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

      最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情绪低落,不想见人,不想说话。

      想过,可能是公司体制与我不符,所以造成困扰。

      想过,可能是太需要男朋友陪伴,但却无法陪伴,造成困扰。

      想过很多很多

      今天晚上,感觉把自己理顺了一样,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光景,都说为什么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想做的事是月亮,而今却为了六便士不得不花上生命流逝的代价。最终困扰我的,不过是月亮与六便士达不到统一罢了,想过变成斯特里克兰,但好像我确实没有勇气,想过就这样形式般的走完一生,却始终不甘心。

      那么,问题来了,我究竟想要什么呢?

      每天都在问自己。

      果不其然,沉思还是有了阶段性胜利,我认为人是灵魂和身体的结合,是自我和社会角色的结合,是月亮与六便士的遇见。

      解释一下,我正在上着的行尸走肉式样的班,其实不是我想上的,换句话说,不是我的灵魂想上的,而是我的身体为了本身的存在而上的。因为他和我的灵魂相伴而生,相辅相成,身体要存在,需要喝水吃饭,就必须要通过社会生产和劳动而获得;而我的灵魂是飘着的,是自由的,它可以走的很近也可以走的很远,完全由我控制。很多时候,外界环境限制的并不是我的灵魂,只是这个环境需要我的身体去做它所担任的社会角色应该并且必须要做的事。

        所以,接下来我不会去思考我的身体的社会角色该做什么,而是去思考我的灵魂想要做什么,灵魂就是我的心之所向,只有它可以给我指明我该往什么方向。至于身体,只要能保证它是活着的,就够了,只要知道身体所做的并不是我想做的,而是社会需要我做的,为了身体活着而必须做的。

      所以啊,想做什么只要想想事身体必须做的还是灵魂想做的吧。想就做吧,无所谓行或不行,能或不能。灵魂到达之处便是人生一段旅程的开始与一段旅程的结束。

      随心,随性,随缘,随遇 而安。身不死,魂便在,精气神便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