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孙(五)

今年是国庆中秋双节同一天。据说是19年才能遇见一次,如果有幸活一百岁,也只能遇见五次。

离上次回家休息(每个月都要回去休息一个星期左右)又来成都带乖孙快两月了,九月26号我们准备回彭山。女儿说将就(我们回去给老爸烧一百天纸钱)双节快到了,你们耍久点国庆节过完才来。

家里最近两年经历了许多的接二连三大事小事,不过现在看来 也无非就是人生中必经是生老病死。

从刚开始的无助、伤心、绝望到现在的坦然接受,淡定应对,也是一个磨人的过程。

还好,渐渐过来了,坚强吧自己!

给老爸尽了心愿(望他老人家在天堂没有痛苦,不在节约,天堂快乐),又去看望双流的姐姐。

今年春节,由于新冠疫情,一直没有在姐家里照顾过她(医院就更不可能,只要一个家属陪伴,还要做新冠病毒检测),每个月半个月在医院,大半年的化疗已经把姐折磨得瘦骨嶙峋。

虽然我早已不再掉眼泪(刚开始得知姐的病情,不知道多难过伤心,流了不知多少眼泪,那时候老爸还在病床上也一年了),当再见姐,第一眼还是忍不住眼泪汪汪……

还好,第二天侄儿带一家子过来,姐精神头还好,吃饭也可以,也许见到了孙子,什么病疼得可以忽略吧。

国庆节晚上远在宝鸡的小妹也到了姐家。这几年,小妹也跑安逸了,坐十多小时的火车为了亲人在节假日奔波在路途,她们的小家也没有得以团圆。,

辛苦了小妹。

吃了晚饭正洗碗,女儿打来视频电话,看到乖孙孙一个劲儿的不停扭动大哭,很痛苦的样子,整个场面没人能控制住。女儿说便秘解不出大便,唉……造孽噢!

我心里暗自难受,自然心痛乖孙,连忙告诉女儿等会儿马上回来,也许我能把乖孙“摆平”,毕竟我一直都带着她的。

我姐听到视频里的乖孙哭,也心痛,连忙说(虽然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不洗碗……了快走……你带惯了的……几天了想你呢……”姐说这几句话也费了些力气,

“你走几天了嘛?”小妹边问边过来说她洗碗,老妈也说“快走,我来洗”

“老爸百日前一天回彭山的,”我掐指一算“哦,都一个星期了”。匆忙告别,打车到地铁口,一个小时到了女儿的家。

他们还在乖孙奶奶家,我正好去洗一洗。洗漱完正吹头发,忽听开门声,“夕妹回来啦?!”她姥爷在外说,

“姥姥——!”还未见人就听见乖孙孙稚嫩热情迫切的拖着长尾音的喊声。

“夕妹妹——”,我音还未落,只见夕妹从她爸的怀抱里挣脱下来,几步小跑(差点摔一跤)扑倒过来钻入我怀中。

我顺势把她楼在我的大腿上面对面坐着,双手搂着她的腰,

“姥姥姥姥,”“夕夕夕妹”我们就这样彼此的叫着对方,彼此看着对方,像久违的“两小无猜”的老朋友,她把一双小手放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摸啊摸,我把额头撰着她的小额头,使劲撰啊撰,弄得她“呵呵呵呵”大笑……

唉,这真是隔辈亲啊!每次走了回来,都亲热得不得了,“想不想姥姥,夕妹?”“想姥姥!”回答干脆利落。

“想不想姥爷?”他姥爷在一旁眼馋,不甘心地问,“不想!”(夕妹看都没看他姥爷一眼就说)并几次说“来姥爷抱抱”,她硬是没理,姥爷真的有点“羡慕嫉妒恨”啦。

就连在一旁的宝妈也有些眼馋了,“唉~你个娃娃,妈妈回来你都没有这么积极热情过……”,宝爸也被夕妹的热情真情感染的在一旁跟着傻笑。

唉!这就是我那既皮又萌的可爱乖孙孙。

这,就是生活。酸甜苦辣,悲欢离合,有伤有喜,有痛有歌。

看清生活的真像,仍然热爱生活,珍惜当下。

生活总会给我们惊喜,给我们快乐,给我们以希望。

培养乖孙,一个家的希望祖国的未来,甜蜜的负担,乐此不疲,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