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3)

96
星尘1100
2017.12.03 12:40* 字数 3008
目录
上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希斯罗机场

终于踏上了英国的土地。我深为脚上的这双鞋感到自豪,它是一双耐克旅游鞋——我的旅游专用鞋。它曾陪我上过山、下过河、登过高原、踩过沙漠,现在又同我一起来到了欧洲。

落地时间是伦敦早晨7:30 ,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是7月6日。

就和在史基浦机场一样,本国人和欧盟来的有专用通道,他们瞬间就消失了。像我们这样的,走的是外国人入境口岸,大家排起了长长的队等待过关。旁边的一个韩国人在玩微信,界面和输入方式与我们的完全一样,原来微信是世界级的通用软件。

安检人员询问的很详细。我看到有个黑人哥们儿一直在和海关人员磨唧,而从海关人员的眼神来看,对这个家伙很不信任。

我们是一家人,所以在一个窗口办理,由大妹回答海关的提问。就在这时出了问题。海关人员对大妹的回答有所怀疑,我们被认为有移民倾向,或者是他认为碰到了一个国际人口走私团伙。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们被卡住了。

当初我一家三口为了省事,申报的是旅游签证,而大妹不是。可是为了要证明大妹和二妹之间的堂姐妹关系,就需要很多相关的材料,比如说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奶奶和她们的父亲是亲兄弟……这样一来就非常麻烦,所以大妹就说是二妹的朋友。

结果就出错了(千万要注意,诚实是第一位的,小聪明总会被识破)。那个海关人员把我们一家三口派到了别的窗口,他要单独对付大妹。

我们一家只好由英语还算凑乎的闺女来应付。闺女对海关人员的询问做了很好的解释,最后那个女海关放弃了询问,可能她实在也听不太懂。

不过好在我们有二妹事先给的海关过境资料,上面写着:“他是我的哥哥,携全家来参加我的婚礼。他们不懂英语,问了也白问……”。最后那个女海关在仔细阅读后认为没什么问题,就打算放我们过去。

可就在我们按完指纹准备过关的时候,询问大妹的男海关冲了过来,向女海关嘀咕了几句。女海关的脸色变了,她扣下了我们的护照,很客气的把我们请进了隔离区。他们要和二妹联系,待确定了我们的实际身份和目的后才能放行。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黑人哥们儿还在那里矫情,可真有耐心。我们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也就很耐心的等着。

大约过了10分钟,男海关来了。他发还了我们的护照,并对我们到英国表示欢迎。而那个黑人哥们儿也终于进了隔离区。

我们去取行李,这时体会到了色彩鲜亮的重要性。在成堆的箱子中,我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那个,不费吹灰之力。

第一次花钱

三妹只比我们晚10分钟到达,我们在出站大厅汇合了,一起等二妹来接站。

门口有很多接机的人,举着写有各种语言的牌子。有几个在向路人晃动着手中的牌子,其中的一个牌子上用中文写着“极度干燥”,不知是什么意思。这几个不像是接机的,倒像是给旅社发小广告的。

二妹还没有来,我们只好在大厅里等着。闺女要买小超市里的巧克力吃,我也觉得应该换点儿零钱以防不测。我选了两块标价£1.3(£为英镑符号)的,付了10英镑。老板找给我一张5英镑的纸币和一堆硬币。本来是要破零钱的,可真正执行开才发现根本不认识钱。

我一脸诧异,正准备装模作样数一下的时候,老板不理我了。他招呼后面的人从旁边过去,开始给他们服务。我突然意识到在这里不管遇到什么事,是不能耽误别人时间的,不能因为自己而影响到他人。

二妹终于来了,她拿出一堆硬币,逐个教我认。我发现刚才那个老板找错钱了,多找给我1.3磅。听二妹说,英国人的计算能力很差,算账全靠计算器。不过这次没算错,因为旁边写着“买2个半价”,只能说我这个文盲不识字罢了。

二妹还说,海关人员找她了解情况了。他们问她:“你在等什么人吗?”她说:“是的,我在等很多人。有哥、有姐、有妹。全是来参加婚礼的。”并且提供了个人相关信息。这就是我们得以通关的关键。

最后,二妹给了我们两张电话卡,面值£10。100分钟通话,1000条短信,2GB流量,如不够还可充值。这两张卡,我们天天用来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视频聊天,到最后离开时也没有用完。

第一印象

二妹约了一辆印度人开的商务车送我们。在停车场,我见识到了英国司机的素质。他们只要看到行人有过街的意思,就会很自觉地停车让行。有三辆车停了下来,司机打手势让我们先走,二妹大声说着:“Thank you!”表示感谢。

在车上我们又困又饿,疲惫异常。打算赶紧吃午饭,然后好好睡一觉。二妹告诉我们,现在才上午九点半,吃饭还早。全是时差惹的祸,我们都以为已经下午了。回头看机场上空,排队进场的飞机三四分钟一架,都非常慢,如同悬停在空中一般。

进入伦敦市区,看不到想象中的高楼大厦,街道两边都是色彩各异的花园洋房。

二妹介绍说,伦敦就是这样,很少有高楼。这些房子都是私人住宅,里面很时尚,很现代,外表都保持着最初的样子,历史很久远。就算是修缮,也要保持原样,不做改变。

牡蛎卡

在伦敦自由行,牡蛎卡很重要,方便而且便宜,可乘坐地铁、公交以及火车。不过乘火车要贵一些,不如直接买火车票便宜,我以后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

三妹领我们去办理牡蛎卡,这种卡在任何一个地铁站的自助机上都可办理。不论是办卡、充值还是退卡都非常简洁迅速,而且有中文说明及办理模式(只要在自助机上点击“五星红旗”图标即可)。

伦敦正在进行城市道路改造,很多路段都在施工。只是很少有全封闭的情况,加之很多是单行线,所以没有发生过车辆拥堵的现象。对行人而言就有些影响了,我们在找地铁站的时候就被堵住,过不了路。不像国内横平竖直的十字路口,伦敦的街道就像八爪鱼,一个街口会分出四五条乃至六七条岔路,而且都是七扭八歪,不知通向何处。

正在我们迷茫的时候,有一个路人过来帮忙。他很热情地指给我们方向,并做了详细的说明。二妹说,在伦敦有很多这种情况。只要看到你需要帮助,即便是你拿张地图站在当街,也会有热心人来帮忙。如果你实在不明白的话,他会领着你去,也不用担心是骗子。如果没有二妹的解释,我们可真不敢相信。

在买卡的时候,女人的本性显示出来了。大妹、二妹、三妹和媳妇在商量如何运作,并且在权衡该充多少钱。一群女人在自助机前围成一个圈,唧唧歪歪了半天也没弄完。其实以后发生的事情证明,这完全没有必要。

我看到帮不上忙,就和闺女在一旁等待。这时来了一个人,问我是不是在排队(闺女给翻译的)?我说不是,他才越过我排在了那群女人的后面。我在观察着,这里的人都在有秩序的排队,并且很自觉地和办理者保持1米以上的距离,并不需要有专门的提醒。

伦敦地铁

伦敦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地铁,最早可上溯到1863年。伦敦地铁车站的数目已超过273个,站间距离平均为1.5公里。所以在伦敦坐地铁根本不用发愁。

二战期间,伦敦地铁的隧道担当起了防空洞的作用。成为了战时的军事指挥中心、战时工厂、医院和市民的避难所。丘吉尔本人就是在一处小地铁站里继续工作的。《魂断蓝桥》里玛拉和军官罗伊躲空袭的防空工事就是伦敦地铁的滑铁卢站。

地铁线路是按颜色划分的,在这里不说“几号线”,而是说“蓝线”、“红线”或“绿线”等。只要按照颜色标示和指示箭头,就能在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里找到所乘的线路,很少会走错。

百年老地铁总有一些历史印记,经常能看到墙皮脱落、电缆外露的情况,显得很破败。

印象较深的是出入口的电梯。国内的电梯上有一条黄线,提醒行人合理站位。而这里没有,大家很自觉地都站在右侧,将左侧空出来留给有急事的人。我当时就站在左边,被提醒让路。

伦敦地铁的客流量很大,据说某些站点在高峰期能达到每小时2万人。我多次乘坐地铁也没发现人员拥堵现象,这跟合理、有效的秩序大有关系,与人方便才能自己方便。

目录
下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游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