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之羁绊–《流星之绊》

明线:三兄妹的命运,

暗线:柏原的动作

情感方面以亲情为主,爱情为辅

最早出现的兄妹情深,慢慢浮出水面的男女恋浓,若隐若现含蓄深沉的爱子之情


原本天真淘气的三个孩子遭到如此巨大变故,永远头脑清晰的功一,莽撞的泰辅,美貌的静奈就这样过早的被抛到了狼虎出没的社会,相依为命的彼此遭到了猝不及防的恶意。曾经受到的创伤导致了对警察的不信任,窘迫的生活令他们捉襟见肘,平白的被欺变成了是他们走上诈骗之路的最后一根稻草。大哥迈出了第一步——以钱乃流转之物安慰自己,实行了报复意味的行动。讽刺的是,主谋有心归正时,附从反而陷了进去。明智的决定急流勇退,金盆洗手之际,反而这最后一桩诈骗带出了隐于旧时光的秘密。

骇人真相被揭开了吗?渐渐明晰的谋杀动机是否可靠?


这样纯真的一心一意为洋食屋客人着行的行成令静奈每次见到他都深受触动。

洁净的灵魂仿佛映照出了自己的肮脏,优秀且处处考虑他人,体贴细致的男人难免让静奈一点点陷入爱的迷雾。随着自己感情的深入,竟不知不觉为对方辩解起来。理智似乎战胜了情感,然而这表面的冷静却一触即破,几次在行成无意识地唤自己的名字时内心震荡不已,在本无好感的家人的友好对待下近乎失控。失魂落魄,游荡街头的她被命运之线牵到了行程身边,假面被一点点撕破,却并无心继续欺骗。


以真诚待人,敬重父亲烹饪的行成对“真相”备受打击,怀着探究和功一合作。


曾经那么信任和依赖的偶尔甚至犹如父亲一般关怀自己的长辈,为民效劳的老练警察。

凶手永远是那个最出乎意料的人——怀着对孩子的愧疚,情急之下犯下的重罪成为一团乌云始终盘旋在心头,十四年后反而愈加沉重;尽管良心不安却总怀着一线希望。

回头重看,点滴伏笔可见作者功夫之深。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是报应吗?害别人的儿子丧失双亲,所以自己的儿子也不治身亡吗?因为钱是以他人的性命为代价,所以那钱才没能发挥出可能的效用吗?人在走投无路时恶念往往容易乘虚而入,恶魔告诉你,这都是为了爱,都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了自己,是可理解的,值得同情的,可宽恕的,情有可原的,一边在一念之间主导了你的心智。等铸成大错,早已悔之晚矣,只能任由罪恶感日日深夜啃噬内心,随时间不仅不减,反而因有效追溯日来临更是催生了淡淡的焦虑感。这案子将没有结果了吧;这案子过几年就要被人淡忘了吧;这案子查不出什么了吧——一边这样催眠自己,一边关照着功一的生活——要联系弟弟妹妹啊,要找老婆啊。

以死谢罪的结果并没有给任何人多少安慰,反而让人心生不忍,只有对这个受着丧子巨痛,寂寥的男人的同情。叫人叹惋。

这最后显露的事实令人震惊不已,造成了轰动效应:于新闻媒体及大众,惊点在于时隔十四年难逃良心束缚而自杀的罪犯竟是查案警察;于功一,惊点在于杀父仇人竟是较为信赖的被托付破案希望的长辈;于泰辅,惊点在于所见“犯人”只是个莫名卷入的涉案者;于静奈,惊点在于所爱之人并未负有父亲杀人的污点。

用来套别人的圈套反而套住了自己人,原本预定的诈骗大戏终于上演,但这次,没有被害人,也没有行骗者,有的只是已经不顾忌对方身世经历,体谅对方欺骗,仍然保有的一颗真心。


一枚假钻戒能值几何,行成却凭他使三个罪人重回清白,使爱人放下犹豫,携手告别过去。

一切落下帷幕,有明洋食屋尽管已不复存在,户神亭的牛肉盖浇饭却将经典美味继续传承,革新。


淡淡的对命运的怅叹。“其实,我们也像流星,毫无目标地飞逝而去,也不知在何处燃烧殆尽。不过我们三人是紧密相连的。不论何时,都会有一根纽带将我们拴在一起。所以,什么都不要怕。”

对这个社会的讽刺也是辛辣不已。“这个世界只有骗人和被骗。你们看看政治家、官僚,不都是在欺骗国民,中饱私囊?可明知是这样,国民就起来暴动了?没有吧,都死心了不是?所以,只要干得巧妙就是赢家。被骗了就去骗回来,同样,被我们骗了的人,如果不甘心吃亏,也可以再去骗别人。”

不足之处在于结局稍觉突兀,铺排伏笔不够精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