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二十一)

方慕收拾好换洗的衣物下楼,白漾和顾正站在台阶上抽烟,烟雾阵阵,路灯昏黄。

看见方慕,白漾踩灭手中的烟头,率先走向驾驶座。

方慕将衣服丢在后备箱里,钻进驾驶后座,摸出手机一看,时间刚刚走向晚上十点。

顾言坐在副驾驶上,哈欠阵阵,伸手打开电台,沙哑的歌声霎时弥漫在整个车厢——

“生活越来越压抑

你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一个人站在悲催的风里

玫瑰你在哪里

你说你爱过的人都已经离去

……”

汽车驶出县城,行驶上高速公路,伴随着忧伤的语调,顾言陷入梦乡,呼吸微沉。

方慕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看着漆黑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白漾说。

她看向他。

两人的目光在后视镜里对了一个正着。

“白天睡得久,不困。”方慕答。

两个人都是言简意赅的人,车厢里再度只剩下歌声回荡——

“转眼两年时间已过去

该忘记的你有没有忘记

你说你最近爱上了旅行

我知道你也只是想逃避

逃避现实和过去

逃避一个最不真实的你

一个人的路上只是在找寻”

……

两个小时后,汽车在一个休息站停下来,顾言下车撑了一个懒腰,嚷着要找厕所。

方慕下车,“我跟你一起。”

“方慕,那男的真走啦?”在停车场距离公共厕所一百米的距离里,他问了三次。

她有些无语,“我怎么知道?”

“也是。”顾言冷哼一声,“这男的对你也没什么感情嘛。”

方慕没有争辩。

“说实话。”他一只手熟稔地搭在方慕的肩膀上,“能像老六那样对你的人真的不多。”

两人走到厕所门口。

顾言拉住方慕,“昨天调戏你那小子还记得吧?下楼买饭的时候,我和老六遇见他了,你不知道……啧啧啧,那小子都哭了……”

“重点呢?”

顾言眼神微变,“别做对不起老六的事,不然有你受的。”

这是变相的警告。

方慕冷笑一声,“我和他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说完,她推开搭在肩膀上的手,往女厕所里走去。

上完厕所出来,回到停车场,顾言和白漾正在车旁聊天,白漾含着烟,似笑非笑。

看见方慕走近,白漾将烟熄灭,转身往驾驶座走去。

顾言正聊在兴头上,笑得十分大声,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方慕冷笑一声,走到顾言身边,猛地抓住他的双肩,膝盖往上一顶,正好顶在他的肚皮上。

白漾停下脚步。

顾言被顶得不轻,方慕一松手,他就捂着肚子蹲了下来。

随即,方慕打开副驾驶车门坐在上去。

“怎么回事?”白漾似乎很开心,坐上驾驶座,眼角含笑,唇角向上。

“没什么。”她靠着椅背,“心里不爽。”

“现在呢?”

“爽了。”

“那就好。”他发动汽车。

忍着剧痛爬进后座的顾言,进来听见便是这段对话,顿时气得直咳嗽,暗自立誓,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下次,我再管你俩的事!我就是傻逼!

汽车继续行驶,三个小时后,驶下高速公路,正式进入317国道。


不负责任预告一波,凌晨十二点还有一更,这篇平淡,那篇呢……被撩得睡不着觉,不要找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咳咳。”顾言上过厕所回来,打开车门,便看见相拥在后座的两人,提醒道:“这里有未成年人呢,注意点儿影响。” “哪呢...
    周灿_阅读 45,781评论 113 108
  • 他将烟塞进嘴里,但没有点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伸手拿出他嘴里的烟,“这里不能抽烟。” 他俯视着...
    周灿_阅读 33,244评论 42 85
  • 车里有些冷,顾言打开暖气,忍不住从后视镜里多看了方慕几眼。 瓜子脸,杏眼,皮肤很白,头发不长但是很黑,她蜷缩着腿,...
    周灿_阅读 31,315评论 25 71
  • 涉及到函数之后,我认为已经是基础的较后面的部分,因为这开始慢慢涉及到了一门语言的思想观念,设计的想法,以及对编程人...
    小二三不乌阅读 267评论 0 2
  • 最近在和孩子一起读《口袋里的爸爸》系列丛书,每次由我一人负担数个角色,深情演绎,直到口干舌燥,以至进度实在不快。不...
    木徒阅读 104评论 0 0
  • 今天晚上下班回家检查完孩子的作业,数学写的不好让她重写。我们有背诵课文,看到她一边一边的读,读完有背也感觉孩子的压...
    若晨_8572阅读 4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