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拔罐疗法对儿童抽动症的显著疗效(病例连载)

手机照片



上次说到,停药后她的心里特不踏实,因为有上次的教训,果然不出所料,只有半年,孩子又开始动了,这时候她真不知道该去求谁了,还是她丈夫有主见,一句话:“接着吃药吧”,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呀,要不还能怎么办呢?

他们一家三口又开始到中医院做客了,药还是以前的方子,针对每个人情况加减几味药,先开了五副是七天的量(改成抓药自己熬了),不过只吃了不到五天,就受不了,这次可没有上次顺利,让女儿吃中医变得极其困难,是啊,苦的大人都受不了,何况一个孩子。

人常说是药三分毒,药的副作用是难以预料的。当然中药也是会伤人的,会加重肝、肾负担,再者这么吃下去要吃到何时啊,药吃下去又怎么知道会伤到身体的哪个部位?

而且这药停了才半年,她越想越想不通,怎么吃了三个多月的汤药就只管了半年,这让她非常的郁闷和无奈,她真的想把药停了。

另一个想停药的原因是她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虽然还不知道好不好用,但总要试一试。她心一横,就把药给停了,再不想让孩子这样吃下去了。

说起这棵救命稻草还真是缘份,对于无法解释的巧合,大家统统称之为缘份。

在05年的春节,他们请朋友李兄一家来吃饭,恰巧李兄的朋友(张姐)当天也在他家,李兄就想把张姐叫上一起,但张姐不太想参加,因为大家并不认识又从未谋面,在李兄一家的极力劝说下,终于一起前往了。

见了面大家很谈得来,后来熟悉以后,才听张姐说她当时看见他们一家三口的气色很不好,说句不好听的,像活不了似的。确实,那一阵子,他们一家因为孩子的病情都觉得特累特苦,脸色自然也不好。



手机照片


吃过饭,他们开始分堆聊天,男人们一屋,女人们一屋,不知怎么就谈起了拔罐,聊着聊着才知道张姐是专业从事中医拔罐疗法的,之前她在美容院拔过罐,只拔过上身,所以没觉得稀奇。

可是和张姐聊才发现不对,原来拔罐与她以前了解的不同,有规律有章法,是要从上到下,全身上罐。

越聊越兴奋,话题也开始转到她女儿的身上,孩子当时状态非常不好,吃饭也极差,基本上看着东西很想吃,等到吃的时候又吃不下,气色极差,脸上没有一点光泽,一看就是一个身体不健康的孩子。

当时她并不知道,他们见面后没过几天,孩子就又犯病了。

当时她给张姐介绍女儿的身体情况,迫切的想知道用拔罐罐能不能调理女儿的身体,让孩子健康起来。她表达了不想再给女儿三天两头打点滴吃药的想法,她觉得孩子的身体再继续吃药打针下去感觉就完了,但目前又没有别的办法可用。

张姐当时很肯定的答复她说孩子的这个病可以用拔罐治疗,她听后兴奋极了,当时张姐就要给孩子上几罐,可惜他们家没有罐。聊到很晚他们才离开,她还意忧未尽,留下了张姐的电话准备找时间去请教。

可没过几天她女儿的抽动症又犯了,她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了,怎么办?如果以后总是反反复复该怎么办?她茫然,可哪有时间发呆啊,孩子的动作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她的心痛啊……,说不出地难受……

她突然想起张姐说的拔罐可以治这个病,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张姐,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心花怒放,准备开始实施拔罐计划。

开罐图


因为她从没用过火罐,怕烫伤孩子,就去药房先买了两套真空罐。要全身上罐,是需要不少罐子的,两盒也不算多。接下来如何让孩子趴下拔罐成了难题。

第一天,好不容易劝着孩子趴下,但罐上了没两三分钟,孩子就不干了。只好拿了下来,好在张姐提前告诫过,只要孩子肯拔就行,那怕几分钟也行,就是个好的开始,不能操之过急。

第二天,还好孩子没拒绝,可是她发现个怪现象,有些罐子在身上总是留不住,不停地往下掉,她本能的想法是真空罐质量是不是有问题,还以为是漏气。

在确定了不是罐子质量问题也不是漏气后,她很好奇,马上电话请教了张姐,才知道原来人身上还有病气这个说法,以前她以为这是中医对病的一种说法,现在看来生病的人身上还真是有病气。

她在给女儿拔罐了一周左右的时候,终于约上了张姐(张姐平时特别忙,很难约上)。她带着孩子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张姐家。张姐家的火罐可真是不少,除了专用的玻璃火罐外,还有一盒是专门给小孩子预备的小罐子,包括各种各样化妆品的空瓶子。

孩子看到张姐要给她拔火罐,有点害怕,这时候才看出来张姐真是有经验有办法,拿了一个雪花膏瓶子,点着火往自己脸上一扣,孩子被逗笑了,可能也是觉得好玩吧。孩子犹豫的伸出了手,同意在自己的小手上拔一罐子。

就这一罐子打开了孩子的心门,孩子乖乖地趴下来,让张姐给她拔火罐了。

接下来的情景还是很让人吃惊,她女儿身上的罐子,根本站不住,几乎就是拔了这个掉那个,为了不让孩子烦,拔罐只进行了十几分钟,在这十几分钟里,没有一个罐子站得住,还真是邪门了。

接下来她和张姐探讨了她女儿这种病,张姐说这种病,是神经系统的病症,需要一个很漫长的修复过程,罐子站不住,是因为表层的病气太大,罐子抓不住实质的东西,相对其它种类的病症来说,它是一个很难调理的病种,需要极大的信心和耐心,只要坚持,一定会好的。

她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阳光,下决心一定要坚持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还算顺利,没再出什么大事,女儿看起来也很健康,只是张姐还是说她女儿什么地方还没打开,眼睛和脸还不对称,什么地方的皮肤颜色暗,有皱褶,什么地方有塌陷,都是些张姐不说她根本就看不出来的地方,她的水平当时还处在执行阶段,毫无创造性可言。

不过优点是满听话,指哪打哪,执行力很强。当妈妈的,为了孩子嘛,没什么不能付出的。

她丈夫是常年在外出差,孩子又是当年9月份要上学前班,6月份她公公婆婆从外地赶过来帮忙照顾孩子,之前也跟父母说过孩子拔罐的事,老两口对拔罐没什么概念,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她拔,就只说了句:“从没见过这么拔罐的,别拔坏了”。

这个孩子还真是会帮忙添乱,接下来没多久就把全家闹得是人仰马翻了。

回到家里,她女儿就再也不让用真空罐拔了,说是疼,只好改用火罐。

她还真是佩服自己,手够狠,第一天用火罐,竟然手不抖。每天还是不超过十分钟,张姐说只要不让孩子烦就行,慢慢接受,这只是个开始,这种病急是急不来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孩子的脸色渐渐好了起来,大人的心情也随着孩子的好转轻松了好多。

她从05年3月份开始给女儿拔罐,到5月份有两个多月过去了,上学前班的女儿有一天突然发起烧来,这是拔罐以来的第一次反应,孩子烧得不是太高,最高是39度。因为以前孩子也总是爱发高烧,她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手绘插图



药是从拔罐开始就下决心不再让孩子吃了,怕把好不容易扶植起来的免疫力再消灭掉。她就去给女儿买了一大堆水果(可是一大堆高级水果),准备让孩子多吃点水果,心里想着,这总比打点滴强吧。

说不担心是假的,回到家她就给张姐打了电话,张姐告诉她,除了每天正常地拔罐外,给孩子的手心脚心加上罐子,拔手心脚心有退烧的作用,只是恢复起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孩子脚心的气实在太大,根本站不住罐,她用真空罐抽的手都磨起泡了。一会给孩子吃点水果,一会儿给孩子喂点水,总之,她很清楚的知道,吃在这个时候是很重要的,没能量来源就没法抵抗任何疾病。

就这样,她忙活了大半天,孩子的小脸烧得红彤彤的,体温也是时高时低,总在38.5度以上徘徊。

到了傍晚快6点的时候,孩子开始发汗,一发不可收拾,头发像用水洗过了一样,温度也开始降了下来,还突然对她说,要喝玉米小碴子粥,她听了真是高兴极了,孩子终于有食欲了,煮好了孩子喝了一大碗粥,又吃了一个咸鸭蛋黄,这下大人们心里踏实多了。

晚上孩子还真不烧了,小孩子病去的还真是快,孩子是不装病,不烧了马上就有了精神头,开始跟她疯玩起来。

第二天,孩子的脸色又不太好,但早晨并没有发烧,想想还是送去了幼儿园。晚上接的时候,孩子看见她就哭了,一摸头,还有点热,看来孩子是有点难受、有点委屈,回家一量38度,比昨天的这个时候低了1度多,她心想看来没什么大事。

孩子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好了,这次发烧三、四天时间,就过去了,她心里偷着乐,孩子以前得病,她可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这时候的她还天真的想,可以这么轻轻松松治好女儿的病,没什么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