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15)

剧情回顾:如梦令14 催化

第15章:斧头

“我知道几乎一切。”

我呆呆地看着商悦,她的样子还是那么娇小,这使得我的眼光里写满了不可置信。虽然我的问法不太礼貌,但是我还是说出来了:“你对一切的定义是不是狭窄了一些?”

“不会,就是这样,几乎一切。”

和商悦分别后,我沿着街道向自己的住处返回。在她说出来那句话以后,我没有继续问她任何问题。如果我们对一切的定义一致的话,那一切应该包含掠风的成员明细,应该包括至尊的作战策略,也应该包含掠风数据库的管理员权限。这些都是我感兴趣的内容,但我没有问她。我潜意识里仍然无法接受她知道一切这一点,因为真是这样的话,那我隐约可以猜想到她在组织的位置了。

掏出钥匙打开门的瞬间,我又感受到了那种危险的气息,可屋里的陈设还是毫无二致。东西的摆放杂乱无章,没叠的被子胡乱躺在床上,电脑仍在运转,磁盘的绿灯一闪一闪,桌上的水杯倒扣着,旁边的相框中夹着高先生的照片。

不对,有人进来过我的房间。

我是个粗犷的男人,把水杯倒扣这种事情不会是我的作风。我不自觉地想起商悦的话,“双方都在追踪你”。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七杀和掠风的战争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荣誉之战,被追踪可能意味着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这个房间是不能继续呆下去了。

可我又能去哪呢?

是的,我还有一个地方可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意识到还有一个地方可去。在寒冷孤寂的夜晚,想到还有一个人在家里等你。这种感觉温暖到炽烈,或者人们常说的安全感莫过于此吧。

在这种温暖气息的包裹下,我拨通了斧头的电话,斧头二话没说接纳了我。

踏进斧头家门的那一刻,我对斧头的认识又深了一层。洁净的地砖,整齐的陈设,书橱里的书册按目录有序摆放,甚至连烟灰缸里的黄鹤楼烟头看起来都颇有节奏。

“尼玛,斧头你强迫症啊。”我不由得感慨道。

“习惯了。尼玛十三你怎么混到有家不能归的地步了?”同我看到的一切刚好相反,斧头的声音语气还是那么奔放。

我花了一点时间把一切都告诉了斧头,我看到斧头听完后眼神里掠过一丝迟疑。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我还是捕捉到了。我知道他意识到我带来的麻烦了,也就坦白地说道:“这个事情比较危险,如果你接纳我,可能会把你自己也牵连进来。所以如果你希望我走,我完全能理解,只要你说一声,我马上就走。”

“不,你留下,十三。我只是在想,这个事情该怎么解决。”

“我已经想过了,只有两种结局。解决这个事情,或者被这个事情解决。”

“十三,你可能想得太简单了。你在这件事情中起的作用太重要了,不夸张的说,可能会影响战局的走向。想一想,谁会对掠风数据库的管理员权限感兴趣,只可能是七杀。如果你真的拿到了掠风数据库的管理员权限,那对七杀而言可能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胜利的天平绝对会偏向七杀,这样的话掠风是不会放过你的。而如果你拿不到这个管理员权限,七杀也绝对不会放过你。换而言之,无论如何,十三,你小子是死路一条了。你还是先想想如何自保吧,不如。。。”

我打断了斧头的话:“我答应了高先生,我一定要做到。”

斧头双目紧盯着我,像在看一个怪物,我抬起头迎着他的眼神,没有退却。良久,斧头叹了口气,说道:“那事不宜迟,尽快开始吧,拖一刻则危险多一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