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记事(二)

昨天写得跟流水账似的,今天接着来。

这几天还要去学车,好累啊。

其实军训没有那么凶残的。你要相信每一个军训教官都是纸老虎,越到最后就越是好欺负。

没记错的话,我当时是在八排。我们的教官最开始一本正经,后来慢慢也开始和我们套近乎。毕竟都是二十来岁的同龄人,难得不用面对凶巴巴的排长,谁不想多放松一会儿呢?

教官原本也是省内的学生,因为不想读书参了军,后来调到湖南去,这次来带军训不过是顺路。第一次进大学,感觉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直在唏嘘感叹,哎呀大学好大呀很不错嘛等等等等。只是碍于教官身份,一直都没有明说罢了。

教官平时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聚众散黄。拉着一帮男生围成一圈就开始讲一些部队里才有的黄色笑话比如说十个男人偷看五个女人洗澡打一个成语是五光十色一个男人光屁股坐在石头上是以卵击石啊之类的,真的是,又黄又冷……其次是拉歌。我想这大约是因为部队生活太过无聊的缘故。教官的每一句词都不在调上,我很是为他担忧啊。

九排教官据说是看守监狱的。一脸冷酷凶得要命,说起话来剑拔弩张根本听不清在讲什么。不过听说后来离别的时候是哭得最惨的一个。

七排教官长得高大威猛,平时脸上就嘻嘻哈哈,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时候。直到我们听说他是看护运钞车的武警心里才释然。这个大哥平时没事儿就爱往我们寝室跑,趁着我们午睡的时候用我们的电脑上线打两把LOL,每天准时准点,照打不误。然而不幸的是身患手癌晚期,水平菜得可以,打了一个礼拜,硬生生崩了一个礼拜。现在想来,也是不忍回首。

六排教官就很不一样,女的,长得就很有男子气概。听说原来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半路出家去参了军,服役归来刚好带一带军训。因为本来就是一个学校的学姐,所以和我们走得格外亲近。有一回拉歌,我们排和六排相持不下,两边都起哄要教官出来唠唠嗑。学姐二话不说唰的一声,趴在地上开始做单手俯卧撑。

惊呆了。

衣服真的是我军训期间最深的回忆了。

第一天军训服就烂了。裤子上的皮带扣子像雪崩了似的“啪啪啪”的就断了开来,皮带根本系不上啊!室友江湖救急赶紧帮我用订书机订上……

松了一口气,早饭没吃奔到操场。结果一做下蹲屁股又开了……

然后一上厕所,拉链坏了……

赶紧奔到厕所拿订书机订上救急,才发现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大家都是。

于是在一个美好的清晨,一堆男人挤在小厕所里,提着裤子拉着衣服。一个订书机被大家传来传去对着自己或者别人的裆部“咔嚓咔嚓”……

最后一天,牛排的孩子们要走方阵大阅兵,而我们这些羊排的只要看看就好了。

一直到教官列队跑出场外,我们才明白恐怕是要此生永别了。许许多多的孩子们一路跟着跑出去和教官挥手告别。越过操场,越过安中,越过宿舍,直到门口。

这个时候天开始下雨,教官们开始坐上学校的大巴。大家撑起伞在雨里向着教官道别,不少女生都哭了。终于教官们也忍不住开始哭,男人哭起来,真的是很难看。

现在回过头去,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只是这段记忆,大家都有吧。

晚安,我是独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