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风很蓝

那年夏天的风很蓝,像他被吹起的蓝色衣角。

“今天的风,和那年夏天一样的蓝。”

“风怎么会是蓝色的?”

好友的问题,我没有回答。

没有得到回答,好友也没有生气,也没有恼怒,只是任凭我闭着眼睛,静静地吹着这热辣辣的夏天的风。

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沉默,是我的常态。

其实我也有一腔的话语,只是,都被时间埋没在逝去的夏天。

热热的夏天,热热的风,我想起了一个少年,匆匆来,又匆匆去。

那年夏天,十八岁。

季夏的蝉鸣声,伴着离家的鸣笛渐渐躁动,像年少的心,喧嚣着对爱情的渴望。

那是惊鸿一瞥,我确定那就是他。

惊鸿一瞥,是忘不掉的蓝色衣角,蓝色的夏风。

也许,前世有着擦肩而过的五百次回眸。

其实,认识也有好多天了,在这网络发达的日子,只是素未谋面。

这个夏天,在这一眼中定格。

我喜欢他。

从什么时候开始,记不清楚。

也许是和他一起用脚步丈量校园的方寸时。

也许是在大雨淹没了道路,他背我时。

也许是在被新鲜热闹的社团项目吸引,错过饭点,他特地送来面包牛奶时。

也许,是在那惊鸿一瞥。

他也喜欢我,是预料中的事。

不是过于自信。

认识一年,我们在一起了。

微风吹过湖面,月色洒在他的身上,我的心里小鹿乱撞。

原来,爱情是如此美妙。

年少不识愁滋味。

大学时光最是无忧无虑,电影,踏青,旅行……

情到深处,一切水到渠成。

那时候,我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粗茶淡饭,养一只狗,一个孩子。

八年的长学制。

爱我的父亲。

未来何去何从的矛盾。

成了重重的阻碍。

无数个夜里,我睡不着。

我甚至开始痛恨,为什么,自己当初要选择这样的路。

父亲的想法,虽然与自己相去甚远,可却也有我担忧的地方。

矛盾。

让人心生惶恐与不安。

曾经说不完的话,也渐渐归于平淡。

二十五岁。

风停在那里。

少年也不见了。

我们终于没能走下去。

他选择了他的阳光道,我还在我的独木桥,不肯离开。

三十岁。

我终于,有了稳定的工作。

也如同父亲的期待,先立业,后成家。

只是,离开他的日子,我再不曾爱上别人。

路过熟悉的地方,我会想起他。

我怀念曾一起吃过的小吃,只是,再也没有熟悉味道。

朋友们都结了婚,有了儿女,母亲开始抱怨我怎么还是一个人。

陆陆续续地,有人给我介绍相亲对象。

三十岁的女医生,高学历,低收入。远没有想象的体面。

渐渐地,介绍的对象有的比我小,有的是离异的。

而我,还想念那个蓝衬衫的少年。

也不想就此将就一生。

三十三岁。

我养了一只狗,是他名字的谐音。

我不再去相亲,太浪费时间。

父亲似乎终于发现,原来,突然间女儿就嫁不出去了。饭桌上,他也不愿再提到我的名字。

三十五岁。

耐不住父母的眼泪,我终于随随便便嫁了一个看的过去的人。

相敬如宾,也没什么不好。

十一

三十七岁。

终于生了孩子,在鬼门关的时候,我多么想喊他的名字。

想给孩子用曾经与他说过的小名,只是,丈夫觉得太奇怪。

父母和丈夫都希望我努力升职,同时,却又希望我能做个好母亲。

争吵,无休止的争吵和孩子的哭闹成了家里的主旋律。

我觉得好累。

十二

四十出头,孩子还小。

可我终于受不了了,这从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逃离了家,逃离了一切。

我带走了我的狗。

我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丈夫让父母劝我,可是,我不想再回到那样的生活。

多年挚友也被派来了,索性,她没有拿着责任和亲情绑架我,只是,沉默。

十三

“风不是蓝色的,但是,他被风吹起的衣角是蓝色的。”

沉默中,我终于开口。

“他是谁?”

好友忘了,那个我曾经常提起的他,可我没忘。

“我梦里的少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