他肩膀。

“好久不见。”小南说。

“你现在都不主动联系我了。”笑笑嘟囔着说。

“我听说了,你们......”

“不要提了。你女朋友呢?”笑笑显得异常洒脱。

“我没女朋友啊。”小南讶异地说。

笑笑笑眯眯地看着小南,说上次见到他跟一个女生很亲昵。

“她啊,感觉不是我喜欢的。”小南随口说。

“小朋友,加油!你会遇上好女孩!”笑笑踮起脚尖,抚摸小南的头。

不知道为什么,笑笑暗爽,原料他也没恋爱,立刻偷偷地把事情告诉经YT。

“你就是见不得别人好。”YY回复说。

“我就是,我就是。”

笑笑摆脱郁闷后,女孩子的活泼展现无遗。

经YY指点,笑笑安慰起小南,还提议他去相亲,认识女孩子。

“我最近相亲,认识了一个男生。”她说。

“你这种性格,居然去相亲。”小南说。

这番话,犹如当日笑笑对小陶所说的。

“相亲不代表是你服从现实,那只是让你认识更多人的方式。”

她把YY的话当作自己的话。

小南觉得她变了。

他们吃晚饭、散步、喝东西、吃宵夜。

笑笑玩得很开心,很久没试过这样了。

“你心情好多了吧?”笑笑问小南。

“我本来就没什么。”小南戳中她的内心,“是你心情好多了吧?”

笑笑呵呵傻笑一番,猛点头。

“你说,我该找志骁吗?”

她几乎是同时向小南和YY发问。

“我想让他知道,我现在过得多么好。”

分手后,笑笑首次与志骁见面。

她把自己打扮得极其成熟,想让志骁知道,自己有多好多坚强。

志骁见到她时,也是眼前一亮,觉得她有所改变,眼神中,透露出恋爱后期没有的欣赏。

笑笑看在眼里,跟YY说,男人就是这样的东西。

YY回复她,不要打死全天下所有男人。

“知道你很好。”笑笑回了一句。

两人讲了些分手后的事情,纯粹朋友式的交流,不深不浅。

“我的作品被出版社采纳了。”

志骁恭喜她得偿所愿。很见外,很场面话。

“前段时间,我相亲了,有个男生还不错,我现在跟他约会。”

“那很好。”

“你呢?”

“我准备结婚。”

笑笑立刻把这事告诉YY。

“或许只是在骗你。”YY回复。

“嗯,他也是见不得别人好的。”

志骁观察了一阵,擦觉笑笑有点不对路。

“你约我出来,就不要顾着玩手机。”

以前,他就喜欢“教训”笑笑。

这回,两人对着的时间长了,放松戒备,打回原形。

“我喜欢。”

“你就是这样不识大体。”

笑笑不爽了,说话放肆起来。

“我认识了一个作家,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志骁不解。

笑笑把她认识YY的过程说了出来,却迎来志骁一阵取笑。

“你还是没变,幼稚不堪。这么大的人,还浑浑噩噩,整天做这种无聊的事。”

“所以,我不是你理想的结婚对象。”

志骁懒得跟她纠缠,起身要走。

“小心对方不怀好意。”

“你乱说什么。”

笑笑眼睛扯火。

“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要乱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迟早你要活受罪。”

非但没有挫败志骁,还被志骁教训一番。

笑笑找YY聊天,YY却不回话了。

说真的,这几天开始,YY回复的速度慢了许多,有时候什么隔天才回复,有时候,还前言不搭后语,那说话语气和用词,感觉不是同一个人。

她又没心情画画了,画不出来,倒头就睡,整天混日子。

幸好还有阿康主动约她上街。

一路上,笑笑表现得阴晴不定,有点不知所谓。交谈稍不称心,就找机会挖苦阿康。

“你好闷。”

笑笑当面说他不风趣,只会老实稳重。

阿康感到很难受,告辞离去。

阿康离去不久,母亲就打电话来,斥责笑笑不懂事。

笑笑站在大街上,与她妈在电话里吵了起来,引来路人侧目。她一生气,向那些侧目的路人直瞪眼,吓得路人以为遇见疯婆子。

她挂掉母亲的电话,一口气冲了回家,用被子盖住自己,卷缩落泪。

她迷惘,竟想在志骁面前显得成熟坚强,原来都不过是自以为是,强作硬朗。

“你还好吗?”YY回复了。

“你现在才回我!”

“对不起,最近有点忙。”

这是多么漂亮的理由。虽不知道YY除了写作,还在做什么。

但看到YY的文字,笑笑就心软下来。

“原来我真的很幼稚,很没用。”她说。

“我明明已经把他放下了,为什么还那么在乎他。”

“他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就是我心里不爽。”

笑笑不想说志骁对YY的看法。

跟YY聊天,她心情总能变好。YY太有魔力。

YY认为,她缺少依靠。

“可是没有值得依靠的人。”

“康先生呢?”

“没感觉。”

“尝试接受那些喜欢自己的人,只要觉得对方还不错,不需要太强求。”YY说。

十一

笑笑告诉小南,面对志骁,她还是一败涂地。

“我要你陪我吃喝玩乐。”

从前,小南就跟着笑笑玩遍城市的每个角落,这些年各有各忙,交集渐少,如今重新结伴游玩。

这天兴致好,笑笑偶然玩嗨了,会主动挽着小南的手,蹦蹦跳跳,与零距离贴近,没有丝毫男女之嫌。

玩累了,笑笑要小南陪她回家。

当小南进到她的家,笑笑突然转身抱着他,脸蛋贴近,主动示好,几乎要吻上他的唇。

小南措手不及,不明所以,上身往后仰,却被笑笑紧紧箍住。

两人失去平衡,双双跌在沙发上。

“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吗?”

笑笑压在小南身上。

小南还算冷静,觉得不对劲,一把推开笑笑。

“你想干什么?”

笑笑坐在地上哭了。

小南愣着,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眼睁睁看着笑笑放声。

“笑笑,你怎么了?”

笑笑只是哭。

“你最近很奇怪。”小南说。

“你喜欢我吗?”笑笑突然问。

“我……”小南支支吾吾。

还没等他说完,笑笑自己就冷却下来。

“对不起,我想试着跟你好。”笑笑说,“但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

“这事,勉强不来。”小南苦笑着说。

“有人说,尝试接受那些喜欢自己的人,只要觉得对方还不错,不需要太强求。我想试试。”

笑笑说着说着,自己就破涕为笑。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都在骗小女生的吧。”小南不屑,“你看看你,自己都笑了,你也不太相信是吧?”

“才不是呢!”

笑笑不准他人这样说YY,顺手打了他一肩膀。

“痛死。”小南说,“好了,可以告诉我,是谁说的吗?”

“一个作家。”

笑笑把YY的事告诉小南,还说出志骁对YY的坏话。

“所以说,他现在是我偶像,你也不准说他。你要是说他,我们不但做不了情侣,连闺蜜都不让你当。”

小南听完,出乎意料地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爱上了他?”

十二

YY又是隔天才回复。

“你有可能成为我的依靠吗?”

前天,笑笑这样问道。

小南还在她身边。他说,有必要跟YY坦白心事。

笑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爱上了YY。

同时,她也在担心,担心YY正如志骁所说的那样。

“小心对方不怀好意。”

她内心摇摆不定,从打字到发送,从都在抖,都在踟蹰。

“他是在引诱我,玩弄我吗?”笑笑不禁问。

“别想太多。”小南说。

小南上网,查阅YY的资料,结果没有。

“我查过,他是新人,网上还没有他的资料。”笑笑说。

“估计是出版社的宣传手段吧。”小南安慰着说。

YY终于回复。

“我们不会见面的。”

“为什么?”

“一见面就会变味。”

这曾是YY在书中写下的句子。如今用在她身上。

既然不会见面,那他该没什么恶意,笑笑就放松了戒备。但她不知不觉已把感情寄托于YY,或许是真的。对方这么一说,她倒想见一面。

“不可能的。虽然我们相识已有一段时日,但你并不了解现实的我,见了面,或许会令你失望。”

YY在言语上始终保持距离。

不,这个距离感觉在拉大。

笑笑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能无理取闹,连续发了一百个苦笑的表情。

“新书快要出来,到时寄给你。”

晚安前,YY发来最后一句话。

十三

第二天,笑笑起床后,如常找YY聊天。这成了比早餐还要重要是习惯。可是,YY没有回复。

第三天,YY仍然没有回复。

第四天,YY依然没有任何回复。

第五天,朋友聚会,笑笑又再抱着一副愁容出席。本不想来,被小陶上门硬拉的。

小陶把笑笑从被窝里拉出来,找了衣服硬帮她套上,拉她出门,再拉上了一辆车,关门,然后对司机说了句“出发”,笑笑才醒悟过来。

“这是谁的车?”

“我男朋友的。”小陶从后座拍了拍司机的座位。

“你好,我姓霍。”司机说。

从后侧看去,开车的霍先生大概三十来岁。

“上次跟你说过,他做出版的,要不要他帮你出绘本?”

“我还没画完。”

笑笑说完,又低头握紧手机,守候着YY的回复。

“新男友?”小陶好奇地问。

笑笑摇头。

小陶一路上叽叽喳喳,她都无心装载。

她没有留意到,霍先生这一路上也是沉默不语。

那晚派对,大家都很欢乐,唯有笑笑独自坐在角落里。

霍先生要开车,不能喝酒,在一旁喝果汁。

“我看过你的作品,挺不错的。”霍先生说。整天下来,第一次跟笑笑单独谈话。

“谢谢。”

霍先生递来一张名片。

看到出版社的名字,笑笑又惊又喜。

那正是出版YY作品的出版社。

“我的插画……”

“所以我看过你的作品。”

“YY在哪?”

笑笑说,她几天都联系不到他。

“不用写作的时候,他都去国外旅行。你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

笑笑半信半疑。

“如果想出版,可以把画稿发给我。”

“嗯。”

十四

门铃响,快递到。

笑笑收到YY的新书,满心欣悦。看着里面文字和自己的插画,想起她跟YY的一切。

她给YY发了条信息,可是没有收到回复。

她抱着书,不断看手机,翻看他们曾经说过的话,发过的表情,仍不住又落下泪来。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YY似乎消失了一样。

“不用写作的时候,他都去国外旅行。”

霍先生的话萦绕耳边。

国外信号不好,那是有可能的,或者他流量用完,都是有可能的。

笑笑自我安慰,找百般理由,解释YY为何不回复。

没有了YY的鼓励,这周拖稿症大爆发,又被杂志社的编辑发下狠话。

“再拖稿就终止合同。”

绘本也没有任何进展,她像个空壳,掏不出任何东西来。

她躺在床上,找YY聊天,明知道对方不会回复,她还是发。发完信息,她又发邮件,那个最初相识的地方,可等了大半天,YY依旧了无音讯。

她找霍先生,霍先生说,YY还在国外。

她急切地想跟YY重新联系,她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她在电话里倾吐了这一切。

而后,小陶倒有找过她。

“笑笑,不要把感情寄托在一个从来没见过的男人身上。”

小南也找她。

“笑笑,我陪你去玩吧。”

母亲也打电话来。

“笑笑,你这孩子,真是何苦你,别那么天真。”

新书里,有一篇故事,是个科幻故事,笑笑觉得主角很像自己。在失恋迷失的期间,主角爱上了一个非常出众的男人,为她痴狂,谁料他竟是一个机器人,还即将就要送回工厂,重新再造,再造出来的机器人,不再拥有过去的存档。

难道YY……难道他是个写作机器人?

这个想法,在笑笑脑海里一闪而过。

她坐不住了,跑下楼。

刚在楼下,遇着小南。小南提着咸鱼白菜,约好今晚来煮饭给她吃。

笑笑像没见到小南似的,撇下他,在路上狂奔。

十五

笑笑满头大汗,浑身汗臭,跑到出版社时,已筋疲力尽,由随后赶来的小南撑扶着,来到编辑部。

编辑部的人很忙,都在伏案工作,抬头看了看,见不认识,又低下头。

“找霍先生。”

笑笑冲着门边的小姑娘喊。

这一喊,震惊了所有人,都以为她上门讨稿费,纷纷侧头议论。

小南也想不到,平日活泼可爱的笑笑,竟有这暴躁的一面。

门边的小姑娘吓住了,退缩到墙角。

有个男同事过来出面。

“你们干嘛!”

小南怕出事,挺身向前,把笑笑挡在后面。

“找人,有急事。”

“这是办公室,安静点。”那男同事说。

笑笑大吵大闹,不断喊霍先生的全名,要他出来。

霍先生端着茶水,从里面的独立办公室出来。

“笑笑,进来吧。”

他邀请笑笑和小南进里面。

“笑笑,有件事,不得不告诉你。”

霍先生刚说完,笑笑的眼泪就流得哗啦啦。

“他并不存在。”笑笑含着泪水说。

她说完,不仅小南感到惊讶,连霍先生也目瞪口呆。

霍先生深深吸一口气。

“是的,YY并不存在,他的作品都是大家一起创作出来的,有些,是找枪手写的。”

笑笑不说话,抹掉眼泪。

“为了销量,我们不得不采用各种手段。”

“那跟她聊天的YY是……”小南不禁问。

“最初是一个编辑回复了她,后来,大家看到她在绘画上的潜力,不想她就此一蹶不振,就一起想办法安慰她,轮流跟她谈心。为了说话能够统一,我们还专门讨论过这件事,什么结束,什么讲出真相,我们都想过。后来,她的插画随着新书出版,对她来说,应该是很大的鼓励,我们就停止了。我们再找不到其他机会停下来,这事没完没了,也不是办法。”

笑笑不说话,想尽力抹干脸颊,可眼眶就像失修的水龙头。

“如果想出版,可以把画稿发给我。”

霍先生又再提起这句话。

笑笑落寞地离开办公室,离开编辑部,离开出版社。

她站在路边,不知是哭是笑。

行人路过,又是纷纷侧目。

小南陪着她,手里提着咸鱼白菜。


————————————————————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