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家书】「治学篇」致诸弟·读书要有志有识有恒

各位亲爱的的学兄,大家晚上好,今天是10月17日,与大家分享《曾国藩家书》!!!


(道光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原文】

诸位贤弟足下:

      十一月十七寄第三号信,想已收到。父亲到县纳漕,诸弟何不寄一信,交县城转寄省城也?以后凡遇有便,即须寄信,切要切要。九弟到家,遍走各亲戚家,必各有一番景况,何不详以告我?

      四妹小产以后生育颇难,然此事最大,断不可以人力勉强。劝渠家只须听其自然,不可过于矜持。又闻四妹起最晏,往往其姑反服事他。此反常之事,最足折福。天下未有不孝之妇而可得好处者,诸弟必须时劝导之,晓之以大义。

      诸弟在家读书,不审每日如何用功?余自十月初一立志自新以来,虽懒惰如故,而每日楷书写日记,每日读史十叶,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此三事未尝一日间断。十月二十一日立誓永戒吃水烟,洎今已两月不吃烟,已习惯成自然矣。予自立课程甚多,惟记茶余偶谈、读史十叶、写日记楷本,此三事者誓终身不间断也。诸弟每人自立课程,必须有日日不断之功,虽行船走路,俱须带在身边。予除此三事外,他课程不必能有成;而此三事者,将终身行之。

      前立志作曾氏家训一部,曾与九弟详细道及。后因采择经史,若非经史烂熟胸中,则割裂零碎,毫无线索;至于采择诸子各家之言,尤为浩繁,虽抄数百卷犹不能尽收。然后知古人作《大学衍义》《衍义补》诸书,乃胸中自有条例自有议论,而随便引书以证明之,非翻书而遍抄之也。然后知著书之难,故暂且不作曾氏家训。若将来胸中道理愈多,议论愈贯串,仍当为之。

      现在朋友愈多。讲躬行心得者,则有镜海先生、艮峰前辈、吴竹如、窦兰泉、冯树堂;穷经知道者,则有吴子序、邵蕙西;讲诗、文、字而艺通于道者,则有何子贞;才气奔放,则有汤海秋;英气逼人志大神静,则有黄子寿。又有王少鹤(名锡振,广西主事,年二十七岁,张筱浦之妹夫)、朱廉甫(名琦,广西乙未翰林)、吴莘奋(名尚志,广东人,吴抚台之世兄)、庞作人(名文寿,浙江人)。此四君者,皆闻予名而先来拜。虽所造有浅深,要皆有志之士,不甘居于庸碌者也。京师为人定渊鼓,不求则无之,愈求则愈出。近来闻好友甚多,予不欲先去拜别人,恐徒标榜虚声。盖求友以匡己之不逮,此大益也;标榜以盗虚名,是大损也。天下有益之事,即有足损者寓乎其中,不可不辨。黄子寿近作《选将论》一篇,共六千余字,真奇才也。子寿戊戌年始作破题,而六年之中遂成大学问,此天分独绝,万不可学而至,诸弟不必震而惊之,予不愿诸弟学他,但愿诸弟学吴世兄、何世兄。吴竹如之世兄现亦学艮峰先生写日记,言有矩,动有法,其静气实实可爱。何子贞之世兄,每日自朝至夕总是温书。三百六十日,除作诗文时,无一刻不温书,真可谓有恒者矣。故予从前限功课教诸弟,近来写信寄弟,从不另开课程,但教诸弟有恒而已。盖士人读书,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有志则断不甘为下流;有识则知学问无尽,不敢以一得自足,如河伯之观海,如井蛙之窥天,皆无识者也;有恒则断无不成之事。此三者缺一不可。诸弟此时,惟有识不可以骤几,至于有志有恒,则诸弟勉之而已。予身体甚弱,不能苦思,苦思则头晕,不耐久坐,久坐则倦乏,时时属望惟诸弟而已。

      明年正月恭逢祖父大人七十大寿,京城以进十为正庆。予本拟在戏园设寿筵,窦兰泉及艮峰先生劝止之,故不复张筵。盖京城张筵唱戏,名为庆寿,实而打把戏。兰泉之劝止,正以此故。现作寿屏两架。一架淳化笺四大幅,系何子贞撰文并书,字有茶碗口大。一架冷金笺八小幅,系吴子序撰文,予自书。淳化笺系内府用纸,纸厚如钱,光彩耀目,寻常琉璃厂无有也,昨日偶有之,因买四张。子贞字甚古雅,惜太大,万不能寄回。奈何奈何!

      侄儿甲三体日胖而颇蠢,夜间小解知自报,不至于湿床褥。女儿体好,最易扶携,全不劳大人费心力。

      今年冬间,贺耦庚先生寄三十金,李双圃先生寄二十金,其余尚有小进项。汤海秋又自言借百金与我用。计还清兰溪、寄云外,尚可宽裕过年。统计今年除借会馆房钱外,仅借百五十金。岱云则略多些。岱云言在京已该账九百余金,家中亦有此数,将来正不易还。寒士出身,不知何日是了也!我在京该账尚不过四百金,然苟不得差,则日见日紧矣。

      书不能尽言,惟诸弟鉴察。

                                        兄国藩手草

      课程:

      主敬:整齐严肃,无时不俱。无事时心在腔子里,应事时专一不杂。

      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一会,体验静极生阳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

      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恋。

      读书不二:一书未点完断不看他书。东翻西阅,都是徇外为人。

      读史:二十三史每日读十叶,虽有事不间断。

      写日记:须端谐。凡日问过恶:身过、心过、口过,皆己出。终身不间断。

      日知其所亡: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分德行门、学问门、经济门、艺术门。

      月无忘所能: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之多寡、养气之盛否。

      谨言:刻刻留心。

      养气:无不可对人言之事。气藏丹田。

      保身:谨遵大人手谕;节欲、节劳、节饮食。

      作字:早饭后作字。凡笔墨应酬,当作自己功课。

      夜不出门:旷功疲神,切戒切戒。

【注释】

①晏:这里是迟、晚的意思。

②姑:指婆婆。

③洎:直到。

④渊薮:人和事物集群的地方。

⑤逮:到,及。

⑥骤几:猛然靠近。

⑦寄回:寄送回去。

8.正位凝命,如鼎之镇:这句话的意思是平心静气,内心安定沉稳,像鼎站在那里。

9.徇外:遵从外面的环境。

10.亡:没有。

  【评点】

    作为一代鸿儒,曾国藩自己十分热爱读书,同时他也不遗余力地教导诸弟、子侄们读书学习。在这封信中,他阐述了自己关于读书治学的思想,其中最核心的思想就是“盖世人读书,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关于“志”和“恒”,曾国藩的论述比较多,也比较好理解,那么曾国藩对于“识”是怎样理解的呢?所谓“识”就是见识,曾国藩认为“有识则知学问无尽,不敢以一得自足,如河伯之观海,如井蛙之窥天,皆无识者也”,就是说人必须扩大眼界,增长见识,否则就会不知道自己的局限,以为自己所学到的一点知识就很了不起了,就像坐井观天的青蛙一般。想要增长见识,仅仅靠书本上的知识是不够的,还必须在书本之外、在现实生活中加以努力。曾国藩曾经说过:“古代擅长作诗写古文的人,功夫都在诗歌和古文之外。”因此他劝导家中子弟不要整日埋头于书堆中死读书,还要在实际生活中增长见识,可以到外面去游山玩水,也可以在家中养花怡情。只有眼界开阔了,才能更好地治学。此外,想要做到“有识”,还必须学会谦虚,不能自满。他在家书中提醒诸位弟弟,千万不要因为懂得了一点点的知识而高傲自满,否则是不会取得真正的成就的。只有把“志”“识”“恒”三者结合起来,时刻勉励自己,才能够学有所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就读到这里,各位亲爱的学兄,您有收获吗?欢迎您与我交流,通过我把您宝贵而丰富的人生收获分享出去,我们共同打造美好精神的家园。感谢您的参与与支持,谢谢!明天我会继续与您分享《曾国藩家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