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陌生男人来捐肾

我叫王大治,今年42岁了,10年前我32岁,是家里的顶梁柱,靠着多年外出打工在老家盖了自己的房子。

有段时间我总是会感到身体非常疲乏,即使晚上早早睡觉也驱不走这种疲乏感。后来我的尿量减少,下肢开始浮Z,手指头一按上去就是一个坑,好一会才会恢复原状。

老婆催我赶紧去医院检查,这一查就查出了个晴天霹雳,我居然得了尿毒症!为了给我治病,我们卖掉了老家的房子,还把亲朋好友都借了个遍,钱花光了病却没治好。

全家老少,兄弟姐妹都到医院为我做了配型,然而没有一个合适的,我不得不靠血液透析苦苦维持着生命。到后来血液透析已经到了一天一次的地步,我心里明白我只能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等死了。

这个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男人。这个男人身材高大,脸色红润。他告诉我,如果他去医院做了配型合适的话,他愿意无偿为我捐献一个肾。

听了他的话我十分感动,但更多的是疑惑不解。一个无亲无故的陌生人为什么要主动上门无偿捐肾呢?他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把心中的疑问坦白地告诉他,他只是坦然地笑了笑,说他是从别人那里听说我因为没有肾 源只能等死,于心不荵。反正他有两个肾,捐给我一个也没关系。

接着他一脸郑重地说,他愿意无偿捐肾,但他有一个要求。我一听这话就放心了,有要求我反而心安了。没想到他的要求令居然是不要对任何人声张他捐肾一事。

这个要求让我大吃一惊,他决定捐肾这件事是瞒着他的家人啊?本来想开口拒绝,可出于对活下去的本能渴望,我答应了他。

陌生男人姓程,我答应后他立刻就去医院做配型检查了。那几天我们心里七上八下的,既希望他能配型成功,又害怕配型成功后他反悔了。

配型成功了后我和我的家人都很高兴。到了这个关键时刻,我们更加不安了,毕竟他的肾是我这个濒临死亡之人仅剩的一线存活下来的希望。

令我们没想到的是他的决心出乎意料的坚定,直到他的左肾放进我的体内并且开始正常运转时,我才真切地意识到,这个陌生男人真的不图名不图利。

从那以后我就喊他程大哥,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他,我想方设法又借了八千块钱送过去给他当营养费。程大哥捐肾以后需要静养两年,不能做重体力活。他家其实也不富裕,而且他也是家里的顶梁柱,没办法他只能跟他老婆坦白这件事。

他老婆自然是气愤的,但是肾已经捐出去了,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只好让程大哥尽量歇着。可看着老婆忙里忙外,程大哥哪里歇得住?才休息了三个月,程大哥就荵不住在村里找活干挣点家用。

不久后他的伤口发炎,需要去医院治 疗,拿不出治 疗费的他一筹莫展,而山穷水尽的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没钱,他只能断断续续地去医院打吊瓶,身体一直没能恢复。

他老婆为了养家外出打工,留他在家做饭带孩子,日子十分艰难。无奈之下他把孩子交给年迈的老人帮忙照看,自己去一家砖厂开车,不想却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

他老婆不堪重负丢下孩子走了,只留下家中老人每日以泪洗面。看到他家这种情况,我对老婆说我决定把他的儿子接过来当成亲生的对待,而且还要给老人养老送终。老婆非常赞同我的想法。

尽管要同时负担起两家人的生计和三个孩子的教育十分艰难,但是人不能忘恩负义。程大哥当初救我一命,值得我用一辈子去回报。

@安幼鱼说: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这是救命之恩,程大哥自己家中也不宽裕,却能够无偿为一个陌生人捐出自己一个宝贵的肾脏,这样的恩情,王大哥用一辈子来偿还不足为过。

爱惜自己的生命可以说是本能,但在本能之外,还能同情别人的生命,这就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吧!

孟子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同情生命是道德之本,这种推己及人的恻隐之心,让我们见识到了人性的美好,也让我们相信人间值得。

人的一生中多多少少会经历一些苦难,有的人遭遇的苦难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就像得了尿毒症只能等死的王大哥。

然而就像意义治 疗法的创立者维克多.弗兰克说的那样:即使处于zui恶劣的境遇中,人仍然拥有一种不可剥夺的精神自 由,即可以选择承受苦难的方式。

一个人不放弃他的这种“蕞后的内在自 由”,以尊严的方式承受苦难,这种方式本身就是“一项实实在在的内在成就”,它证明了整个人性的高 贵和尊严,也证明了这种尊严比任何苦难都更有力,是世间任何力量都不能将其剥夺的。

我们无意颂扬苦难,但苦难确实给我们提供了某些机会,借此机会人性的某些特质才能得到考验和提高。

在王大哥这场突如其来的苦难中,他选择了与病魔不屈不挠地斗争,他的妻子和家人选择了倾家荡产来救他,而程大哥作为一个陌生人,则选择了义无反顾地献出宝贵的肾脏,程大哥去世后,王大哥选择了毫不犹豫照顾他的家人。

在这场苦难中,人性的光辉无处不在。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