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未成年》 82岁也要未成年

你有没有把自己弄丢过?有没有感觉被全世界抛弃过?

有没有人终于出现,微笑着伸出手,笃定地牵起你:“来,跟我走。”

那个人会摸着你的头发,给你一个坚定的拥抱,柔声道:“别怕,最孤独的时候,也是你离梦想最近的时候。别停下脚步,所有人都不相信你又怎样?我会一直陪着你。”

那个人,就是你自己。

你有没有把TA找回来过?


这就是我看完《28岁未成年》最大的感触,包着穿越外衣的一碗好鸡汤,我先干为敬。张末比我想象的厉害,大刀阔斧地改,却比原著小说更加有型。

故事很容易理解,在这个穿越盛行的时代,小说家们也是绞尽了脑汁玩出新花样。于是这一次,不穿到别人身上了,自己穿自己,28岁的大凉夏在吃过巧克力后,17岁的小凉夏便穿过来了,一颗巧克力时效五小时。

28岁的凉夏,男友茅亮,相恋十年,梦想是嫁给茅亮。魂穿当天,刚刚逼婚未遂,惨遭分手,一时失控忘了要减肥,拼命往嘴里塞巧克力,让小凉夏附了身。

17岁的凉夏,大房花泽类,二房道明寺。梦想是成为画家,拿奖拿到手软,开画展开到虚脱。魂穿当天,在地铁上对严岩一见倾心。

其实这个电影最触动我的地方,并不是感情线,而是凉夏本身。从一开始完全将画笔封在暗处,一心投在茅亮身上。到后来尝试着重新拿起笔,也是为了挽回茅亮。再到最后,她终于无需再靠17岁的自己魂穿也能作出一幅画。她笑了,我也笑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都曾丢弃过自己心爱的东西:童年时,可能是一只每晚伴着你入睡的小熊;少年时,可能是一个牵着你走过学校操场的青梅或竹马;成年后,可能是年少轻狂时曾经夸下过的海口,我的梦想-成为画家,成为科学家,成为美食家,成为旅行家......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作家。我曾经没心没肺地跟每一个问我的人这么说过。到后来再有人问起时,我不敢再说,只在心里默默地念。再后来,连心都不愿去念它。


茅亮跟凉夏分手的时候,两人分坐对桌,他西装笔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施舍道:“我知道你不愿意去工作,我也不想让你生活中有任何负担,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尽可能满足你。”

“你说谁不愿意工作?!是你妨碍我画画的,是你让我没办法去法国留学的。”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一些往事,他问我:“叶蔓,我找到了我的灯塔,你的灯塔呢?难道一辈子当一个老师?”

“当老师怎么了?你看不起老师?”

“我不觉得老师这个事业值得用一生去追求,而且我知道,你真正的灯塔并不是老师。”

“就算不是,可我尊重它。”

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们俩之间的裂痕已经无法修复。可能是压抑了太久,可能是他脸上被梦想点亮的光芒刺痛了我,那句话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生疏到不可思议:

“我想当一个作家。”

他依旧像往常一样,开始帮我剖析起利弊,生怕我长不大。

“叶蔓,你现实点,你现在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作家梦从那一天起开始复苏,却不是一场美梦。那句话像魔咒一样,出现在每天晚上的梦魇里,那么长的夜,那么清晰的话,循环往复:“叶蔓,你现实点,你现在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现实点,我什么事都可以学着现实。唯独这件事,现实不了。如果这就是现实,那它还真是个操蛋的东西。

可是我没有反驳他,都是事实。

我曾经好几次枯坐在电脑面前,尝试着开始,每次都是还没开始就结束。真的是枯坐,就像大凉夏死死抓着画笔僵坐在餐桌前那样。


“我能画。”

餐桌的对面,茅亮身边那个小助理朝气蓬勃,吃顿饭都逮着机会表现,拿着一堆画稿虚心求教。茅亮看着那堆画稿满眼都是欣赏,不停地一张一张翻阅。那是表示认同的眼神和动作,一点点摧毁着凉夏的自尊心。

所以她冷不丁地冒出了这句话:“我能画。”

满脸的委屈,眼睛里包藏了多少隐忍和不甘。连朝夕相处十年的茅亮都忘了,连跟自己相伴28年的凉夏都差点忘了,17岁的凉夏也曾像那个小助理一般,初出茅庐,却满脑子新鲜想法,幻想着未来成为一个大画家。

17岁的她也不会料到,几个月后碰到了茅亮,然后人生的第一志愿变成了做一个贤妻良母。她该是有多爱他,才会心甘情愿地把梦想都丢弃,站在一个男人的背后一站十年,不知不觉中失去了用笔记录下美好的能力。


最神奇的就是这个地方,人还是那个人,并没有被别人附身,偏偏就是画不出来了,就是少了一种很玄乎的东西,那玩意儿叫灵感。

我也尝过这种滋味,现在灵感喷发的时候一天也许能写大几千,不管是在公交车上还是在地铁上,不管用手机电脑还是用纸笔,在一切有可能的地方,用一切有可能的方式。可那段日子里,5个小时都不一定有500字。尽管有一整天连着一整天的时间给我,有舒适安静的创作环境给我,可是,脑子一片空白,写了删,删了写,最后还是删了。没有灵魂的文字,连自己都感动不了,又怎么感动别人,不如全删。

身体里那个年轻的我好像睡着了,很久很久没有醒来。一直到我无意间翻到自己年少时写的日记本。如果不翻日记本的话,真的会以为自己从出生就是这样的啊,什么都选择现实点的方式,工作看工资,恋爱看家境,交友看利益......终于一步步活成了所谓的“成熟”的人,却发现自己丢失了最宝贵的情感。

活该自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巴金先生曾经说过,我之所以写作,不是因为我有才华,而是因为我有情感。

当然巴金两者皆有,以才华来抒发情感,可谓是极致幸福之事。而只拥有其一,也已是人生一大幸事。


所以我真的很感谢十几岁的叶蔓写了那本日记。它像电影中那盒巧克力,仿佛有一种能让时光倒流的能力。十几岁的她写下的话还很稚嫩,却很真诚。她带着我重新去体验了一遍喜欢最初的模样,那个时候的喜欢真的只是喜欢,不谈年龄,不谈收入,不谈房车,不谈除了那个人本身之外的种种,只看…… 长相。单纯到光看着照片就可以傻乐一天,编辑一条短信都正襟危坐得比写高考作文还谨慎,收到回信的那一霎那简直能蹦到天上去。

那种感觉近十来年再未拥有过:邂逅时,如身处春之暮野,眼眸流转,黯然心动;崇拜时,如服下最烈的毒,无药可解,亦不想解。只低头静静努力,换他青眼有加的笑眸。若君一笑,山高水长,舟车劳顿,亦心感温暖。

这样为了一个人而大起大落的心情,让我忍不住想骂她笨蛋。可是我羡慕这个笨蛋,那是现在的我多么的努力都换不回来的勇气和初心。

时间真的很奇妙不是么?有的时候也不需要经历什么特别惊天动地的故事,可是二十几岁的你看起来和十几岁的时候却不一样了。

17岁的小凉夏喜欢机车男严岩,大凉夏抨击他“奶声奶气”;28岁的大凉夏钟情西装男茅亮,小凉夏冷哼一声,他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装腔作势”。

小凉夏爱穿帆布鞋,爱看哈利波特,爱追《一起去看流星雨》,爱坐在严岩的摩托车后座极速漂移,到达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看最美的夜景和星空。

大凉夏爱穿高跟鞋,爱研究烹饪技术,爱在茅亮每天起床前准备好香喷喷的早餐和香喷喷的自己,然后用迷妹一般的眼神望着他,心中叹上一句:连起床都那么帅。


但是其实她们又一样:

她会为了“奶声奶气”的严岩绞尽脑汁搜寻穿越巧克力,好让自己在2016年多争取到一些时间,陪他一起去爬高楼,一起去骑摩托车,一起去露营,一起去干好多好多的事情。她每次只能待五个小时,给不了他想要的陪伴,最浪漫的初遇也只不过换了分手的结局。她便疯了一般地扑进他的怀里,边哭边脱着衣服,“我现在就给你,我全都给你!”

而她会为了“装腔作势”的茅亮把所有零食都锁进保险柜里,严格控制体重,每天都把自己调试到最美的状态。分手后重遇,怔了半天还是控制不住扑到他怀里,哭得连话都说不利索:“我们能不能…不分手…”抱着他像抱着早已融入自己身体中的唯一,真的分开了,那是会撕扯到血肉的一种疼。


我想严岩和茅亮大概是脑子坏掉了,这么可爱的女人,你们不要我可要了

虽然表面看起来:一个成熟,一个任性;一个优雅,一个阳光;一个贤惠,一个潇洒。可她还是她,时间也并没有那么大的威力,碰到最爱的人,还是会束手无策,还是会飞蛾扑火,还是会不顾一切。还是那个一碰到感情就不可救药听不进劝的傻子。既然劝说不了,大凉夏只能以小凉夏的身份泼了严岩一整杯水,帮她出了一口气。小凉夏在2016年这个陌生的世界,只有两样东西可以抓在手心,一个是画笔,一个是严岩,所以她用最心爱的画笔画下了最亲爱的人。最后这个世界却比初来时还要陌生,笔下的画也成了流着泪的女孩。醒来后的大凉夏凝望着画中的眼泪,眼神渐渐变得和画中人一样,她感受得到她的悲伤。

而小凉夏则把那张“告白CD”扔给茅亮,让他好好看看自己十年前夸下过什么承诺,什么一年不够,五年不够,十年之后我们结婚,生很多很多孩子。结果在十年之后,他说出的台词变成了我们分手吧。分手的理由很好笑,害怕下一个十年和这一个十年一样,一成不变。希望复合的原因更好笑,在一起太久,所以慢慢习惯她的好,也就看不见她的好,是他不懂珍惜。


如果一段感情要靠新鲜感才能维系下去,那是不是要在每一次习惯之后就换下一个?为什么要选择无数个未知的人一起去做同样的事情,而不选择一个已知的人一起去体验未知的人生。

我宁愿在一个人身上撞到头破血流,磨平所有的棱角,也不愿经历过那么多人,然后再出师成为“情圣”。

所以我很喜欢张智霖说的一段话:“我和她在逛街的时候,脑海里经常会出现一个画面,就是剩下我一个人在走。即使是牵着她的手,我也会突然觉得只剩下自己一人。必定会有一天,是我独自行走,或是她独自行走。既然今天能够牵着对方的手走,为什么还要有那么多的不满,这个如此不稳定的状态,你能够在这一刻拥有着,就该好好珍惜。回想最初,你和你老婆刚在一起的时候,不也是觉得她很美吗?很甜蜜嘛。那不如把那种感觉一直记在脑里,用不同的方法去牢牢记住,例如把你老婆的来电照片,换成你们俩初相识的十八岁。”

那么多星座说都黑处女座,但是这样的完美主义真的挺可爱,不轻易爱上,也不轻易放手。

对比起来,茅亮分手和复合的理由,显得尤其……渣。(虽然我是华哥粉,但是不能否定这个渣人设)

凉夏在车后座安静地听他说完一切,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其实很多时候,都不是你的问题。只是我,不想再站在你身后,等待你转身了。”


曾经你是我的灯塔,你的梦想是成为成功人士叱咤风云,而我的梦想非常简单,成为茅亮的妻子,洗手作羹汤。你的光芒盖过我曾那么热爱的画笔,是我对你的爱让自己放弃了所有。没有人逼我,也没有人逼得了我。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怨不得任何人,是我自己乐意。可是现在,我不乐意了,因为你不值得我这样。

凉夏推开车门融入夜色中的那个背影,很帅。虽然形单影只,却一点也不觉孤独。

毕竟这世上有一个人始终不会离开她,那个最懂她的,最疼她的,最想帮她的,17岁的小凉夏。

大凉夏,尽管飞扬地去吧,我从不曾真的离开,因为我一直在你心里。

28岁未成年,到了82岁,也未成年,你说好不好?




最后附上我的新晋男神张智霖在某节目上临场作出来的一首诗,供大家欣赏。每个恋爱中的人都是柏拉图啊,想着老婆写出来的诗,分外的打动人心。

亲爱的,如果爱真的能在一个节目上,简简单单地写封情书,就能把多年的感情一倾如注,那世事都会变得简单许多许多;

亲爱的,如果爱真的能凭三言两语,又或是呼天抢地地说我爱你,就能证明痴心一片的话,那这种方式的爱,我们都不懂;

那我们的爱是什么呢?是日与夜之中,是温馨与吵架之中,是玩乐与生病之中,是迷失与成功之中,是孕育与逝去之中,爱是生与死之中;

所以,如果真要我写一封情书给你的话,我会用一生去写;而你,也请花一世去细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