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是不会丢掉的

那个夏天,我们的笑声就像夏天的蝉声一样,飘荡在天空中。

初中有个女同学,她叫lin,是我的班长,她长得高高瘦瘦,老是扎着马尾,显得更瘦。她很黑,我们经常拿她长得黑这个特征开玩笑,但是她一点都不介意,也和我们一起嬉闹。身为班长,她很严格,身为朋友,她很nice。

有一天,lin和我说,她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去世了,当时我还没小,我不知道家人去世是什么感受,我问了一句,那你现在还放不下吗?她说,当时自己太小了,我对这件事很模糊,我只是对没有妈妈这件事,而耿耿于怀。

当时我就决定我一定要好好对这个班长,她那么好人,一定要有人疼才行。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说,以后请你的班长多来我们家玩、吃饭,原来这个小孩这么可怜。

可怜,当时我从妈妈那里听到可怜这个词,有点看不起我自己。我们怎么可以说别人可怜呢,朋友之间不应该说可怜的,靠同情得来的友谊会不长久的。

以后凡是下雨天,lin都会来我家吃午饭,因为我家离学校很近,但lin的家很远。下雨天回家很不安全。lin来的我家次数多了,我爸爸妈妈也知道lin,所以每次lin来找我,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去玩了。

当时初中升高中,我们约好了要考同一个高中。谁知,中考过后,lin告诉我她要去深圳打工。我问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上高中吗?你怎么不打算读书了。

lin说,她家来了个后妈,她不喜欢在家的感觉了,而且家里哥哥姐姐都已经去外地上大学,就只剩下自己和弟弟两人面对,那还不如跟着姐姐去打工。

当时我体不会到她的心情,我从小就出生在幸福的小康家庭,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也是要什么有什么,家人很恩爱。我不知道怎么劝她,我以我们的约定来威胁她不要去打工,我以为她就会听我的话,留下来乖乖上学。

但是,她还是去深圳打工了。

而我就和往常一样去上学。

两个人开始分路扬镳了。读高中的时候,lin有回老家。她工作之后,变得很成熟,花钱很大方,什么都是请我们的,不让我们出钱。当时我觉得lin的选择是正确的,去打工是正确的,读书好像没什么用。

接着我上大学了,lin还是继续打工。有一天接到lin的电话,说她要去考成人本科,不然就跟不上我们了。我开玩笑说,是啊,找工作还要看学历的门槛。

在大学的寒假里,我回一趟家。妈妈说,你的那个初中同学很厉害哦,这些年自己赚的钱,已经给家里买了一套商品房了,我什么时候等你给妈妈买一套房子啊。

原来lin很努力,一直都很努力地工作,还不忘记了学习,还给家里买了一套房子。很久没有和lin联系了,点开lin的头像,发现对方正在输入中......

她发了一条微信过来:我回老家了,要不出来聚一聚?

我立即回了一个字: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