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进:狂野坦桑尼亚(3/3)

96
万进随笔
2017.07.19 04:15* 字数 3042

❀ 万进 | 文、摄影

非洲,赤道,一望无垠大草原,广袤。
雄狮,角马,百万动物大迁徙,狂野。
在东非坦桑尼亚疯狂游走十余日,奔驰在塞伦盖蒂大草原,与百万野生动物亲密接触,登临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俯仰天地间,驾舟桑给巴尔岛,同海豚、海鸟一起遨游。
身临其境,远比观看那些充满张力的影像作品更令人血脉偾张。
通过本篇文字和照片,随作者万进感受这疯狂与痴迷吧。

(五)坦桑肖像

这里顺手采撷了几张当地的人物照,纪录坦桑的人文点滴。

◎ 贵妇人

候机厅里的一位贵妇人,体型过于发福了,但气质颇优雅,散发出另一种美感。

◎ 马赛帅哥

原以为人种只分为白色、黄色、黑色和棕色人种,黑人就是黑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非洲的马赛人绝对特色,不能不识。
路途中偶尔能见到一些“营养不良”的人,跟木乃伊似的,瘦高瘦高的。
他们就是马赛人(Maasai),有着独特的体型特征,是非洲最著名的游牧民族,一直坚守传统的生活方式,装束非常独特,整件衣服就是一块鲜艳的布围起来的,以耳坠孔越大越美,大到可垂肩。

马赛人遵循一夫多妻制,原始的住房由多个圆形锥顶茅屋组成,除了厨房等共用茅屋外,有几个独立的茅屋就表示这家男主人有几房妻子。
以游牧为生的马赛人,性格非常坚强,据说森林之王狮子都害怕马赛人,如果有哪只狮子胆敢吃了马赛人养的牛羊,他们会辨别狮子的足迹,追逐数百里地也要把这只狮子杀死。
而且他们不用猎枪,只用传统的弓箭和矛围杀狮子。

有些马赛人加入到旅游行业,成为招徕游客的非洲名片之一。
未经同意,马赛人一般不让游客拍照。
在桑岛沙滩上的这几个马赛人比较友善,主动摆好姿势让人拍照。

作者(左)和马赛人

◎ 亲密无间

银色沙滩上,夕阳下,一群白人孩子(游客)和当地的黑人小孩一起踢足球。

◎ 灵动

在塞伦盖蒂住的酒店餐厅里,邻桌正好有一对白人夫妇领养的黑人孩子,灵动可爱极了。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射进来,照在孩子的身上,色温柔和暖润。
万进禁不住想给这个孩子拍几张照片,白人夫妇见状微笑着把孩子抱到椅子上,让万进更好拍摄。

◎ 可怜可爱

在桑岛沙滩上,一个黑人孩子孤独地玩耍,我们上前想逗逗他,才发现这是个聋哑孩子,可爱又可怜。
同行的队友把刚买的椰子送给他吃。

(六)旅途志异

狂野非洲有着无法抵御的诱惑力,虽然只走了坦桑一个国家,也还经历了几多异闻趣事。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United Republic of Tanzania),1964年由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两个国家合并而成。
面积94.5万平方公里(约为中国1/10),人口4千万。
位于非洲东部,东临印度洋,北边挨着肯尼亚,离赤道线很近,邻国还有乌干达交、赞比亚、莫桑比克、卢旺达、刚果(金)等等。

首都多多玛,据称是1970年代在中国领导人劝说下设立的,到目前也只是个名义上的首都。
对游客而言,可以忽略它。

达累斯萨拉姆(Dar es Salaam,达市), 坦桑国最大城市,前首都,经济、文化中心,东非重要港口,面积约1600平方公里,人口600万。

达市基本是在坦桑旅行的枢纽站,也是非洲特产比较丰富的城市,比如有名的非洲木雕、“坦桑蓝”等。
坦桑蓝非常漂亮,严格意义上说不属于宝石,因为硬度达不到6.8,但因电影《泰坦尼克号》而声名鹊起,价格涨了很多,便宜的也要每克拉300美元。

万进去的时候,北京到坦桑国还没开通直航,可选择经阿联酋的迪拜或肯尼亚的内罗毕转机。

达累斯萨拉姆港晨曦

安全吗?Hakuna Matata

媒体里常报道,非洲干旱、饥饿、瘟疫、战乱等,但万进所看到的坦桑尼亚不是这样,不干旱、没饥饿,不战乱、没瘟疫。
一路走来,人与人之间友善和谐,没觉得有多么严重的社会治安问题。

东非自然环境保护很不错,没有过度开发,也就少有工业污染,野生动植物都是自然状态。
在条件稍好的宾馆和餐馆吃住,卫生状况总体过得去,可以说,“Hakuna Matata(哈酷哪,嘛嗒它)”。
这是当地口语,“没问题,别担心”的意思,被迪斯尼动画片《狮子王》一传播而广为人知,也成了我们旅途间的口头禅了。

虽然在赤道附近,与人们的想象恰恰不同,并不炎热,大部分地区平均气温21~25度,5月底至8月底是旱季,凉爽而干燥,是旅游旺季。

在坦桑国旅行不算困难,因与我国友好了很多年,在那里常常会有一种“熟悉”或“亲切”的感觉,住的酒店去的公共场所,可能就是中国援建的,少不了中国元素。
中餐馆也不少,如果去援外队家属开设的餐馆吃饭,完全就跟国内一个样了,口味当然地道了。

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

“自己的”小飞机

在大草原追逐野生动物,必须驾驶越野车,长距离或跨海快速移动还得靠飞机。

从达市到阿鲁沙、到桑岛,是“大飞机”——中型螺旋桨客机,能搭载大几十名乘客。
也有迷你螺旋桨飞机,连飞行员在内可乘13人。
还有更小的,连飞行员只能乘4人。

在国内万进记得只坐过一次螺旋桨小飞机,久远得几乎记不起来了,残存的记忆是颠簸,噪音大,反正不是很舒服。

但与印象中的感觉大不一样,在坦桑搭乘的这些螺旋桨飞机都很平稳,很舒适。
尤其是那架小飞机,像小客车似的,甚感亲切。

塞伦盖蒂腹地有个土机场,开阔的地带上,一条碎石渣铺就的土跑道,加上三两间小房子,就是机场了。
没有候机楼、登机口,没有舷梯,没有安检,甚至没有“机票”,没有空乘地勤,现代化机场中的那一套繁文缛节在那里完全多余,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而感觉却反而是更安全,更舒适,更自然,更亲切。

入口处的门卫兼核对名单清点人数,并不检查核对每个人的身份证件。

小飞机除飞行员可乘客12人,乘客基本上都属于一个或两个旅游团,相当于“包机”,自己的行李,自己的人,没有人会傻到会炸毁或劫持自己飞机的程度,所以那里没有也不需要安检。

小飞机只有一名工作人员——“全能”的飞行员,一位健壮而和善文雅的女士,兼做地勤空勤,说说笑笑中,引导着我们把行李码放在飞机底部的小货舱里。

小飞机内部像一辆小巴车,驾驶舱与乘员之间没有隔挡,副驾驶位置也可以去坐的。

飞行员的技术很好,飞机性能也很好,飞行高度不是很高,多数时间在云层之上,感觉不到太多的颠簸,感觉比常见的客机还要平稳舒适些。
平稳飞行后,飞行员改成自动驾驶模式,居然悠闲的看了一小会儿书。
当飞机平稳降落后,我们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
飞行员灿烂的一笑,似乎也含有对自己飞行技术的得意。

动物寻踪与摄影

茫茫大草原上,要找到最佳的动物群观察地,特别是要寻踪狮、豹的出没和猎食,就得靠司机的经验了。

我们的司机就比较有经验,多次发现藏着树上的猎豹、土堆旁的幼狮群、草丛中的狮群,还组织指挥其它越野车一起围堵驱赶两只雌狮,试图让其猎食野牛。
越野车上都装有高功率的车台,司机之间会不停地通报动物的动态。

进入大草原,只能驾驶经过改装的越野车,基本上都是老式的丰田陆地巡洋舰,顶棚可托起,乘客正好可站在车里探头瞭望动物,非指定区域下车非常危险,也是绝对禁止的。

站在越野车上拍摄动物,三角架没法用,沙袋最好,镜头焦段越长越好,200mm常显得力不从心。

媒体报道过,有中国人包架直升飞机,从空中追踪动物大迁徙的,还雇一班随从伺候着。
这是土豪玩法,有钱就是任性。

旅途中倒是遇到过几次驴友,有从南非入境的,买辆二手破越野车,一路北上,玩到埃及后,把车扔了,打道回府。
还遇到一伙驴友,合伙包辆破中巴车,雇司机和厨子,野外吃住,一周才进一次宾馆洗个澡。
当然进动物保护区,必须要租越野车才被允许的。
这是穷驴友,一样开心。

在坦桑,寥寥数日,区区几个地方,收获了诸多精彩。
然而在广袤而久远的东非大地,这不过是管中窥豹,沧海一粟。
这是一扇窗,更广阔的空间,更精彩的时光,在召唤我们呢。

2011年9月16日 于北京

点击进入《万进杂文集》,分享更多……

万进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