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铃声

96
骑士战风车
2015.09.22 09:23* 字数 1041

 “铃、铃、铃,铃声响起来,我心跳起来……”

        不知何时起,我习惯了听到它,学校里那定时响起的铃声。只是习惯,谈不上喜欢。

        外师的五个年头里,每天我都能听到它。其实,应该说从开始上学,就以它为伴了,听它指挥。只不过任何时候都没有在外师这么经常听到它。注定,我们是要被它操纵了。谁叫我们是学生呢?

     这铃声,每响一次,对我、我的同学、甚至老师都是一道命令。虽然不是一道绝对的命令,但也颇有几分权威。每每听到它,意味着你要进行某项常规任务了。或者你该起床了,或者你该睡觉了,或者你该上课了,或者你该下课了。功能多样。

     在这铃声的多种功能当中,最令人讨厌的是令你起床和睡觉的功能了。令人讨厌的程度跟季节有关。

        夏天,多数人趋向于晚睡早起。早起正好合了那铃声的意了。那铃声六点响起,多数人早已起来。至于晚睡,那可就麻烦了。那铃声十点半就响了。夏天天气炎热,谁愿意早早上床受罪呢?因此每每这个时候,那铃声一响起,紧跟着是另一个讨厌的声音:“熄灯时间已到,请同学们自觉关灯。”人口里很自然的发出第三个声音:“这么快就要关灯了。他X的。”说归说,灯还是要关的,觉可不一定要睡的。(熄灯时间不关灯影响宿舍评分呐) 久而久之,大家都总结出了对付它的办法。铃声响了,灯关了,可以睡觉。铃声去了,灯开了,觉也可以不睡了。(违规啦)

       冬天一到,多数人由趋向于晚睡早起转为早睡晚起了。对那铃声也由先前的讨厌到无大碍转变为无大碍到讨厌了。冬天,宿舍成了人的安乐窝,尤其是那张小床。大家仿佛等不及那铃声,早早挂了蚊帐睡觉。这也正中了那铃声的下怀。等到它响起的时候,第二个声音也随之而来:“熄灯时间已到,请同学们自觉关灯。” 但听不到第三个声音了。灯已灭,人已睡,一切都安静下来了。那声音一定在暗自高兴,看到它的命令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执行。睡觉的时间似乎总是太短。一个梦还没结束,那铃声又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了。似乎在说:“该起床了。”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常搞不清楚那铃声是现实还是梦境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下,那铃声该感到痛心了。尽管它连续响了好几次,灯还没亮起来,人也没有起来。许多人还在做着美梦呢,对它充耳不闻。它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挑战。最后的最后,还是得臣服于它。该出操了。于是,刷牙、洗脸、梳头,三下五除二。或者来个原汁原味,新鲜出被窝的人就往操场跑。还有两分钟,快迟到了。怎么办?冲!待冲到目的地,人已经气喘吁吁了。那声音又响了。预示着前一任务的结束,后一任务的开始。同时也是庆祝它的又一次胜利。

      多厉害的声音啊……

      十年寒窗我的指挥官。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