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鳅,今年夏天我能捉你吗

           泥鳅,今年夏天我能捉你吗

泥鳅,今年夏天我还能再见到你吗?还能让我捉你吗?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小牛的哥哥带着他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听到儿子唱着这首小时候我们也唱的《捉泥鳅》,我不禁自言自语。泥鳅圆环细长,青黑中带黄,全身粘液滑腻,欢快扭动的可爱形象也立马浮现在我的眼前。

看如今城里人养的宠物五花八门,品类众多,常见的多是阿猫阿狗。我们这些乡下娃小时候也有养宠物,但我们养的宠物很多是野生动物,泥鳅就是我们当年的宠物之一。泥鳅是冬眠动物,要到惊蛰之后才慢慢苏醒,然后慢慢长膘,把冬眠节食减肥的损失全部补回来。到了夏天,泥鳅就最活跃了。所以,泥鳅是喜温动物,在北方应不常见。

现代人听起来觉得我们当年的乡下娃也太酷了。现在养野生动物作宠物得是中东的土豪啊。但我们小时候和中东土豪的差别也是很大的,中东的土豪养宠物都是从捕猎者手中买来养的,我们小时候养的野生宠物泥鳅等都是自己去捉来的。

我们捉泥鳅确切地说是挖泥鳅和叉泥鳅。挖泥鳅又分为借助锄头挖泥鳅和徒手挖泥鳅两种。各种方法在以下我都会谈到。

家乡对徒手挖泥鳅比较崇拜,唯独徒手挖泥鳅有民间技术职称等级,最高级别是“兽”,在人的名字后面加个“兽”就是特别厉害的高手,当然这个称号只在挖泥锹的时候才叫,平时不叫的,我家里能到兽级的只有叔叔和姐姐。这两年有一个特别出名的李叫兽不知道是不是特别能挖泥鳅,李叫兽如果有幸看到此文,希望能给个最权威的诠释。

记得小时候,在清明节以后,南方就进入绵绵的雨季,水稻田灌满了水,春耕的季节到了。这时候的农村一片繁忙的生产景象,大人带着还没上学的小孩一起出工,耕牛、铁牛(拖拉机的耕作机)全出动,对水稻田进行翻土。大丘的水田耕牛或铁牛上,小丘的水田不利于机械化耕作,只能是用最原始的锄头来翻土。

没想到,最原始的锄头翻土劳动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乐趣,所以劳动人民说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快乐。

翻土的时候,人们抡起手中的锄头,一锄一锄地往地里挖,然后又一锄一锄地把土翻起来。在锄头落地之前,我们作为有经验的捕捉手,都会先看一下,地里有没有小孔,看见有小孔的地方,我们翻土的时候特别注意,因为小孔底下就住着泥鳅。把土翻起来的时候,小心地把土块给松开,弯下腰,仔细看一看是否有泥鳅躲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藏在泥里的泥鳅受到惊吓后会快速扭动身体,作逃之夭夭状。这时候需要我们眼疾手快,抄起右手,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形成铁钳状,迅速、有力地往泥鳅腮部下一点的位置一掐,牢牢地捏住,再顺手把这又滑又乱扭动的家伙扔进拴在裤腰带上的竹制的鳅篓里,泥鳅就成为你的宠物了。

回家后,把泥鳅洗干净,放在泥钵里养起来,有空的时候看着泥鳅在钵里欢快地游动,那种激动的心情比现在看好莱坞大片还要兴奋。

到了夏天,禾苗长出了,锄田时漏网的泥鳅又繁殖出新一代的泥鳅,这时候又可以去捉泥鳅了。但这时候捉泥鳅的方法和锄田的时候不同了,白天可徒手用排水法或筑坝法捉泥鳅,夜晚用“鳅叉”捉泥鳅。

排水法就是把水田里的水给放了,等水烤干后,然后循着小孔,十指往下挖,一般一捉一个准。筑坝法就是不排水,在水田的排水沟里捉。要选择小孔多的排水沟,把排水沟的两端用泥巴给筑起高高的泥坝,然后用双掌把坝内的水给赶、泼出去,接着,也是用十指往下慢慢挖,直到逮到“俘虏”为止。捉泥鳅也有惊险的时候,就是会捉到了水蛇,一不小心还会被水蛇狠狠地咬一口,但这有惊无险,因为水蛇没有毒的,咬的只是痛而已。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用“鳅叉”捉泥鳅一般在夜晚的时候进行,农村的集市上都有卖铁制的“鳅叉”,顾名思义是专门捉泥鳅用的。“鳅叉”如钳子状,前段有张口,张口越往里越小,泥鳅被夹在口里就无法逃离。

夏天的夜晚,我们点上松柴灯,两人一组,一个负责举着松柴灯,一个负责叉泥鳅,负责叉泥鳅的人要有敏锐的判断力,因为折射原理,叉下去的距离不仅要刚刚好,而且出手要快要准。夜晚,泥鳅都爬出泥土下的洞穴,浮在水底下枕着蛙声睡觉,即使在松柴灯的照射下也不会醒。

到了这个季节的夜晚,农村的水稻田里经常东一撮、西一堆的人举着松柴灯叉泥鳅,不懂农村生活的人以为鬼火在闪烁,往往吓得胆战心惊。

自从有了化肥后,泥鳅就基本绝迹了。记得后来上中学的时候,周末回家干农活,看到田里撒下“碳铵”的化肥后,泥鳅立即就翻上水面,口吐白沫,扭动挣扎几下就翻出白花花的肚子。田里泥鳅的伙伴田螺、黄鳝、蝌蚪、小鱼小虾也难逃厄运,看到这个场景,心里非常难过。后来,我出来工作了,心里还惦记着泥鳅,回家探亲时问小时候的玩伴,他们说水稻田泥鳅一条也见不到了。

这几年,国家和人们对环境的重要性都有了清醒的共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政府采取退耕还林和封山育林措施,农民对农作物的栽培也用有机肥代替了化肥,我们省成为全国生态美、百姓富的示范省份。家乡的生态已恢复到30年前的水平,现在的家乡山青水秀,空气清鲜,森林覆盖率全国第一,成为当之无愧的氧吧和洗肺圣地,各种一度绝迹的飞禽走兽也都相继出现在家乡的天地间。

我期待着夏天,期待着久违的泥鳅。泥鳅,我坚信,今年夏天我们一定能在家乡的水稻田里见面,你还得让我捉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散文·泥鳅,今年夏天我能捉你吗 作者:天朗气清的秋田 泥鳅,今年夏天我还能再见到你吗?还能让我捉你吗?“池塘的水满...
    简黛玉阅读 4,109评论 7 67
  • 春天的雨儿绵绵密密,下得不痛不痒的,一大半天屋檐水还只是不紧不慢地滴。 夏天的雨可不是这样的,虽然疏朗,但是点大,...
    巴中夜语迟阅读 423评论 1 2
  •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果细细琢磨一下,再稍微勉强一点的话,这句话用在自己身上是太贴切不过了。家就...
    安心地阅读 631评论 0 3
  • 有一个电话号码 从不曾忘记 但是我知道 电话的那端 再无人接听 有一个人 从不曾远离 但是我知道 今生再无法相依 ...
    雪辉心语阅读 127评论 0 0
  • 今天,冬来临之后的第一场雪,一如我缭乱的心。好冷。 步入高中,好像一切都在针对我。我想要的,终究的不...
    易艾阅读 152评论 0 1
  •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 我的思念已经和月光合而为一 走在黑色的夜中 走在月儿的光中 看见无叶的柳枝摇曳着清风 总是轻...
    范范子诗阅读 122评论 0 0
  • 【引子】 肚子里爬出一条一尺长的细花蛇,在地上带出一道血印子,细花蛇只爬了很短的距离就死了。 我小的时候听说了一件...
    民间故事计划阅读 3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