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死了(第一章)

题记

如果你死了,我会哭。


第一章 遇见

"沙沙沙...",听,是谁在唱歌。是风。你听是谁在唱歌,寂寞如风。

如果我死了。印在心里的字眼浮现在空气中。活灵活现,好似生命。嗨,你好。它在向你亲切地打招呼着。好不讽刺。你好,我礼貌地回道。

如果我死了。这样的念头,不是一闪而过。而且一种寄存,一种代表着虔诚态度的温情寄存,在那懵懵懂懂的年纪里存放在需要等到经历风霜之后的悄然而至的你去取件。一件一直属于你的东西。它,不离不弃。台风刮过,大雨纷至,暴雪袭来,它也依然存躺那里。不声不吭。即使那里是冰冷冷的寄存地。你要知道,坟墓地也不过如此。

年少的时候,脑海里大都是积极向上的字语,带着一点冲劲,带着一点向往,还带着一点...快乐。那时候的我们,很年轻,也很快乐。自然,烦恼也多。躁动的青春期嘛。但,一阵风吹来,烦恼也随之起舞。真是奇妙啊。

如果说风儿会魔法的话,我希望是"一吹就散",而对象是烦恼。很遗憾,风儿吹着身子使其摇摆着,那似乎是我们人类惯有的摇头习性。哦,它是在说,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总是习惯性地从人们的一丝小举动由此判断出对方的行为意思。没关系,习惯了。我安慰道。拍拍风儿的肩,一阵扑空。哦,它是不需要的。坚强如风,脆弱如人。在人类那儿,安慰可是一枚镇静剂啊。

我有一壶酒,足以解忧愁,人间多愁事,一饮随风逝。



在糯鱼走上天台的时候,耳边传来阵阵低语,有安静的,有激烈的,有沉默片刻又突发猛进的...它们你一句我一句,互相争相追赶着,如同学校夏日里举办的接棒追逐赛。哦,那是糯鱼身体里的两只小人儿呀。它们总是在为主人分忧解难,亦或者乱上加乱。但是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它们确实是糯鱼的贴心袄。每当糯鱼不开心或开心,都会跟它们说,准确地来说,它们是再亲密不过了。

此时的阳光很好,太阳弥漫着天空和大地,连带走廊里和空落落的楼梯里都是太阳沐浴的味道,好像沾了天空的光,这才有太阳来做客。太阳的温度还时不时在窗户的反射下时不时暖贴着糯鱼的脸颊,暖和和的。啊呜,真想伸个懒腰啊。像个懒猫一样。真要是懒猫就好囖。糯鱼边喃喃自语着边抬起脚步往上爬。不是有电梯吗?一个声音在糯鱼的身体里发出。你知道的,走楼梯是一种形式感。另一个声音有条不紊地说。更何况今天还很特殊...那声音慢慢压低了声音。安静。糯鱼命令着。

一步,两步,三步...糯鱼不慢不快地爬走着。想着,小时候曾经还迷恋过俩人玩石头剪刀布来决定爬几格楼梯的游戏呢,那是多久的事了。记不清了。记不清的事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时间久了,还真不知道那些发生过的事是现实还是梦境。可是有的时候还是记性差好啊,可不是么。糯鱼这样想着,然后笑了。

还有很长的楼梯呢,这是多高的楼层啊。不高,三十二,当然也不低。

不想了,就这样安静地把楼梯爬完吧。糯鱼给自己下达了指令。好的,警官。警官,真是一个酷酷的名称。真是威风啊。虽然它所承受的重担却是你所不能去想象的。威风是酷,滋味是苦,笑容却是真甜。有梦想好啊,当一个警官也不错。不,当一个警官是非常不错滴。

不知不觉,在气喘吁吁和脸红心跳的体征下,终于到达了顶楼。欢迎你,顶楼浮现在糯鱼的眼前,宽敞的天台好像张开的怀抱,又在太阳的沐浴下温暖地发出热度,一个温暖的怀抱,在向糯鱼伸开。一丝笑容爬上糯鱼的脸庞,天气真好啊。呼,首先,吸收一下高空的空气,真是凉快清新极了。

走到天台边上,一阵微风袭来,在风的带领下,一眼望去,眼下是一片房屋和路面和不按排列的车辆在道路上行驶着,还有那些奔波的人们。为生活,为家庭,为自己,那些奔波的人们。当然,还有度假的人们,那些享受生活带来的惬意。等等。不重要,不重要了。在天台上的俯视下,车子都还没有手掌大呢,房屋还没有胳膊大呢,人类,还不如蚂蚁大呢...一踩就死。瞧,多脆弱的人类啊。可这么瘦小的人类,有的时候却又是那么地坚强。真是奇怪的人类。虽然我也是人。糯鱼盯着远方,就这样呆呆望了很久,等到收回的时候,眼睛都有些不受控制了,还残留发呆的呆状。

是时候了,糯鱼喃喃自语着。对,是时候了。糯鱼捏紧拳头。像似一个宣誓。

糯鱼的脚开始受它主人的指示攀爬上了天台上的边角上。风,耳边尽是风声。安静点儿,待我站稳了。糯鱼皱着眉头。

呼,上来了。

伸手,站稳。

闭眼。

首先,感受一下高空的气息,呼,心跳不止,呼,再来,呼,忘记一切,呼,耳边又是风声,呼,伴随着呼吸声。

是这种感觉。心跳又好爽不羁的自由感。想这么做很久了。是啊。糯鱼紧绷着脸开始稍有舒缓。我可不想还没感受下这高空下带来的舒畅感因为一个没站稳就跌落了下去。那可真不顺畅,要被气出胃病发作的。呼,继续,吸气,呼气...

准备好了吗?嗯,准备好了。

睁开眼睛吧。

一阵晕眩,哇,真美。是啊,真美,美中带着忧伤,这个世界在忧伤的镀金下,熠熠生辉。

稳住后,是时候了。

忘记这尘世吧,忘记那些欢笑声,那些哭泣声,忘记那些好的和不好的,闪亮的梦和黯然失色的失望,人情世故的交谈与虚伪...忘记吧。啊,就让它们一起随风而逝吧。让我来驱散,让我来挥洒,让我来...告别。

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晃过,一切让人熟悉又陌生,像似播放电影一样,那些镜头那样生动形象,不易抹掉,就在此刻,它们即将一起,随我,陪葬。就让一切消失在这尘世中吧。

听,又是一阵风,在耳旁拂过。情侣般耳边私语,你侬我侬。

再见了,我的世界。

糯鱼慢慢转过身子,背对着高楼下,一跃而下。在天空的怀抱里,坠入,坠入,无止深渊。

...

突然,一道柔光刺进糯鱼紧闭的双眼,时间也在糯鱼的身上发生了变化,缓慢坠下,时间好像要静止了。慢慢地,身子好像没有往下坠的迹象了。糯鱼感觉不对劲,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微红的天空,四周的色调是粉红色的淡淡光芒,梦幻极了。那是什么?抱住自己的腰,眼睛往身子下望去,才发现一团白柔柔的似风又似幻的...天使?精灵?灵物?揉了揉眼睛,糯鱼就这样平躺在半天空中不敢相信地望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东西。

过了几分钟,糯鱼从自己的呆楞中走出来,开始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不明状物。眼前的这个小东西,肤色好像是白色的又好像是透明色的,那个两个小黑点是眼睛,嘟嘟的圆型嘴,没有头发,u字形的身材,波浪的连体腿型,散发着白光。好像卡通人物啊!糯鱼已经完全忘了到底是什么情况了,已经开始为自己发现一个新大陆一样兴奋不已。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被真武大帝雄风镇住的狮子,你还能站起来吗? 你好,狮子 千百年来 你俯伏不动 沉默不响 委屈的趴在此处 难道是真武...
    谭文春阅读 75评论 0 0
  • 問題: 1.MySQL 無法start $ sudo /usr/local/mysql/support-files...
    小慷阅读 43评论 0 0
  • 弄花以为尘 尘世纷扰多梦 花花世界 总以它的诱惑开始 又以它的诱惑结束 弄月以为尘 尘世清幽宁静 寂寥的苍穹里 谁...
    whun阅读 45评论 0 0
  • 近几周,小亮突然发现有不少人都举起手机,打开支付宝,对着商品“扫一扫”,并流露出或惊讶、或紧张、或开心的表情。起初...
    亮风台HiAR阅读 1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