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关于情感和职场的对话

卡米耶毕沙油画作品,对话

昨天和同事聊天涉及到两个主要的话题:1.新入职的员工犯的低级错误;2.对男人的看法。

                  1.低级错误:称呼


同事的办公室昨天来了个新员工,一开口就吓她一跳。事情是这样的:新来的同事有个问题不明白就请教旁边的人,大声问道:“阿姨,这个……?”可她口中的阿姨也就三十来岁,皮肤虽有点近古铜色。同事是又惊讶又好笑,因为我们一直叫她姐,她这个年龄也也是适合叫姐的年纪,后来同事好心地建议她,叫她改过来。事情还没这么简单,这位新同事来之前我们就已经互相加过微信,还好奇地进了她相册偷窥了几眼这位新同事的照片,都以为要来一个可以靠气质吃饭的美女,满心期待她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艳!就在来的第一天中午,同事吃完饭在那玩手机,这位同事看到这位在微信上和她联系的我的同事,就上前打招呼:“嘿,你是***,以后我就叫你‘小妹儿吧’?”听完大家笑了一地。“你多大了啊?”我同事好奇又心中不平地问道,因为她微信里的照片告诉我同事她比我同事要小,后来只能说幸好这个人比我同事大,居然是近七零后。起初还没认出她就是那个新同事,知道后她告诉我们现在的美颜真可怕,都快赶上整容了,不愧为神器!

新入职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不是明显比自己小,为了礼貌也得先叫个姐啊哥啊的。朋友说年轻人之间是不拘小节,为了拉近彼此的关系,我没有苟同她的观点。同事间熟悉后是可以稍微得体的随意点,不必太过拘束,可是初次见面还是以礼貌为先,礼多人不怪,毕竟要在别人那里建立良好的第一印象。狡辩初次见面太过随意的称呼是想拉近关系的只能表明情商还可以再练练。

        2.对男人的看法:好男人绝种了


空间说说

这次谈话之后还在空间发了个说说。这妹子说话素来直爽,非常感性的大脑。不过我们几个朋友和她处的好也是因为她这豪爽直接的性格,会觉得这个人待人处事比较简单,没啥心机。强烈补充一句:她不是那类在所有场合对任何人都是有啥说啥不经过大脑讲话的“直接”,只会在仅有的几个好友面前吐露心声。

她还没结婚,不过也到了适合出嫁的年龄,她说这个话我们没放在心上,让我放在心上的是她的这种极端观点,不过这么极端的观点让我想到了一个类似观点的漂亮姑娘。因为曾经就碰到过女生因为自小不知为什么对男性有很强烈的偏见,一直很排斥男性,考上异地的大学后只和少数几个女同学来往密切,而这个危害也开始显现了。这个女孩人长得挺漂亮,数一数二的那种,但一直没有谈过恋爱,不是没人追,是因为她对男性有一个过不去的梗,觉得男性脏、卑鄙下流。

后来她认识了个网友,中间的细节不得而知,只知道她请假去见了这个网友。她那少数几个好朋友一整天没联系上她,差点报警,直到她打电话来说在外地没钱了,叫她们借点车费。人回来后哭的哗啦啦,像个落难的公主,在好友的开导下终于说出了从小一直以来的心声,那个过不去的梗——男性接近女生都是奔着初夜而来,所以他这次去见网友不是不知道不安全,还是执意要去就是为了一个目的——破处,打消那些追她的那些男生“肮脏的心思”。当时听到我朋友讲到这里,也就是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兼室友的讲述后,我深深叹了口气。她这次想象中的破处之旅虽然成功,但没想到这个网友得到色之后还劫财,这让这个本身对男性就有偏见的女生从此不能自拔。后来就没再听到她的具体消息,不过据说好像结婚了,对于她的婚姻生活我很难想象。

我同事和这个女生都犯了个很低级的错误——以偏概全。这个看似没什么,可是却是感性思维的直接结果。如果在对一个事物形成看法前已经有了对这个事物的情绪,那么得出关于这个事物的结论时就非常容易受到情绪的控制。举个例子:一个追星的人如果自己的偶像做了一件不爱国的事情,然后就开始讨厌她,这时她会对她所有信息和报道都会抵制,不管好坏。

排除所有情感的干扰,始终抱着客观态度对事物本身观察评论,这连一个从事多年的资深媒体人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不过作为普通人应该知道极端的观点看法一般都是不正确的,这种认识无异于极端分子的极端状态,这种想法只会最终反噬自己。

在看待事物的时候不求完全排除情感因素的影响,但至少做到让理智参与进来,脑海中多出现一个声音,那也将是受益无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