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金瓶梅》(20)

96
我是冯雷
2018.08.01 05:52 字数 776

第二十回 傻帮闲趋奉闹华诞 痴子弟争锋毁花园

此一回李瓶儿与西门庆情归于好,在房中耳鬓厮磨。旁边侍候的是春梅。最有趣的是在角门窃听的潘金莲和孟玉楼。每当春梅于角门出入,潘氏必然打听细节。表面看我等看客都会随那潘氏的视线去关注西门庆怎样对待李瓶儿,实则是作者悄悄地刻画潘金莲。潘金莲在《金瓶梅》这个故事里边,女人身上容易出现的缺点都被放大了。尤其心胸狭隘善妒在此处更是惟妙惟肖。李瓶儿的出现对吴月娘构不成威胁,但是潘金莲却怕因她失了宠,所以无时无刻不在了解情况。所以当西门庆拿着李瓶儿从梁中书家拿出来的银质首饰走出时,就遇到了潘金莲。

潘金莲刨根问底地问其究竟,硬是让西门庆从中克扣出少许,为自己也做了一个物件——九凤甸儿。足见其雁过拔毛的尖酸刻薄的品行。女人一旦有了虚荣的品性,就会崇尚金银,也就因此丧失了道德水准,当然也就渐渐地将自己推向了令人厌烦的境地。

故事至此,吴月娘与西门庆还是互不说话别扭着。但对于李瓶儿的到来,她还是要摆出一副当家做主的姿态,这也是很自然的事。但是,吴月娘对西门庆纳妾嫖妓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西门庆的生活也真是出了这个娘子房,又进了那个娘子的屋,生药铺就是个幌子,以此保证了他的经济来源。其实这西门庆有时也真是无甚头脑,其中最是错误的就是过早地向女婿陈敬济托底,并言说若是无儿时便要靠婿,这便成了陈敬济为非作歹的诱因,此是后话,且看分明。

此回结尾处写到西门庆在勾栏处逢不到李桂姐,在那等候,却不成想李桂姐正陪着杭州贩卖绸绢的丁相公儿子丁二官人,被西门庆更衣时撞到,西门庆大闹了一场,扬长而去。

前文说过,这李桂姐是西门庆梳笼的,二十两银子包下的,现在发现她私下还有情况,怎能不恼!也可看出这西门庆真是无聊至极。为人不端,不想如何完善自身修养身心,终究是麻烦一场!

毕竟:潘氏金莲心偏狭,瓶儿一来乱如麻,

西门月娘终无话,勾栏桂姐有下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看《金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