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敬畏之心,万事可期,天必佑之!

文/净心亭

因缘际会昨夜(3月27日)偶读明代大儒【陈白沙】两篇文章,《戒懒文》、《禽兽说》后脊背发凉,深深惭愧自己39年的所作所为。人若无敬畏之心,与飞禽走兽有何区别?故有感而发:

《敬贤于己》

不读圣贤书,何以明圣贤理。

心无圣贤,孝悌不存,何言其他?


不畏/敬于天,不畏/敬于地,

不畏/敬于君,不畏/敬父母。


与石头无妨;与瓦砾无妨;

与飞禽无妨;与走兽无妨。


非人之道,不可取之。

圣人之道,唯我之道。

大儒陈白沙

明代中期理学大师、教育家、道家、诗人和书法家。原名陈献章(公元1428-1500年),因一生居于广东省江门市白沙村,后世人称为“白沙先生”。

白沙先生去世后“从祀孔庙”,是明代从祀孔庙四人之一,成为岭南地区唯一入祀孔庙的大儒被后世称为“圣代真儒”、“圣道南宗”、“岭南一人”。

陈白沙

附录陈白沙文

其一《戒懒文》

大舜为善鸡鸣起,周公一饭凡三止。

仲尼不寝终夜思,圣贤事业勤而已。

昔闻凿壁有匡衡,又闻车胤能囊萤。

韩愈焚膏孙映雪,未闻懒者留其名。

尔懒岂自知,待我详言之

官懒吏曹欺。将懒士卒离

母懒儿号寒,夫懒妻啼饥

猫懒黍不走。犬懒盗不疑

细看万事乾坤内,只有懒字最为害!

诸弟子

听训诲

日就月将莫懈怠

举笔从头写一篇

贴向座右为警戒


其二《禽兽说》

“人具七尺之躯,除了此心此理,便无可贵,浑是一包浓血裹一大块骨头。饥能食,渴能饮,能着衣服,能行淫欲。贫贱而思富贵,富贵而贪权势,忿而争,忧而悲,穷则滥,乐则淫。凡百所为,一信气血,老死而后已,则命之曰‘禽兽’可也。”

译:人不能无德,人不能无爱/仁爱,人不能无孝/孝悌,还需明/行圣贤的道理,这就是我们与禽兽的本质区别。

感恩阿弥陀佛、感恩观世音菩萨、感恩虚空法界一切所有诸佛菩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