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篇武侠小说 睥睨天下 2 | 深宫夜雨帘栊(下)

96
远歌小说
2017.04.04 23:47* 字数 1881

原著:远歌

【睥睨天下】目录 

【睥睨天下】主角介绍

上一章 


第二章:睥睨天下 2 | 深宫夜雨帘栊(下)

小雨脸颊贴着万妃的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所触只觉丰盈腻滑,粉香扑鼻,难受之极,不得旨意却不敢擅离软榻。略略支起身,纱冠歪落,一头青丝瀑布般地散开,被万妃捉在手中把玩,只得就着她的手俯低上身,却不敢压碰贵妃身体,姿态颇是尴尬,回答更是谦卑:“贵妃娘娘这么说真是折杀奴才了,奴才低贱,蒙娘娘不弃已是莫大造化,岂敢有丝许非分之想,心中只愿服侍娘娘一人。”

万妃扯着他的头发把他身子拉得更低,见他神情拘谨,越发觉得好笑,红唇贴着他的鬓边一路留下湿腻的亲吻,另一只手却沿着脊背抚摸下滑,停在那紧实的翘臀上揉捏一阵,却把指尖切进臀缝,轻笑道:“你虽年幼,进宫时间却着实不短了,难道没听说过,男人也可以靠这里侍寝?”

满意地看着那一张近在咫尺的俏脸瞬间飞红,戏弄之心更盛,“万岁爷也是本宫带大的孩子,这些年虽然敬我宠我,却终是血气方刚,少年心性。是男人都馋嘴,更何况是君王,虽然对我仍有几分顾及,还不是让几个嫔妃怀上了龙种?这是看得见的,那看不见的地方,爬上龙床的宫人大有人在,尤其是那些个下作的小太监,又不怕留了龙种,让万岁没事泻个火定是常有之事,可惜无甚姿容,却留不住皇上。”

万妃嘴上说着这些宫闱之事,却已动了欲火,抬手扶上身前人那优美的头颈,扯着领口一阵抚摸亲吻,已把小雨身上的衣服褪到腰下,眼见白肌凝脂,忍不住将手抚过那习武多年练就的匀称背肌和腰线——这具身子虽然细瘦却不单薄,既比女人多了一份紧实,又比男人少了一份粗犷,环肥燕瘦尚余遗憾,这人却浑然天成,占尽了人间好处,若再稍加调教,退却了这分少年的青涩,不知出落得怎样一副旷古绝今的风流?

想及此处,语气也带上了三分妒意,“莫若明日本宫就奏请万岁,让他要了你可好?凭你这副皮囊,再去吹吹皇上那支玉箫,恐怕日后这昭德宫,也要仰仗你来留住皇上了。”

小雨知道贵妃这话却不是完全调笑,一翻身下了软榻,直直把光洁的前额贴上青砖冷地,“贵妃娘娘若怀疑奴才也有那样的心思,不若现在就砍了这颗颈上人头,免得娘娘担心,也成全奴才的清白!”

贵妃见他只是跪着不肯起身,答得也着实恳切,不禁心下软了,柔声道:“傻孩子,你怎么是这副拧脾气。你侍奉我这许多年,本宫至多让你当这昭德宫的主管,若想图个更好的晋身,还要那人钦点不是?本宫让你去侍寝,也是知你心高,怕囿于后宫委屈了你,帮你谋个好前程。罢了,你既然不愿意就算了,快起来吧。”

小雨这才重新起身坐回软榻,贵妃端详那一双美目里竟是委屈得有点红了,知道他不是作假,心里也是疼爱,抱在怀里一阵心肝宝贝地安慰。

“奴才虽然仰慕外面那些安邦定国的文武大员,希望能报效朝廷,无奈身已残废,能助娘娘执掌后宫便是娘娘赐与的莫大晋升,岂敢再妄谈男儿之志?只求贵妃体谅奴才一丝尚存的男儿之心,莫要让奴才以色侍君,落得阉娈之名。”

这番话倒是真意,虽然心底深知万妃所言非虚,可这样抛弃尊严的荒唐事,小雨却做不出。仗着万妃的崇爱,虽处深宫却远较其他宫人优越许多,读书习武多年,内心澎湃的志向也与日俱增,当初遭灭族之祸,被俘入宫,已生生斩断了做男人的资格,若再抛弃这一点点男人的尊严,却不知还有何生趣。

万妃此时却无暇顾及小雨这番曲折心事,手已摸进了他的裤子……

......

一场颠鸾倒凤,早忘了更深露重,夜深几许。紫金香炉里的檀香已不知在何时燃尽,只余袅袅烟雾,散在这清冷的深宫内院。万妃满足地卧在他胸口,轻轻抚摸着那披了一层薄汗的身体,无限喜爱。

“小雨儿,本宫就知道你是最贴心的,明早儿就替本宫办件事,除了三个人--宫女蔻儿,皇上身边的内监张敏,还有新封的淑妃纪氏。你能除了他们三个,便是除了我心头大患。”

小雨本已睡意朦胧,却被万妃的话惊得瞬间清醒。一番随随便便的口吻就是三条人命,更何况还有一人是眼下皇帝最宠幸的淑妃!

“当年我命蔻儿除去纪氏怀上的龙种,不想她竟敢欺骗本宫,说纪氏是肚子里长了瘤而并非有孕,结果竟然让那个贱人在冷宫里都能生了皇子出来。那张敏更是胆大包天,非但忤逆本宫,还私通废后吴氏,帮着纪氏藏匿哺育婴孩,六年来倒真真把本宫瞒得滴水不漏。如今这张敏仗着亲近皇上,竟助那贱子册封立名,代替我那早夭的皇儿成了皇太子!而且皇帝近日宠幸淑妃,做出这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样子是要活活气死本宫吗?你说,本宫如何能眼睁睁看着那样来路不明的贱种坐拥东宫之位?早晚我也要使些手段将他一并除去。眼下,你先让那三个大逆不道之人食了报应,诛杀皇太子之事,日后再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原著:远歌,更多章节请去【远歌国际官网】欣赏

图片取自花瓣网等网络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武侠】睥睨天下
【武侠】睥睨天下
29.1万字 · 22.5万阅读 · 108人关注
大明成化年间,锦衣卫指挥使楚进良爱上了不该爱上的人——天子朱见深的宠臣,西厂督主雨沁田。只可惜那时的楚进良并不懂不相见,便可不相恋,不相知,便可不相思的道理,一夕玉人在怀,却付一生痴恋;而那时的小雨也不明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不相惜,便可不相忆的缘故,依着背后那温暖的肩膀,又怎知他日缘情一字,颠簸红尘......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