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雨的广州 2017.5.7

总觉得不记录一下今天所有的际遇,都对不住挂在我身上的雨水。

好好的大周末,跟往常一样想去运动场跑跑,七点钟就出门了,出门的时候虽然天黑黑,但一时半会估计也下不起雨来,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慢腾腾走过去运动场,这次选择的不是田径场,而是旁边的广场。比起田径场,广场上的人寥寥无几,胡乱几下热身运动就开始跑跑起来,像我这种业余都算不上的懒洋洋选手,自然速度不会快,而且跑两圈走半圈再接着跑也是很正常的。刚开始还有好几个人跟我一起的,结果跑着跑着就‘包场了’。

当准备跑下一圈的时候,估计老天看我跑得太热了,居然下起雨要给我降温。一下就是倾盆大雨,幸好奥体那么大,躲雨的地方也多。空荡荡的台阶上,坐着几个跟我一样悲催的大姐。

大雨覆盖的运动广场

我们这群人八点左右坐在那里,听着其中一位大姐把手机里的歌曲都唱完了,雨势越下越大。雨天冷飕飕的风吹得我鸡皮疙瘩一堆堆,真的分不清是大姐歌声太‘冻人’还是真的冷了。

打算练笔小短文都写完了,不见雨停。

手机屏幕都被我戳爆了,也不见雨停。

电量剩下百分之10了,还也不见雨停。

肚子饿得呱呱叫了,仍然也不见雨停。

就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还呆在那里,席地而坐。抱着电量几乎耗尽的手机继续戳屏幕。表妹跟我说隧道口附近水漫金山了的时候,已经做好鞋子要泡水的准备了。人来了一批又撑伞冒雨走了,我还是赖在地板上。

两个小时过去了,相对来说暴雨已经很小了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不是饿死就是冷死,决定冒雨回去。

结果好不容易下了台阶,来到室内足球场入口处,泥煤啊又哗啦啦一轮。躲在屋檐下的时候把那句‘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躲过的屋檐’在心底问候了好几遍。在冷风嗖嗖的大雨天站在屋檐下两小时,实在文绉绉不起来。

就这样又待了好一会儿。当手机电量剩下百分之4的时候,开了楼梯底下一台摩拜,准备冲刺回去。一场大暴雨让这条路可热闹了,各种大车小车都拥堵在路上开车展了。雨势给力,在到优托邦路口之前,我还是保持着肩膀和头发湿答答的,鞋子还是较为轻盈。想着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至少这样子回到,我的鞋子还不至于泡水。不夸张真的,短短3秒钟立马颠覆了。优托邦出入口那里(别介意,我实在分不清东西南北门)真的水都要到小腿了。居然还有人撑着伞站在水里拍照。

开车过河

这两姐们也真是有闲情逸致。原以为骑车可以把脚抬高,这样子应该也还是能安全‘过河’,结果骑进去水里时候,好想哭π_π,这水位太高,脚踏板太低,简直跟走路没区别,最终鞋子还是没能幸免,还是泡水了。又开始倾盆大雨了,雨天对我这种‘四眼仔’来讲,就算是走路也都困难,何况还说骑车。只得就近在优托邦一个门口停下,脱了鞋子拧干袜子,这时我已经彻彻底底成了落汤鸡,头发湿答答的滴水,裤子湿了,上衣只剩下背部是干的,灰色T恤层次特别明显。然后手机已经处于关机状态了。

当时已经十点半了。好想进去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吃个早餐,好饿。可又觉得这样裤子头发全在滴水的自己走进去,会不会被赶出来?在门口待了十几分钟,来来往往的人,感觉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白痴。当时候的我真的彻彻底底就是一条‘泡在水里的鲤鱼’。悄悄擦头发拧裤脚,鼓起勇气走进去商场里面。来回好几个回合,还去看了正在擦地板的葫芦娃,拒绝了葫芦给的雨伞,反正都已经湿了,也不在乎这点路程。

准备再次走进雨中打道回府的时候,我只能呵呵了,如果说在运动场的时候,那场雨是倾盆大雨那此时的雨势就只能用‘倾缸大雨’了,我这是得罪谁了。要洗礼也不是这样子的好么。又折回去商场,吹着空调开始打喷嚏了,然后幸好出门之前往手机壳里面塞了几十块钱,去贡茶买了杯热奶茶,然后再去名创那里要不买把大雨伞吧,不然这样子待着明天肯定得请病假了。

泡了雨水的安踏先生。

看到跟我一样挑着雨伞,看着蹲在那里挑拖鞋,那些新买毛巾擦头发的‘天涯沦落人’,原谅我不厚道的笑出声了。居然还有比我更惨的,我心里平衡了。

买完单再次走到门口,呦,这是啥运气啊,雨居然停了。然后低头看看穿着的T恤,几乎都快干了。早知道我一买雨伞就雨停,干嘛白痴一样待那么久等雨停。

嗯,仿佛已经看到热水器冒烟的热水,暖烘烘的床铺在等着我了。踩着出水的鞋子。脚步前所未有的快速啊,奔着隧道口直去。

可现实好残酷好残酷真的。

我才走出10米不到,泥煤的旁边走过的人跟我说‘别往隧道口走了,那里已经淹了,拦着不让过去。’之前也经历过大雨,我想着情况应该不会太糟糕,拦着不让过应该不至于吧。然后,不听劝就活该,真的白走了。又下起雨了,这是在嘲笑我无路可走么?!

对于路痴程度非同一般的我来讲,能认识隧道这条路是经过两年时间的,现在隧道口不让走,我真的找不出来第二条路走到对面马路了。除非走到地铁口绕过去,可好几百米呢,而且走的过程中很可能再次遇到大暴特暴雨。

站在雨中的我开始凌乱了,我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居然还有人上来问我射击场怎么走?黄村立交怎么走?我哪里知道怎么走!万一给你指出一条天河立交,你不得灭了我啊。

看到不停有人往左前方走或骑车,我想着跟着大人群走应该不会错吧。可走着走着,居然给跟丢了。不知道人家有走了哪条路,前边大马路又是塞车又是水,我根本不知道哪里是人行道,哪里是车道,只知道过了马路对面就对了!旁边塞了好多公车私家车的,听着一个司机一直在抱怨这里塞车那里进水的,我想他应该知道路的,弱弱的问了句 ‘师傅您好,您知道哪里有路可以走过去对面那句吗’?你猜他怎么说?他说

‘附近都是水,你只能走到路中间,跨过去了’。

望了望马路中间那条长长花坛中间的护栏网,我再问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

‘别的啊,要不你就走前面一点,走到高架桥上面去在通过咯’

尼玛,没有红绿灯的斑马线都不太敢走的我,居然要我走上大车货车不断的高架桥。

‘除了这两条路,都有别的路了是吗?不然就得走到地铁口那边通过去?’

他说‘是啊,附近都是水,淹了好多车了,都没路能有走了’。

谢过司机师傅后,一个人待在路边酝酿好久,实在不想走那么远去地铁口绕过去。只能在跨栏和高架桥上做选择了。刚好对面有好几个女生走过来准备跨栏,我想着几个人同时跨栏应该可以降低存在感。

于是,当女汉子这么久,做的第一件如此丢脸和如此狼狈事,就这么发生了。幸好不是像BRT车道中间的那种栏杆,得跨过去,万一腿不够长,卡住了,那更丢人。

这护栏是铁丝的,总共有三条,中间的距离还是能跨过去低腰通过的。幸好自己这身材还没胖到会卡住,全程用了不到半分钟,希望不会有CCTV监控拍下的画面出现在今日头条或明日头版头条上,标题还署名【暴雨中钻铁网护栏的女汉纸】,绝对丢脸丢到家了。站在马路中间的小花坛里,对面车速很快车又多,战战兢兢的车流通过,然后一鼓作气顺利跑过对面那句,踏上人行天桥时候才发现,传说中的黄村立交桥就是这个。天桥上一个人也没有,倒是隔着一条水泥花坛的另一边高架桥上看见几把雨伞在动,立交桥旁边铁丝网上挂着‘高压危险’的几个字看着让人胆战心惊,脚底下是火车高铁轨道,瞬间觉得好可怕,万一这个时候打个响雷闪电什么的,我绝对能吓哭,而且立马蹲在桥上不敢动弹了。

还好幸好,十一点半时候,总算能踏进门口了。湿答答的衣服和头发都已经干的七七八八了,好不容易坐上地板,结果一通快递电话,好不容易爬上楼梯又要下去拿快递。

我好想念我的大床。

想起这一天的际遇,四个多小时里,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_←。同时也不得不鄙视一下自己的智商,在听到说隧道淹水的那时候就应该想着雨停了往地铁口方向走。否则也不用白痴的浪费那么多时间,不然早能舒舒服服躺床上了,哪里还用得着现在此时此刻还坐着边吹头发边码字抱怨。

我想在这暴雨特大暴雨的今天,很难才找到这个有跟我一样际遇的小伙伴了。

#窦鲤鱼历险记# 绝对精彩难忘狼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