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们说“我有病”(七)


我就这样成了“猎物”被她收入囊中,她向大众宣告我得存在,我成了她的正牌男友,这可羡煞了之前围绕在她身边的纨绔子弟,他们试图对我不利,然而并没有来的及下手,他们的态度便已软化,我很诧异,她真是一个有魔力的女人。

热恋的时候一切都是美好的,我和她也不能例外,我们一起手牵手漫步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一起仰望星空,一起数星星,一起参加晚宴,一起去各地旅行,我们都迫不及待的向世界宣告我们的爱情有多完美,感情有多深厚……

我们会刻意的制造各种偶遇,彼此相逢的瞬间我们会开心的大笑,那一段时间我几乎认为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因为她的出现,我的生活开始变得色彩斑斓。

精神上的狂欢有的时候总抵不过肉体的欢愉。夜晚,我们彼此紧紧的贴合,直到各自精疲力竭,我们会解锁各式不同的玩法,会尝试在各种场合去留下我们的印记,那种刺激前所未有,妙不可言。

他们加快了“治疗”的推进速度,他们认为他们即将取得突破性进展,我的记忆被制作成了更加精致的影像,画面真实而丰满,仿佛真实存在的我只是一幅画像,一具即将被淘汰的尸体,他们的偷窥欲是有多疯狂?有多变态?

随着挖掘的持续,他们看到了很多香艳的画面,动作激烈又扣人心弦,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也许是上火,也许是不由自主,鼻血不断犹如泉涌,他们是有多饥渴?他们的生活是有多无趣?

他们贫乏的大脑开始欢愉,我却倍受煎熬……我在哪儿?我是谁?

PS:“迷失了方向,该去哪寻找归途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