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上周三下午参加了一场沙龙,听得我是直摇头。主办方是我朋友,晚上打电话给我问反馈。我毫不留情的对三位嘉宾的表现进行点评,从开场到结尾、从内容到形式,吧啦吧啦数落了一通。挂好电话,太太说:“他们讲得有你说的那么差吗?”我马上意识到:玩鸟玩鸟,一夜之间,我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毒舌!

次日早上,碰到一位参加沙龙的朋友,她正好也观摩了我的比赛。她不经意的一句“你讲得比他们好多了”,又似乎证明我所言非虚?

口吐莲花却能击中要害,所有这一切,应该都是顾宇老师和ITT惹的祸。

记得在2015年、在江苏路的电信培训中心。临时要求查验身份证,我没带,只能在楼下等。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位蓝色西服、头势铮亮的胖子,我定睛一看,就是课程通知上的顾宇老师。我很开心的跑上前去跟他打招呼,结果他冷冷的跟我说:“你需要什么帮助?”我说明来意,这位蓝胖子不置可否,我只能亦步亦趋厚着脸皮的挤进电梯。为报答他的帮助,我主动提出帮他拎包时,蓝胖子依旧冷冷的说:“不用”。热脸贴了冷屁股,让我好不尴尬!

进了教室,蓝胖子居然让助理现场帮他化妆,我当时就震惊了:不就上个课吗,你至于吗?这么讲究,也太娘了!

第一次听ITT的课,只记得蓝胖子开场就说:“要听干货的,出去!我这里没干货。”什么人呐,上课不讲干货!整堂课,我一句话也没说,因为完全没听懂。第二次见蓝胖子,是我报名参加了国庆期间五天四夜的培训,面试表现太差被他咔嚓掉了。最后托人通融,得到的结果是“旁听”。想想我也是一路过关斩将的学霸(至少曾经这么认为),出一样的钱,让我旁听?旁听你妹啊?不去了!我一气之下,我把到手的学习机会给浪费了。听说,那次培训的主要内容就是ITT,非常实用,正是蓝胖子主讲。我终究输给了他,都是命啊!

之后每次见蓝胖子,都让我极其不爽,要么就是毫不留情的批评其他STA朋友,要么就是对我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对待这位蓝胖子,我始终是是避之不及,或者说敬而远之。对于ITT,印象中除了条条框框与穷讲究,实在是没觉得有什么可取之处。

对顾老师的态度转变,是2016年的课程上,课程内容是“发声”。在上海文广培训中心课堂里,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除了始终保持端庄的仪表,展现的专业性让我惊艳,实在是叹为观止!这个胖子,除了批评人,还有两把刷子的;这个国家一级播音员的称号,真不是盖的!

整个课程行云流水,体现了顾老师作为一名培训师的深厚功力。就课程内容来说,我觉得非常实用,涉及发声、朗诵等多个环节,我也获得了好几次上台练习的机会。当我手心冒汗、脚底抽筋的完成了练习,迎接我的不是辛辣的批评,而是顾老师鼓励的眼神和掌声,这倒是让我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接下来是8月份的推优大赛,报的课题是《全脑表达 敏思妙语》,仓促间求助朋友蔡明锐老师。我想:既然蔡老师是顾老师的高徒,应该最了解顾老师,少一些批评总是好的。蔡老师耐心的帮助了我,教了我很多的技巧,事后了解到这些都是ITT的授课内容,这才得以对ITT一窥究竟。并在大赛后,找张岚老师要了评分标准,听说是顾老师依据ITT的标准制定。些许改动后,我作为自己课程的反馈表;并据此来设计课程,这就是所谓“以终为始”吧?

但始终,我没敢迈进ITT的课堂。虽然我也曾为之心动,并咨询过蔡明锐老师和段丽莉老师相关事宜。然而我终究放弃了:心目中的ITT,是培训行业至高无上的标准。这种阳春白雪,不太适合我这种下里巴人吧?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练练再说。

我口中的顾老师,随之转化为“王爷”。因为在我眼里,顾老师是神一样的存在,从穿衣打扮到授课技巧、从演讲发声到课堂把控,都是我膜拜顶礼的对象。出于敬佩羡慕也好,为避免唠叨批评也罢,在与王爷的互动中,我悄然改变自己:正装穿起来,普通话练起来,沙龙开起来!课程上起来!

今年6月18号,我又参加了推优大赛,主题是《阿庆讲故事》。课程的难点在于:要求学员在30秒内组织一个故事。正当我挖空心思想怎么让课程继续下去时,王爷慢慢站了起来,整个会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站在台上的我,强忍着发抖的腿,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砍刀终究还是来了!这,都是命啊!


打死我都不敢相信的情况发生了:顾老师按照课程要求,分享了一个不错的故事。这简直亮瞎了我的狗眼,有木有啊,有木有!课程难点迎刃而解,一跃成为课程的亮点。因此,我得以获得初赛亚军,晋级决赛。

其实,我心里最清楚不过了:自己脱胎换骨的变化,大部分都应归于ITT。所以,我信心满满的走进了ITT的课堂,一切尚在进行,我只能说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再后来,讲的课多了、接触多了、了解多了,我发现王爷不只是会批评、也会表扬;不只是会挑剔、也会欣赏;不只是要求别人、也能做到严于律己;不只是注重形式、也追求培训效果。 对于王爷,我越来越觉得他不是位“神”,而只是个“人”。当然,对于顾老师,我也不是完全认同,比如他爱显摆爱出风头、爱指手画脚等等,这些引起了一些非议,我也对此持保留意见。不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用神的标准去要求人,比如说性格特点、为人处事,是否过于苛刻?谁又能要求生鸡蛋的时候,不拉鸡屎?另外,神是不食人间烟火,而人则有七情六欲;神是单一角色,而人是多重角色。顾老师,在讲台上是资深培训师、在父母面前是孝顺的儿子、在组织中是负责的领导、在人群中是绅士的男人。对我而言,他是一名长者,是一名老师,是一名领路人,这就足够了!

7月15日,顾老师又做了一件事,让我们大家瞠目结舌之余交口称赞:凌晨坐绿皮火车去救场!详情请参看简书文章《午夜救场:开往合肥的绿皮车》。一位中年大叔身披西装三件套、脖扎花色领带、脚蹬铮亮的皮鞋,在充斥着各色人等、各种气味的绿皮车厢里,提着公文包,艰难的穿行,就为了寻找一个落脚之处修改课件!重点是这个男人有洁癖!我只能说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以此短文,向自始至终指引我的顾老师致敬,也向关心照顾我的良师益友表示感谢,更要感激那些曾经困扰过我的人或事,是你们让我走到今天!所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