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我

之前看SK-II姜思达采访春夏的视频,姜思达问春夏:“我们为什么要成为一个特别的人呢。我们跟别人一样安安稳稳的不好吗。”

春夏毫不犹豫地答道:“当然不行了。”

“我就要这世界上有一束光是我为而打的,那是很重要的。我们不能左右的事情太多了,不管是被别人还是环境生活自然影响的。抛开这些,我能做的就只是一点点。我离开这一点点,我又是谁呢。茫茫宇宙中,你与他有什么区别,我与你又有什么区别呢。”


说完这段话的时候,春夏已经哽咽落泪了。

我看到的是一个如此倔强且有骨气的人,对这个世界所横行的所有“真理”的质疑,瞬间有了一种无以言说的感动。


我常喜欢把人和人之间的际遇、看待、热衷、毁损,都看作是我们用来顽抗这世界的抓手,这也是我试图开解自己的一种方式。真的不必去奢求理解,因为“理解”本身就是一个很乖戾的说辞。我们能做和能得到的,充其量也只是一种边缘化的同情。

所以当不被理解与认同,被贴上各色的标签时,真的不必去在意。


人们对“怪人”的定义太多了。

男孩子化妆是怪人,女孩子留短发是怪人。不婚是怪人,丁克也是怪人。你不合群是怪人,合了群不顺着人意你还是怪人。你没心没肺的豁然是怪人,你小情绪多偶尔敏感还是怪人。

似乎我们终其一生都活在尽量避开“怪人”称号的踩雷游戏中。


可是凭什么呢。

作为一个独立且有思考能力的个体,为什么非要靠趋同来证明存在的合理性。我们饮食,穿衣,谈感情,论日常。这些是再平淡不过的事。如果能在此基础上,加入属且仅属于自己的符号,又怎怕被人称怪呢。

哪怕不完美,哪怕被诟病。但那就是我们最真切的自己啊。

所以每每想起已故的金庸老先生的那句:“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都会觉得心潮澎湃。


风物辽阔,日月有期。他们有他们的热闹田地,我自有我的快乐旨趣。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