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三【TV版】同人续集【1】

仙三续集【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白驹过隙。转眼,时间已过去半载。

     “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活多久......”景天望着秋风骤起,不少落叶飒飒落下。他只觉一阵眩晕:或许,自己熬不过这一年了罢。

     ——这些日子,他一直把持着自己,从未与雪见有过鱼水之乐。每当雪见怒视着质问他原因时,他总是轻描淡写地说“如今啊,你名义上是我景天的夫人了,但我们还未真正办下新婚筵席呢!”一边如此解释一边还不忘打趣:“你啊,这么不守规矩,怕是也只有我才能勉为其难地接受你了!猪~婆~”惹得雪见怒极反笑。

     事实上,毋庸置疑,他只是不想糟蹋了雪见,不想让她被一个短命鬼羁绊一生——他景天虽然人是多了些江湖气息,可骨子里的确不乏飞蓬的英雄气概。

     正浮想联翩之时,雪见突然出现在眼前:“喂,烂菜牙!你说成亲后我们才能同房而居,那筵席你准备何时办?”

     “啊?......”景天恍惚了一下,随即干笑两声,“不急,不急......我还没有准备好呢。”

     “还没准备好!”雪见一个巴掌抡了过来,“再不成亲本女侠可要走人了!到时候找个更好的男人,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是吗?”景天忽然凝视着雪见,“没有我,你真的可以忘了我,去找更好的男人吗?”

    “那当然!”雪见双手叉腰,一副夜叉模样,“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呵......”景天回过头去,继续看他的风景。

     雪见这才发现气氛有点不对:“菜牙,你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

     半晌过后,景天才转过身,对雪见微微一笑:“我明天要去蜀山一趟,可能要费些时日。成亲之事,我们回来再商量也不迟啊。”

     “啊?你去蜀山干什么?”雪见嘟嘴,“不会就是想拖延时间吧。”

    “唉我说你们女人怎么这么喜欢管闲事啊,我去蜀山自然有我的事嘛!”景天没好气地白了雪见一眼。

     “你!”雪见刚要嗔怒,便被景天打断:“好了好了好了,我要去收拾东西了,至于你,就好好地当我的煮饭婆吧!”说玩,景天便走了,留雪见一人在那气得直跳脚:“死菜牙,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人!”

     再说那酆都极乐世界。

     龙葵倚在冰冷的石柱上,怯怯地环视着四周——那是何等的荒凉!地狱不比人间,相对要冷清很多,寂寥的广场上,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那声音中满是对亲朋好友的不舍,以及对红尘滚滚的眷恋。。。

     “哥哥,龙葵不能再陪伴你了......”一听到那阵阵悲嚎,龙葵的心亦是不禁一痛:她又如何不思念凡间,那里不仅热闹、生机勃勃,更有她血浓于水的哥哥。如今,她若是伤悲,若是害怕,她又去向谁倾诉,像谁求得安慰呢......

     恍惚间,一个坚定的声音响起:“别怕,无论如何,你还有我。”

     顷刻间,龙葵便发觉有红光不断从她的体内散开,而后又渐渐汇聚,形成了红色的龙葵。

     “......”龙葵轻叹一声,“是啊,我至少,还有你陪伴。”

     “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你。”红葵说完,又一次化为一道道光束,进入龙葵体内......

     第二日。

     景天收拾好行李,向雪见和丁伯吩咐了几句,便离去了。

     “哼。也不知道这烂菜牙怎么想的,没事居然往蜀山跑。”雪见余怒未消,依然在永安当骂骂咧咧。

     “依我看啊,景天这小子,这段时间来是真长大了。”丁伯摇摇头,“想必他去蜀山一定是有他的理由,你也别想太多了。景天虽然生性洒脱了些,但绝不是薄情寡义之人。这个,不用我多言,你应当是比我更为清楚的。”

     “好了我知道啦,我只是不想让他离我太远而已。”雪见起身,准备去清点古玩,“咦?赵文昌那厮怎么不见了?”

     “他啊?当初景天不是做主永安当了吗,当时我们都管他叫景老板,可他嫌这样听起来不适应,便还是让我叫他景天。至于那赵文昌嘛,之前对景天那般刁难,现在肯定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这会儿啊,他肯定是到哪里诉苦去了吧!”

     “哈哈!活该!”雪见听了也是拍手称快,“这样媚上欺下的人,就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蜀山。

     景天御剑飞行,很快就到了门口。迎接他的人依旧未变:常胤。

     “不知景兄弟此行有何贵干?”常胤看到许久未见的故友,自是喜出望外,但出于礼仪,他也只是抱拳寒暄。

     “也没什么啦......白豆腐在吗?”景天也笑得甚是高兴。

     “近日派中内务繁多,掌门日理万机,也不知他是否有时间。”常胤摇了摇头,“不过,我可以先帮你向掌门禀报。”

     “唉......半年不见,你们还是这么死板。无趣呵!”景天长嗟一声,“那你快去吧,就说我有要事找他。”

     “好。”

     望着常胤渐行渐远,景天不禁又感到一阵眩晕,那强烈的不适之感告诉他,自己恐怕已真的时日无多。

     他只得闭上双眼,盘腿席地而坐,动用自己的真气调理。随着真气的循环,他头上也渐渐渗出豆大的汗珠。

     眼前再度清明时,屋内已是落英缤纷,还有几片枯叶落在了他的肩上——适才起了大风,使得屋外诸多落叶飘入了屋内。

     望着略显凄凉萧瑟的次第,景天不由得叹息:“真是英雄迟暮,壮心不已啊!”诚然,尽管他年且十九,应当正是风华少年之时,却只能悲叹自己时日五多,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了。

    “呵......景天啊景天,你什么时候学会黯然神伤了?当初做下决定之时,你就早该知道会有如此结果,如今,又何来后悔一说?”

     不错,他这一生,遗憾不少,但却无须言悔。。。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他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景兄弟不远千里前来蜀山,一路风尘仆仆,我等却未能尽东道主之礼,失敬,失敬呵!”

回首一瞧,果然是白豆腐——这么说可能不大贴切,当上掌门后,徐长卿已不再是“长剑相伴飘白衣”了。如今的他,衣着自是光鲜了不少。

“行了行了行了,别跟我来这些有的没的。”景天摆摆手,装出痛苦的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头疼的就是这些繁文缛节。”

“景兄弟的落拓不羁,长卿自是知晓。但,正所谓入乡随俗,景兄弟大可不必在意,然而长卿依旧要言该言之言。”长卿微微一笑,仿佛让初秋微凉变得温暖了些许,“却不知景兄弟找我,是有何事?”

“嗯......那个......我问你个东西哦,看你们蜀山有没有。”景天的表情立刻严肃。

“景兄弟乃蜀山之英雄,我们身为蜀山之人,自是铭感五内。若是景兄弟有所需求,我们定会尽力相助。”

“好了好了。呃......那个......你们蜀山,有没有能让一个人忘记另一个人的东西啊?就像孟婆汤那样的......不过不要孟婆汤啊,那个忘得太彻底了......”景天突然有些语无伦次。

“景兄弟要这个做甚?”长卿不解,“不知可否一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