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哈哈日记(21.3.15)

文/嘉新

背景音乐:《九月九的酒》 天气:北京沙尘暴。时间:礼拜一

我小时候,特别小,小到您真的无法想象

我真的记得这首歌的旋律

但是从来没有认真听过完整的

今天哼着中华民谣,想到这首的

我记得小时候,好像是母亲在家里做藤编工艺品,跟着哼唱的

那时候我觉得母亲,外婆她们音乐很有天赋……

高三那年过春节前的冬天

我觉得自己读书学习没有用功,没有前途,很早回老家去复习,一个人提前回去的

然后在我外公家住了几天

学吹洞箫

我吹了半小时才吹响,我外婆在“角间”躺着听(当时她偏瘫了一边身体),她听这么久说,你也太笨了,我随便摘片叶子就能吹出曲子调调,,你半天才吹响……”

我外公说他年轻时吹洞箫,花了七个小时,吹流利的……他说我已经挺正常的速度了……

那年冬天很安静,很安逸,没有一个高三生,迎接高考之前,还在山村大门口坐在被我外公坐光亮的石头上,听着乡村老年中心传来的的南音,看着眼前的山发呆的。

从小到大,我是一个自己事情自己解决的,从来不爱和人说些什么具体事的人,闲话有时候挺多的,也不是内向,倒不是怕什么,就是图清净吧,没事就好。

至今我仍然怀念小时候老厝上厅前的大石条,因为我爱躺在上面睡觉,睡到天黑,更觉得别有风味,那时候蚊虫,青蛙,萤火虫,星星月亮,就都出来了,而我依然在睡梦中……

后来我发现人,只有在自己的梦里是自由的,人生没有别的自由。这不是悲观的,也不是加缪风格的。

我常说人生在世,吃睡二字。但是,其实我原来还有下句,只是没人可以承受,说了,就是戳破别人的伤口,徒增伤感的,因为无法真正理解这二字,但昨夜我梦里有它们,而且想着醒了说出来,所以还是写一下吧,“人生在世,孤独二字”。

我发现很多事情我都没天赋,唯有图清净这事,我挺有天赋的。

后来,高考前,我依然睡得早,起的晚,每天都在午休,想着睡一会起来做卷子,永远没起来,甚至睡迟了上课时间,不知道为什么都是那么困。更有趣的事是,周末回家,吃着饭,看着电视,坐在床上,吃着吃着,睡着了,躺在床上,手拿着个碗,父母以为我学习刻苦,压力很大,没有时间睡觉,很累。

所以你看,其实很多事,成长过程中的很多事,我都没有和家人“同步”过,他们知道我的往事,多数都是时间过去了很多年,无关紧要的时候,我云淡风轻的说了,他们才知道个影子。当然这种时候,是没有任何必要去捕风捉影的。大概最愚蠢的研究方法就是捕风捉影,不分轻重的追究往事。

后来可想而知,高考,我并没有考上清华北大。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哈佛剑桥需要什么条件才能进。

我一个学长大两级的,考上清华计算机了,闻名一时。所有同学的奋斗目标就是分数高。后来据说无法承受在北京的“压力”,“被退学”回家了。其实这时候说他,我是极其不道德的。但是,我并不是为了说论据,也不是倡导什么,说什么反例。碎碎念,你明白的。

对了,昨晚我梦到自己最后成为一个老师,新生入学的孩子,琴棋书画各种能表现的技能都表现了,可是梦里,我让弹古琴的一学生弹《慨古吟》他摸半天摸不出来,后来我和他们家长说,孩子的特长不要刻意攀比,就算你考级都是十级,可是只会书上考级的曲子,别的无法融会贯通摸索出来,没有用的,很呆板,很机械,我说我们的生命,这么活泼,为何要这样刻板呢?花那么多钱培养,只是强行记忆某种操作方式而已?何况这样的孩子长大了,生活里无法独立,没办法幸福的。结果梦里的家长们,都觉得很有道理。

但实际梦里背景的我,是个神通广大的人,比如学校通道太挤,人太多,我是可以飞行的。……

听歌,单曲循环,是一种超级有清净能力的方法。你们可以试试

夜安

21.3.15嘉新《聊聊几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