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的身份,只有妈妈的女儿最好当。

大学开学通知提前了,我也开始收拾起我的行囊,一件衬衫,一件卫衣,一件花棉袄,一条牛仔裤……还有,妈妈的“土特产”,大包小包。

每次离开家妈妈总会把我的行李箱塞得满满当当,我看着都已经关不上了:“哎呀,妈,够了,真的放不下了!”

妈妈却连声说:“放得下,放得下的!”边回我的同时手也没停过,一直在忙着往里塞。

实际上妈妈塞的大多数东西在大学学校那边都可以买到,可妈妈就是觉得家里的好。她使劲挤压着我的行李箱试图想把拉链拉上,可脸涨得通红最终也没能关上。

我忍不住冲她发了脾气:“妈,你看我早说了不带呀,都拿出来!”

妈妈一时愣住悄悄地看了我一眼,竟然真的又慢慢地全都拿了出来,我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她一件一件地在往外挪。

突然回想起,以前高中归属假回学校的时候她也这样,总说:“你快拿着!拿去学校吃。”

可我总会回绝她:“哎呀,我不要,难的提!”语气一点也不温柔。

但那时我不要,她张口就开吵:“喊你拿着就拿着!”我不耐烦的,头也不回地提过就走了。

腾到最后一样东西的时候,妈妈抬头望着我:“这是妈妈自己做的辣椒酱,你不是在家最喜欢吃了吗?带上吧,吃了就不想家了。”

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妈妈像个孩子一样在乞求,乞求我带上她亲手做的辣椒酱,乞求我不要生气。

“算了算了,都带上吧。”我语气放缓说道。

“唉,好,好,好!”妈妈又连声答应着,脸上露出可爱高兴的表情,像极了我小时候闹着求着买到气球玩具一样的开心。

那一刻,我出门时说了再见,而她说了路上小心,到了给妈来电话。也是那一刻,我觉得我和妈妈的关系被互换了,小时候我做什么都战战兢兢怕惹她生气,而现在她却连对我好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我到了大学宿舍时,室友们都还没有来,我一个人收拾着行李,又重新把妈妈给我的“土特产”一件一件地往外放。

最后一件是那瓶青油油的用老干妈瓶子密封好了的辣椒酱,我把它放在了书桌第二层,抬头我便可以看到的地方。偶尔没胃口的时候我会打开它,和一点在饭里,一口一口慢慢吃着,很奇怪,胃口竟然就真的好了,在家里可以吃两碗饭的,现在依然可以吃一大碗,很香。

偶尔想家的时候,我也会打开它,妈妈说吃了就不会想家的,那是一份离不开的家味。可是,我吃了我还想,我想她。

这时我才发现,我们的长大换来了妈妈的老去,而妈妈全盘给予的爱却依然保留着,就像那句话:母亲节和父亲节只是一年中的某一天,而父母的爱却是岁岁年年。

那些爱普通又隆重,平凡却又盛大,哪怕我把所有的坏脾气都扔给她,她都会无私地包容,也让我知道了:那么多的身份,只有妈妈的女儿最好当。

我从孩提到长大,妈妈从年轻到衰老,时间渐渐打消了我的锐气,触碰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我不再忍心去拒绝她,外面的哪有家里的好!而妈妈这个词,只是叫一叫也触动心弦。

各大高校陆陆续续都迎来了开学,虽然我们离开了家,但我们永远不会离开妈妈的爱,她的爱会在行李箱里,会在电话的慰问里,会在无数次辗转低回的牵挂里,她会用最含蓄的表达方式让你知道:你离开的是家,你离不开的是这些小心翼翼的挂念。

曾经看过一句话:“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妈妈有,你的痛苦会在她身上放大很多倍。”

让我们都融化掉所有的尖锐吧,把温柔留给最值得的人,去珍惜,去深爱。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