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龙姑娘「初瘦酒馆」

“过去了。”说完,二傻掐灭了手中的烟,站了起来,叹了口气缓缓走出酒馆。


二傻在高中的时候暗恋过一个姑娘,这事情我并不知道。毕业十年了,才听他说起这么一件往事。

今天是2020年5月20日,二傻一个人来我的小酒馆喝酒。店里生意很好,成双结对的,我都没有发现他来。直到他抽完了半包烟,放倒了两瓶酒。我才从角落的烟雾缭绕中注意到二傻的身影。交代了一下让伙计多照看点,我走到了他的桌前,拍拍他的肩膀,问道:“兄弟,还是一个人?”

“可不咋的。”二傻憨憨一笑,有点颓废,又干了一杯。接着,轮到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今天这个煽情的日子,哥们我问你个事情。初瘦,你曾经有没有为了谁,奋不顾身过?”

我楞了两秒钟,笑笑,回他:“当然没有过,我又不像你这么傻。”

“我不信。你肯定有,只不过都把难过藏在了心里。没有人真的乐观,你只不过总是怕麻烦兄弟们。”

我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反问他:“那你呢?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二傻又点了支烟。我这才想起来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偶尔吧,没有瘾。不抽烟不喝酒还赚不到钱,不是会让人感觉很不上路子么?”吐了口烟圈,二傻接着说,“上学那会,小我们一届的子龙你知道吗?”

我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跟谁混的?印象中没有这个名字。”

二傻干咳了一声,抿了抿嘴,“emmmm,其实子龙是个姑娘。”

“啊?!!”哪有女孩子叫这个名字的,应该是个女汉子吧。

“我暗恋了她一年。”二傻望向窗外,陷入了回忆。”她刚好比我小一年,也是双子座。一米六的个儿,不高也不矮,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瘦瘦的身材,却看上去很协调,穿衣有品,人也有气质。我对她一见钟情。”

我打断他:“你小子就知道一见钟情,每次都这么说,一点新意都没有了。”

“咳咳……”二傻尴尬地笑了笑,接着说起来,“日久生情不都是权衡利弊么,第一印象就足够决定感觉了。”

顿了顿,喝了口酒,二傻讲起了他们的故事。

“第一次见到子龙姑娘,是高二下学期,一天中午出去吃饭。你也知道我们那会,除了偷偷出去上网吧的,哪会出去吃饭啊,就这么好巧不巧,在校门口看了她一眼,简直就是惊鸿一瞥。校门口水泄不通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个背影吸引了我。她在校门口打车,正要上车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关门的瞬间我看到了她的侧脸。瞬间心跳加速,无法呼吸。但其实我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毕竟只有一面之缘,也就没有多想。”

“那后来呢?”我也来了兴致,给自己倒了半杯酒。我很少喝酒,尤其是在打样之前。

“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经常在校门口再见到她。因为中午不回去,所以都是在晚自习结束之后碰到的。你也知道每个年级放学时间不一样,我一般又溜得早。所以我晚上出校门的时候人不多,却碰到她好几次。好像她是会比其他同学待得晚一些,每次都是在校门口打车。当时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一个年级的。就是感觉好可爱啊,很想认识她。”

“那你打听了不少人吧。上学那会你那么闷骚,跟女生说话都不好意思的。”我不忘趁机嘲笑他一句。“后来认识了没有?”

他瞪了我一眼,神气地回复到“当然认识了。而且没有找人帮忙,我自己就搞定了。”

我噗了一声:“哟,冲上去问姓名联系方式了?不像你的作风啊。”

“算是吧。中间还出现了一点小插曲。我写了一封情书表白,想要再遇到她的时候亲手交给她。我平时骑自行车,出校门之后回家向右走;她都是打车,然后往左面方向走。摸清了她的规律之后我就准备行动了。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我反复退缩了好几次,直到最后一天,期末考试考完的晚上,要是再不给,这学期都没有机会了。那天晚上出了点小意外耽误了一会儿,等我结束出门的时候,发现她正在上车要走。我赶紧也拦了一辆出租,让师傅跟上。后来女孩儿下了车,我就远远叫师傅停车也下来跑着追上。天黑了我也没注意,原来车上上了两个女孩儿,先下车的不是子龙,是她的同学。但这时候我发现不是,已经晚了。不得已,追上姑娘,把信交给了她,让她转交给子龙。后来想想,还好这姑娘胆子也大,不然这么唐突估计也是得吓半死。”

二傻端起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继续说道:

“假期很短,感觉也很漫长。我在信里留了自己的小灵通号码,一整个假期里也没有收到任何回音。直到开学的那天,我收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请不要再打扰我的女朋友。看着这条短信,我愣神了好久。原来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啊。也是啊,她那么漂亮,而且我对她也一无所知,甚至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于是我就回复了一些歉意的话,解释了一下这一面之缘和单相思的情愫。这么短信里一来一回的交流,对方才跟我坦白,原来她就是子龙,用别人的语气来试探我的。”

说道这里,二傻递给我一支烟,替我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支。

“我以为这就是美好故事的开始。你也知道,那时候没什么钱,就把饭钱省下来充了话费跟她聊短信。圣诞节的前一天,子龙换了一个小灵通号码,跟我只差了一个数字,让我感动得不行。而且,她终于答应跟我见面了,她短信上这么说的:明天早上,你来接我上学吧。圣诞节这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我早上提前两个小时就起床了,从城北走到城南,在她小区门口等她。早上她出来之前洗了头发,很香。那个味儿我一直没有忘记。之后的一周里,我们见过几次面,没有牵手。很甜蜜,也挺苦涩。她出门总是打车,每天几杯奶茶,虽然现在想想也不是很贵,但在那个时候,明显就是一个富家姑娘和一个穷小子的感觉吧。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一周,因为元旦节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变故。在家里的时候,她突然发消息跟我说,以前的男朋友回来找她,让我最近不要跟她联系了,她会处理好,彻底断干净。”

“你不会是第三者,挖了墙角了吧?”我打断了二傻,问道。

“应该是吧,答应做我女朋友的时候,子龙说以前有过一个男朋友,但因为被我感动了,所以才下定了决心要跟我在一起。她的前任家里在通州算是风生水起,有几套房子,还有辆奔驰。”

我笑了笑:“放到今天你应该都不放在眼里了吧,你好像几年前就已经百万年薪了。”

他皱了皱眉头,用眼神示意我别打岔。“元旦过了两周都没有怎么联系,不回我的消息,也见不到她人。那时候我外婆又去世了,所以也就没有心情过多纠结儿女情长的事情。直到一个周末放假前一天下午放学前,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让我校门口聊聊。我从楼上看下去,校外已经站了一堆小混混。我知道了,是子龙前任来了。”

我诧异地问:“打起来了?怎么没叫我帮忙?”

“没有。不知道为什么,班主任好像知道了是来找我的,毕竟我在学校里这么受「关注」,让我别出去,校长安排老师们去解决了。晚上子龙也跟我道了歉,让我等她,她是有苦衷的。我信了,从年前等到年后,度过了我最难熬的一年。我的朋友、学弟里有几个知道她的,都说她不是什么好东西,让我别这么痴情了,放下吧。结果,她也确实没有回来。”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帮他斟了半杯酒,静静等着他继续讲。

“子龙是个好姑娘,但那时候的我配不上她。就像《西虹市首富》里,夏竹不喜欢钱,可感动夏竹的每一个细节都需要钱。而我,只有一身的穷酸,和书生意气。这世上最廉价的东西,就是男人一事无成的温柔。”

“那现在呢?虽然这两年又遇到一些小挫折,但在家里也算是扬眉吐气了。如果你再遇到子龙……”

我还没有说完,二傻就摆摆手打断了我。

“过去了。”说完,二傻掐灭了手中的烟,站了起来,叹了口气缓缓走出酒馆。


我有孤独和酒,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我有故事和酒,你愿不愿意跟我奔向自由?

人就是很奇怪,总喜欢自己骗自己,却不喜欢别人骗自己。翻看过去十多年写的文字,大多是以「」作为第一视角,免不了很多自欺欺人的思绪。

有些时候,我是个很矛盾的人,当局者迷,我恨自己看太清楚,又怕自己看不清楚。所以我将试着改用第三人称的方式来跳出自我美化和欺骗的怪圈,以小说的形式来重新刻画「初瘦」这样一个形象。

这只是一个新的尝试,小说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