刨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吃力地把“以前”这根木头推动,

沸腾的木头,

成了一朵花,一张网,

孱弱不堪的网。

我明白着糊涂着又明白着我的,

活着的死去的又活着的生活。

木片不薄,看透太阳。

我看不见没有遮拦的眼前。

远方徒劳地消散,

墨斗打出未来的黑线。

我如一只木驴,

奔跑着释放发条的力量,

我没有心脏。

墨斗的线不直,

我又用铅笔画了一道,

刨花又起 刨花又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