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四十五章) 两难

字数 2620阅读 386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众人手忙脚乱的把赵瑾俞抬进了屋子里,场面一时杂乱不堪,烟雨识得大体,把他们都赶了出去,临走时只留给我一个信任的眼神。

待人群散了,我终于得近了赵瑾俞的身,他周身黑紫,眼窝深陷,连指甲都泛着乌色。

张寿说得没错,柳叶桃和毒木箭两种毒加在一起,性极威猛,连我也没有把握救得了他。只能先封住他周身的穴道,减缓毒素侵入他心脉的速度,然后以灵力将其逼出。

半个时辰后,我发现这一切都只是杯水车薪,他的耳朵和双瞳开始流血,整个人狰狞的消瘦着。

没有别的法子了,只剩下以命换命这一条路。

以我十年,换他一日。

我手上结了印,口中默念咒言,发丝微扬,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渐渐涌上来,聚到了额上。

我闭上双眼,额头越来越烫,烫到灼热之时,忽然出现了另一股清明的力量,迫使我冷静下来。

我睁开眼一看,面前之人有一张英气逼人的面孔,依然穿着他最爱的蓝袍,依然束着他长长的乌发。

“…阿哥!”我忍不住轻呼出声,:“阿哥,你怎么在这儿?”

阿哥将他的手指从我额上拿下,那股清凉随之而逝,我的法术亦被迫终止。他静默不语,从衣袖间摸了一物什,伸到了我面前。

我低头一看,他的掌心里躺着一片皓白柔软的羽毛。

“这是…我的颈间羽?是阿丽娜去找过你?”

他浅浅点头:“你什么时候和蝶族的王女交了好?我派灵虫跟了你一路,多日不见,你的本事倒是见长。今日我若再不出面,还不知你要惹出怎样的事端。”

原来阿丽娜是蝶妖,还是王室之人,怪不得气质那般高洁……不行,现在不是想这些杂事的时候!

我晃了晃脑袋,把那些杂思放到一边,上前一步拉住了阿哥的手臂,故意带着些撒娇似的语气道:“阿哥,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救救人,小妹才疏学浅,还得仰望哥哥仙力。”

他不动声色的默默将我推开,望了一眼塌上昏迷之人,沉声道:“我正是为此而来。”

我心中一喜,正要再说,却见他神色凝重地看着我。

“此人,不能救。”

我一时愣在了原地:“…为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

“正因为他是风轩,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所以我才不能救。”不等我说完,阿哥打断了我,敛眉低语。

“……阿哥,我不明白。”

他似在斟酌言辞,之后正欲启口,忽然从屋外传来烟雨的声音:“阿持姑娘,发生什么事了吗?奴婢好像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

“阿持姑娘,奴婢进来了?”

阿哥淡淡看了屋门一眼:“此地说话不便,我们换个地方。”

说完他抬手兀自结印,一阵白光之后,我们便到了霞荫关城外不远的一个小山丘上。

夜色凝重,树影叠叠,周遭很静,然而人心却无法再静。

时间寸寸流逝,阿哥却始终一言不发,我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焦切,问道:“阿哥,你究竟为何不肯救他?到底该给句话,他真的耽搁不起了,他就要死了!”

阿哥轻叹一口气:“他此世阳寿已尽,轮回星转,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什么?这不可能!他明明那么年轻…”

“是,我也觉着不可能,这一世他本应是英名永存的名将,寿享花甲之福,却不知为何改了命数。”阿哥说完这一句,虽言语里未有挑明,然眼中却分外闪避,遮遮掩掩,似不敢看我。

我心中忽然掠过一丝清明:“阿哥…是…是不是又是我?我竟…竟然又害了他…”

阿哥闭上双眼,抿唇不语。

我的眼眶突然很是酸涩,然而落不下泪来,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每一次,每一次我与他在一起,最后都要沦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我只不过是想对他好,我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人,我错了吗?…我究竟,错在了哪里…

我低垂着首,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整个脑子有些昏沉,一眨眼,一张口,都感觉到未知的刺痛。

“我要救他。”

阿哥不敢置信的望着我,满目惊诧:“你疯了?此乃逆天之举!”

“逆天又如何,”我抬起头,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左右不过是一条性命,是我害了他,我要把欠他的都还给他。”

“啪——”

左脸传来火灼一般的疼痛,我一时思虑停滞,这是阿哥第一次打我,他大概是真的生气了吧。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他虽然对我严苛,然而从未对我动过手,纵是闯了再大的祸,也不过嘴上骂我几句,然后默默替我收拾一个又一个烂摊子。我突然想起那日在雪洞之中,赵瑾俞曾说,有些人对你严苛,是因为对你寄与希翼。而今,我大约是真正让阿哥失望了。

“好一句左右不过一条性命,”他字字含怒,右手不由自主的颤抖“青持,你为了一己私愿,宁去逆天。你真当你这条命是你自己的?你将父母养育之恩,兄姐照顾之情,都置于何地?是,你今日拼尽全力,或许能救下他,或许还能与他缠绵相守几年,可擅改仙神命寿,乃是诛族之罪,你仔细拿捏拿捏,是不是当真要全族人的生死去交换你的一时私心?”

眼泪终于落下,我死死咬着唇,不让哭声从嘴里泄露出来。

阿哥又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温和地抚着我的背,宽慰道:“好了,别哭了,你想开一些。他是仙主,又不会真的灭了他的魂魄,不过是此世完结,彼世开启,你还有很多时间。”

我的泪却掉得愈发的狠:“可是阿哥,下一世,他又会忘记我了,那些过往又只有我一个人记得了。下一世,阿持对他来讲,仍只是一个无关的人。这样的事,真的好寂寞。”

抚在我背上的手愣了一楞,接着缓缓的离开,带着三分怜惜,七分坚决

“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说完最后一句,他幻出了神行,乘风离去。

周遭于是只剩刺骨的暗。




妹控青歌の小剧场:

1

南海仙人:青歌!你那妹子不好好修习,又跑去摸鱼耍滑!你就说怎么办吧!这徒弟本仙人不想要了!

青歌:师父息怒。弟子这就把她抓去雪山里受几天。

青持:阿哥…我快冻死了…嘤嘤嘤…你好狠的心…

青歌:(目不斜视)冻死活该。

2

某冤魂:夭寿啊!俺不过是一介小兵,打仗只为图点钱财,为啥命这么苦会碰上雪女发怒啊!

勾魂使:(疑惑)雪女?莫非凡间有雪妖害人性命?

青歌:(微笑)地使大人辛苦,天庭特特派我来处理此事。

勾魂使:哎呦,今儿是什么风把仙君您吹到这儿来啦?如此小事怎好劳您亲自动手,不过是几个冤魂胡言乱语,我这就把他们全送去投胎!

青歌:(微笑)有劳地使大人。

青持:阿哥…你竟然不允许我和爱的人在一起…嘤嘤嘤…你好狠的心…

青歌:呵呵。不再联系。

3

灵虫:主人主人,不好了!

青歌:(淡然执棋)何事。

灵虫:那个男人要死了!

青歌:(放下一颗黑子)这是好事。

灵虫:可是三小姐不让他死,她想以命续命!

青歌:(一盘棋子散落在地)

灵虫:(小心翼翼)主…主人,你,你还好吧?

青歌:(青筋爆涨)好得不能再好了!!!

青持:阿哥…你不但见死不救,还不准我救心爱之人…嘤嘤嘤…你的心实在是太狠了…

青歌:(强行咽下一口老血)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今天的小剧场大家还喜欢吗~喜欢的话别忘了点个赞哟~

啊哈,出小剧场全然是为了冲淡一下悲伤的情绪,下一章高虐,但是有福利→_→就是少儿不宜的那种福利噢(划掉)。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雁塔。 雁门关最高之所在,从这里可以眺望映雪湖,古战场,直至对面东径关的狼烟。战略要地,苍云军在这里部署了重兵把守...
  • 积累财富的一阶段,当然是以存钱为主。可是存钱是为了什么时候?是为了把它花得有价值。什么叫有价值? 比如如果每个月你...
  • 午夜里,舍友轻微的呼吸声舒缓有致,洗手间的水滴声规律有节奏,校外车辆的鸣笛声也没有了白天的聒噪•••然而,脑海...
  • 先说说背景,一线城市和热点二线城市房价经过去年一年的涨价,目前价位较高,各地政府从去年十月先后开始限购。某政协委员...
  • 1. 两列等高布局如果使用了两个CSS列,使用此种方式可以是两列的高度相同。 2. 检测浏览器 3. 返回顶部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