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

Part

1

我很喜欢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上车的时候,不管人多人少,我都爱往里钻。虽然飞机比火车方便,但只有在火车站你才能感受到大多数人的真实生活。公交车也一样。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或者说很自卑的人。如果去一个高档餐厅吃饭,我会坐立难安,但坐在街边的苍蝇馆子,我能变成那个扯着嗓子侃大山的人。所以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 ,我会感觉很放松,很有安全感。

Part

2

公交车上我总能亲眼看到很多人们常说的现象,比如两个人为了让座而争执不下。

相比于媒体爱报道的为了座位大爷大妈和年轻人打起来的新闻,更多的情况是长辈心疼晚辈所以迟迟不愿坐下,而年轻的我们总是乐意让座的——只是这种没有冲突的事情上不了新闻。

有冲突的事情我也是遇到过的,比如两个大妈在车上,因为司机开车不稳,摇晃之中一人抓了另一人的头发,两个人便吵了一路。还有要下车但坐过了站,便一直骂司机不开门的老大爷。

Part

3

经常刚到公交车站,要乘的公交车却正准备离去,如果是自己独自一人招手喊师傅,给我开门的可能与司机刚好没听见径直离去的可能,一半一半。但若是有一堆人或者一位美女在一旁加持,那开门的机会就大得多了。

作为行人,最烦的就是开车的,可开车的时候最烦的也变成了贸然走上公路的行人。作为乘客的时候心态就要平和的多了,但还有一种人,经常让司机头疼——开电瓶车的朋友。

要不是电瓶车被偷了估计我也会成为他们的一员。

穿梭于人群和车流之中,不受机动车规则的限制,见缝就钻,明明也不是那么赶时间,车速也快不到哪里去,但就是要和机动车抢道,仿佛自己驾驶的不是一辆电瓶车而是ae86,正在秋名山上演着生死时速。

Part

4

下了公交,马不停蹄的上了地铁,我又往车厢连接处钻,因为这里不会被挤得太惨。地铁里的众生相比公交车有过之而无不及

早高峰的地铁车厢,会看到还在记单词的英语老师,写报告的HR

还有几位爱早起的大爷,和很多上班族一样,拿着地铁早报细细品读。

更多的则是盯着手机玩和闭着眼睛补瞌睡的我们。

一位婆婆在地铁里打电话,因为耳背,所以讲话声音不自觉的很大,没有人嫌她吵,只因谈话的内容让人心疼。听得出她是在和房屋中介通话。婆婆说她的老伴上了月走了,而她年纪也大了,自己手里也没什么财产,就有这么一套房子。她有3个孩子,老大混的还不错,她不担心。可老二老三过得很一般,自己走后,他们肯定会为了房子争执,不如把它卖了,用这钱去旅游,到时候剩下多少钱他们自己分。听着婆婆说这些话,只能感叹,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啊。

曾读过三毛一句话:“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当时我便告诉自己,我还年轻,我可以通过他们的故事,让自己认真的活。

人生百味,我不过才开了个头,但我会认真感受身边每一位人的生活,丰富自己的体验,让自己更精彩的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