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的痛楚,终究躲不过

这么危言耸听的标题,说的不是别人,是指我自己。

我自己生第一胎如此顺利、简单,甚至乎疼痛不算厉害。就飘飘然以为第二胎是“粘贴-复制”。没想到,到我生第二胎时,以前未认真体会的生孩子之痛,这一次全部还回来。

这种体验,终生难忘。趁现在尚有记忆,好好记录下来。

(一)

第一次生孩子是三年多前。那时还是个穿着球鞋、蹦蹦跳跳的小医生,直到预产期前一天还在按部就班地上班。

到了预产期那天早上,按往常一样起床、刷牙、洗脸。就在卫生间里,突然感到下体一股暖流流出,我很淡定地知道,哦,破羊水了。就叫丈夫准备拎包去医院待产,顺便发个短信给科室领导告知今天要请假。我俩就像往常丈夫送我上班一样走去医院,只是那天我不再回自己科室、而是去了产科住院部。去到产科办好住院手续恰好早上八点,差点我都想跟她们一起早晨交班、上班。

也许那是我第一次当住院病人,也是第一次生孩子,感觉异常兴奋,差点忘记宫缩阵痛的存在。被领去待产病区病床休息,我开始有假宫缩,想着第一胎要达到宫口开至三指没那么快,连管床医生都预测最快下午才可能进产房,就乐悠悠地躺在病床上看电视。结果就被我妈给训了一顿,并监督我赶紧吃一顿热饭、生怕没时间。到了十点半,管床护士过来巡房,那时我已经有真宫缩,就安排我做一次妇检,没想到宫口已经开至三指、宫颈软化。护士就催促我进产房。一听到可以进产房大干一场,我兴奋得赶紧吃多两口饭就进产房,至于红牛、零食就没带进去。

进了产房,被安排一张病床休息,告知要数宫缩、定时检查宫口。我躺在那里觉得无聊,就观察左右两边的产妇。有的随着宫缩惨叫,有的下床扶床边走动,其中一个是高危产妇、上着心电监护和吸氧。我慢慢感觉到宫缩频繁、疼痛加强,但尚且能忍受,就左侧卧位休息、没喊痛。护士看我是新进来的初产妇,就没安排宫口检查,只是叮嘱我感觉宫缩加剧忍受不了就让她们检查。大约进产房一个小时,宫缩至两三分钟一次时,我痛得开始忍受不住,就呼叫护士检查。没想到,这时宫口开全。护士就急匆匆将我转移至产床,做好消毒等准备,准备接生。

躺在产床,待护士给我吸上氧气、静脉输液后,就开始要配合宫缩用力。这时宫缩大约一分钟一次,疼痛是挺厉害的,但是能忍受。唯独不能忍受的居然是腰痛。接生的助产士带着一位实习生,一边操作一边讲解,并叮嘱我宫缩间期深呼吸、宫缩时用力。几轮宫缩下来,宫缩痛我能忍,但是腰痛得感觉快要断开两截。我已经无心情去体会分娩那种兴奋、喜悦,心里只是想尽快结束分娩,要不然我的腰真的要断开两段。助产士本来想示教顺产接生的种种动作,没想到我一用力整个胎儿就蹦出来、连脐带都断了。助产士埋怨我用力过猛,致使一次美好的示教机会就这样没了,可我心里终于舒爽,因为不用再忍受比宫缩还要痛的腰痛了,那种感觉宛如身处天堂。之后胎盘娩出、会阴侧切处缝针等,都不觉得痛,因为已经顺利生出一健康女宝宝,最重要是再也不用忍受腰痛。

后来的住院环节都比较顺利,毕竟是顺产,产后身体恢复也好顺利。

(二)

怀上第二胎时,距离上一胎已经三年。心想第二胎顺产的话,应该比第一次要容易得多吧。

理论上应该是这样。可实际呢?我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二胎的预产期是十一月十七号。十一月份恰好是节日的聚集地,双十一结婚纪念日,双十一网购节,感恩节(11-24),黑色星期五(11-25)。我想,若是宝宝早于预产期出生也好,最好是双十一那一天,以后结婚纪念日和孩子生日一起过;若是恰好预产期那天出生也好,就跟第一胎一样成为“Standard Baby”;实在要超预产期的话,最多就超一周就好了,恰好感恩节出生也不赖,再晚的话妈妈就无比担心胎儿宫内缺氧了、得找医生动刀了。

进入十一月份,产检医生告诫我,二胎往往会早于预产期,随时做好要生产的准备。可是,我待在家中,日子一天天过去,从双十一熬到预产期那天,仍未见任何临产征兆,产检未见异常。我继续等,偶尔有些假宫缩,丈夫焦虑得不行,整天催促我要不直接住院待产。我深知这样跑去医院肯定被打道回府、肯定不会收住院,唯有继续在家等候,并联系了产科的同事,一旦超过预产期一周仍未作动就乖乖住院。

在家等待那段日子是最焦心,从来没有像那个时候那样,是那么地渴望宫缩疼痛。可是宝宝就是赖在肚子里,每天胎动良好,就是不让妈妈痛。

等到超预产期第六天,也即是感恩节的前一天的上午,我突然感到腹痛。认真一看,大约五分钟一次、一次持续半分钟,改变体位、休息后不缓解,符合临产宫缩的表现。我好开心,为了避免“食炸糊”(粤语,以为成功实际上是假的),就默默地观察一个多小时。初步确认是宫缩痛,我就急呼先生回家,带着大宝、提着大包小包直奔产科住院部。去到医院时恰好是中午十二点,中午只有一位值班医生。在等候医生检查的过程中,原先珍贵的“宫缩痛”慢慢减弱,变成十分钟一次、疼痛好似没那么厉害。值班医生检查宫口才开了一指、宫颈很硬,看着我一点都不痛苦的表情,觉得我不像是临产宫缩,若不是看在我拜托了另一位产科医生份上都不太愿意收住院。后来证实这位值班医生的想法是正确的,的确没达到临产收住院指证,但考虑我已经超预产期快一周、而且是二胎,就放宽指证收住院。这也造就后面意想不到的“三天三夜”。

住进病房后,我就开始期待这次分娩之旅。同病房有一位等待下午剖腹产手术的妈妈,一位即将到预产期但宫颈平齐开一指的二胎妈妈。吃过午饭后,我就躺下来睡觉、认真地数宫缩。可是,感觉阵痛时强时弱,不太像临产宫缩。想着我第一胎疼痛不厉害都很快宫口全开,这次应该疼痛更加不明显吧。下午护士过来检查,同房间的那位二胎妈妈宫口开三指、直接拉去产房,而我只有勉勉强强的二指、而且还是宫颈管没消失。只好继续回病床等。

那位二胎妈妈迁走了,旁边那位剖宫产妈妈也换床位,一下子病房就剩我和先生两人。那天晚上大降温,冷冷清清,丈夫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靠墙睡觉,我一人扶着肚子不停地走来走去,希望促进宫缩、早日进产房。想着第二天是感恩节,要是孩子那天出生也不赖。

第二天清晨,阵痛仍旧是时强时弱。心想都在医院熬了一个晚上了、应该宫颈有进展了吧,就去找值班护士检查。结果令人沮丧,一个晚上没有任何进展,还是开两指、宫颈管未消全。

早上管床医生过来查房,鼓励我今天去爬楼梯,暂时不需要任何用药治疗。于是乎,住院的第二天,除了吃饭、睡觉,我就不停去跑楼梯、逛走廊。同房间新近两位妈妈,都进院不到半天时间进产房,最晚进院的那位一下子就生了。看见别人如此轻松,我都不好意思讲我是二胎的,都尽量不待病房、走去跑楼梯。

这一天阵痛加强,但还是能忍受,至少从医护人员看来我“不像是很痛”。每当疼痛很像“真宫缩”时,我都乐呵呵地跑去找护士检查。可一检查,还是仅开二指。那种感觉,就像自己下了苦功、信心满满去考试,结果却是令人沮丧的不及格。经历了入院四、五次检查后,我都对自己没信心,每次疑似宫缩加强或是疼痛明显加重时,我都不敢去检查,至少熬上一个小时再去,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回。

那天晚上,之前拜托的熟人医生过来查房,评估一下认为宫缩不规则、建议用杜冷丁。人家考虑我也是懂行的,住院至今都没用过任何药物,连用杜冷丁都要认真咨询我意见。我一想到可能抑制胎儿呼吸,就不敢贸贸然使用。心想大不了再痛一个晚上吧,都熬了快两天,宫颈也该差不多成熟、有进展吧。于是拒绝人家的建议,继续保守、观察。

感恩节这一天,也即是住院第二天,肚子的宝宝仍然不肯出来,又一个美好节日溜走。

到了第三天,管床医生一早来查房,发现我仍没任何进展。那时我已经不知检查了多少次,宫口仍是二指、胎监正常。我都苦笑说不用看了,今天再等等吧。管床医生考虑是否使用催产素,于是亲自给我检查,发现宫口虽然还是开二指、但明显软化。管床医生比我还兴奋,告之我的宫缩还是有效的、还是不用催产素。

我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郁闷,还是没有医学指证去干预,更不要说剖腹产。虽然我自己明白这些道理,可是如何跟家里人解释,超预产期一周多,住院不打针、不手术,等到啥时候呀?郁闷、焦虑、压力涌上心头。还是假装乐观没事吧,尽量不让家人来探望,可心事只有自己和丈夫知道。

这一天,我又是在病房、走廊、楼梯等处出没。除了定时胎心检查,以及胎监、妇检,我住院的治疗就是默默地等待宫缩加强。

有一个白天过去,宫缩似乎加强了。经过三天多的疼痛,我已经不能分辨到底什么是“痛得厉害”,不能分辨什么事宫缩间歇期的不疼痛。到了这天下午,护士忍不住都拉我去检查,一看说是勉强开三指,但是请产房资深助产士检查认为还没资格进产房。我好像一直排名倒数的小学生,都不指望突然哪次检查成绩及格。只好再乖乖地回病房等待。

躺在住院病床的第三个夜晚,我悄悄跟之前拜托的熟人医生私信,探讨病情。人家还是建议用杜冷丁调节宫缩,这下我已经无所谓了,只好听专业意见,若是经杜冷丁调节无效这下就有指证手术干预。虽然我一直努力想避免手术,但是经过三天住院的心理煎熬,肉体的疼痛已经不算什么了,能尽快卸下心理负担比什么都重要。

很快,值班护士来执行肌注杜冷丁。于是乎,随着阵痛减弱,我昏昏沉沉地睡过去。到了凌晨三点,突然间宫缩疼痛致醒。这次疼痛真的有点难以忍受,但想着我之前那么多次“食炸糊”,还是等等看吧。

等了一个多小时,感觉不到五分钟一次、一次持续差不多一分钟。我唤醒丈夫,告诉他这下应该真宫缩。丈夫好紧张,说要不要去找医生检查。我说,还是等等看吧,反正这下我有点饿,先给我吃点东西。

才吃了一块巧克力,就感觉便意涌上,宫缩痛缩小至三分钟一次。一般临产时便意感提示胎儿进一步进入产道、分娩即将来临。可我仍不自信,努力排便不成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找值班护士检查。这下检查终于是达到宫口开三指、宫颈管消失,终于有资格进产房了。这时候的我,宫缩疼痛越来越厉害,终于感觉到什么是“痛得无法忍受”,连走路都是扶墙走。疼痛已占据我的心思,都忘了自己如何艰辛走到这一步,来不及兴奋,来不及喝上口水或吃点东西,我就被送进产房。

刚进产房的孕妇,本来是先去休息区等候的。可我这个多次宫颈指检不及格的“差生”,早就“名声在外”,连产房护士都不太相信我的宫颈管条件达到合格线。就再次安排检查。可刚好这阵子,产房比较忙,护士就让我在旁站着等候。才这么十来分钟时间,宫缩越发密集,疼痛难忍,只有在宫缩间隙我才能跟别人说上几句话。助产士看我是二胎的,怕宫口开得很快,直接安排我上产床检查。一检查发现宫口全开,我就直接留在那张产床。

助产士才刚做好打针、刮毛备皮等准备,我感觉已经疼痛得不行、轻轻叫了一声。助产士问了句,是不是想拉大便的感觉。我点头示意,助产士立马加快速度铺巾、准备器械接生,并叮嘱我随宫缩用力。这次宫缩疼痛特别特别厉害,简直无法忍受。我试着遵助产士的教导去用力,可是宫缩一来非常痛,终于忍不住惨叫起来。这下的努力,让胎头出来了、但躯干仍卡在产道,我明显感觉到一个坚硬的肉团卡在我的下体。助产士都没来得理我张口惨叫,一直批评我双腿张不开、把胎儿卡在产道。这时候的我,已经快痛晕了,一心想尽快将胎儿娩出。于是再次随宫缩发力。随着一声惨叫,下面一股暖流流出、那团坚硬肉团没再卡住,胎儿的啼哭声响起。

我松了口气。终于明白分娩是“十级痛”。躺在产床、看着惨白的天花板,感慨怀孕分娩是多么辛苦,再也不想生孩子了。

我沉浸在成功娩出胎儿的解脱中,都没来得及去打听孩子的性别。后来助产士抱来孩子给我看,我认真看它的脸色和手脚,还好,大体正常、四肢无明显畸形。哦,对了,这是个男孩。

之后胎盘娩出顺利,出血不多。助产士告诉我,会阴有撕裂,需要缝合。怪不得我分娩时感觉自己像没打麻药被切一刀。等缝合时,有几针缝合处麻药不够、有点疼,我都懒得跟助产士说。因为比起生孩子的痛,这种没打麻药的缝合真的不算什么。

等我顺利离开产房、回到病房,丈夫就问我,刚才我生孩子时产房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产妇。我想了想,的确是。丈夫这下笑道,那时产房外连他在内就三个爸爸,另外两个在我进去以前妻子已经生了,等我进去没多久就听到惨叫,接着就是婴儿哭声。丈夫心想,惨叫那个人肯定是我。我生孩子时是清晨六时,整个病房走廊都好安静。我问,那惨叫很吓人么、那岂不是很丢人。丈夫笑道,是。想想能够解脱这样的痛苦,丢脸又不在话下。

我以为这次艰辛的感受生孩子痛楚的旅程就此结束。没想到,产后哺乳也是会痛。每当喂上孩子两口奶,就宫缩来临。那种痛的程度,跟真正临产时的宫缩痛一样。我后来查了资料,这种叫哺乳宫缩痛,见于非第一胎的产妇,由于第一次生产子宫肌肉过度撕拉伸,第二次分娩或产后需要更多的催产素刺激,所以哺乳时体内分泌的催产素会引起宫缩疼痛。可是,科学的解释并不能缓解我每一次哺乳时的腹痛,每次看到孩子哭了要找奶吃,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奔过。只好心里安慰自己,这样的宫缩痛一般持续一周、最多不超过两周,熬一熬就过去了。就这样,我真的又熬了近两周的宫缩痛,期间乳头皲裂疼痛已经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终究要感激,毕竟孩子平安降临,没有发生产科并发症,算是幸运。

一直心里侥幸,以为二胎比一胎更轻松。不过,难得体会了一遍生孩子的各种痛楚,包括分娩十级痛,无麻药的会阴缝合痛,产后哺乳宫缩痛,还有孩子咬乳头的各种痛,这样十月怀胎、不枉此行。

以后还想生孩子么?人啊,都是有了新伤疤就会忘了痛。刚生完孩子还躺在病床时,就千万个不愿意生,差点后悔生孩子。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那种痛好像又忘得差不多。当妈就是不停地升级打怪兽,随着孩子降临,考验一个接一个,这点痛又算什么呢?!

�����M�ݸ���o�H������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