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产后抑郁症,我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治疗期

      我从睡梦中醒来,倦意消除,感觉周身又散发出力气。轻轻起身到洗手间洗脸然后顺势在脸上敷了一片面膜,回来躺在仍在沉睡的小宝宝博雅旁,她匀称的呼吸声和偶尔哼哼声让我感觉安心。厨房里月嫂卢姐和婆婆在准备中午的饭菜,水龙头的流水汩汩涌向蔬菜们,锅里传来肉丝呲呲跳舞的声音......这是我的产假日常生活,它在按照既定节奏向前行走。而我,减少了六年前的焦虑和抑郁,亦能够坦然面对生活带来的咆哮或问候。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今天的我经过六年的洗礼已经具备了抗风险的免疫能力,产后抑郁症没有那么容易找上我,也没有那么容易击败我。

一、六年前,我患上了产后抑郁症

      六年前,大宝宝博文出生。那时境况很是艰难,我们刚刚在潍坊买了一套商品房,手里没有存款只有欠款。聂先生的部门负责全国的OEM工厂,他需要长期驻外,一则是工作需要,二则增加一部分家庭补贴。考虑到宝宝出生需要有人照顾,他父母主动请缨千里迢迢从河北赶来和我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就是这样的安排竟然埋下了日后的隐患,我患上了长达两年的产后抑郁症。

      我至今能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一个不善言谈、性格倔强、性情并不温婉的女子因为生了孩子,突然选择和两个没有一起生活过的老人在一起,家里突然多了一个经常哭闹的宝宝,而丈夫常年在外没有熟悉的人陪在身边。角色的转变太快,世事的变化超出她的预期,她不会照顾孩子,处理不好婆媳关系,没人倾诉......在那样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她很快陷入一种可怕的自卑和彷徨中。黑暗的日子就这么来临了,半夜她抱着哭闹不止的宝宝煎熬地度过每一分钟,眼睛不时探向窗外期待着黎明。

      这就是当时的我。仅仅这些也不算什么,六个月后我重返职场,直接切换了新的工作。这是一家千人以上的企业,我在公司总部负责HR基础管理工作,直接与下属的12家门店HR对接工作。人事关系的复杂同样也超出我预期,在上级、下级的关系平衡中我没有找到很好的把握尺寸,常常感到心力交瘁。

      就这样,家庭和工作两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挫败感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长期的压抑使得我胃粘膜出血,到医院检查才发现是重度浅表性胃炎,后来经过一年的治疗身体才慢慢恢复健康。

       我常常一个人躲起来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路人经过会错愕不已。抑郁症严重的时候不止一次想过死,最严重的一次有一辆大卡车飞来我停下了脚步,心想碾死我吧,这样就解脱了。然而卡车司机临前急刹车,我还是停留在了这个世界。司机说了什么我一点没听到,但那个清晨的遭遇使得我彻底改变了。

二、战胜抑郁症,我下了很大的决心

      当一个人经历过生死瞬间后,审视这个世界的心态不同了。我像一个长久挣扎在泥潭中奋力拼搏的人,在放弃求生的时候泥潭将我甩了出来,我竟然稀里糊涂靠岸了。我看到了久违的蓝天,听到风儿吹过耳旁,这种感觉如此美好,我一动不动的吮吸着,眼泪却悄无声息的流淌下来。

      我开始阅读朗达.拜恩的《秘密》、《力量》,通过吸引力法则使自己获得力量,也关注张德芬空间,探索心理的灵修。用力感受生命中的每一点喜悦感,肯定和爱自己,让情绪达到一种平衡。

      这段期间在好友的鼓励下我开始每天早晨坚持40分钟的慢跑,一边跑一边告诉自己,放轻松,你很棒。一遍又一遍,直至神经松弛下来,浑身感到轻松。经过长达半年的慢跑,我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从前那个爱笑、自信的女孩又回来了,神奇的是工作压力也莫名减小了,工作效率有了明显提高。也许是整个人状态的改变,我的团队关系缓和很多,大家都说我像脱胎换骨了一样。

      白天的工作中仍然有烦躁和焦虑的时候,我从网上下载了二十多首班得瑞的轻音乐,《海上碧波》、《阳光海岸》、《迷雾森林》、《水之轮回》......一边工作一边戴着耳机让情绪放松。刚开始不太习惯,大脑好像受到了某种干扰,慢慢习惯后竟爱上了这种工作方式,它可以让我平静又能清晰理出工作思路。

     身体和工作得到某种平衡,意味着我的体力和财力有了一定保障。有了爱自己的能力,我关注到大宝宝博文已经快上幼儿园了,遗憾的是两年抑郁症也影响了孩子,博文和我一样敏感而且性格内向。庆幸的是他爱画画,想象力非常丰富,我每天抽出固定时间和他一起画画涂颜色,有时我也陪他一起读绘本讲故事,我们还一起写成长日记分享喜悦,这种亲子互动打开了他心里的一扇门,而我们达到了某种默契。

三、把控风险,用信心迎接二宝博雅

  随着心智的成熟沉淀,我回顾以前的经历总结了几条经验:

1、怀孕期间至孩子出生后至少一年内丈夫应该陪伴在妻子身边,和她一起抚育孩子;出现婆媳矛盾的时候他作为润滑剂应从中协调,避免问题的升级;孕期和产后经常与妻子保持沟通,给予关爱,大部分妻子陷入婆媳困境和产后抑郁的状态中70%以上是丈夫的责任。

2、跟公婆同住以前一定做好心理准备,跟自己确认是否能接纳各种合拍、不合拍的可能性。你不只是跟先生的父母生活,而是跟他们的价值观、风俗习惯、生活习惯、性格特征努力融合,想要融合到一起必须经历磨合碰撞,然后求同存异。还有一点务必记住,婆婆不是你的亲妈,永远不要用对亲妈的标准去定义和要求婆婆。

3、女性一定要保持独立,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人格上。至少要有能够在遇到困境时保护自己和孩子的能力。经过六年的努力,我们又在青岛买了两套房子,我手里也有了微薄的存款。我习惯做最坏的假设,如果失业或者无公婆帮忙带孩子手里的存款或者被动收入能维持我们多长时间的生活,如果计算的结果是三年,那么还是具备一定抵御风险的能力的。

      二胎政策放开以后聂先生多次提出想要个小女儿,彼时我在这家500强企业遭遇职场危机,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儿子博文身上才发现他的孤独。我想为了将来孩子还有个亲人陪伴,或者我该考虑再生一个。

     决定二胎之前我跟聂先生、公婆分别做了沟通,并通过投资储蓄了小小一笔保障基金防患于未然。

      我首先提出聂先生需要调整部门或职位,从怀孕到孩子出生至三岁之间他不能再想从前一样常年在外,这段期间他需要和我一起养育和教育孩子,这点聂先生没有异议。经过三个多月的筹备他顺利实现公司内部转岗,既不用常年驻外工资还略有增加。

      其次我跟公婆讨论了生二胎的打算。婆婆反对最为强烈,她表示身体状况无法继续帮我们带孩子,年底就回老家,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孩子后续的照料问题。她的回答在我意料之内。跟聂先生沟通后我决定让我父母过来照顾,婆婆如果想要回去我们可以拿出一笔钱装修老家的房子,每月固定给赡养费。然而,聂先生跟公婆谈后公公表示愿意继续留在青岛和我们一起生活,婆婆如果想要回去就一个人先走......原本以为会发生轰轰烈烈的生活巨变,结果他们先向现实做了妥协,也许他们意识到这次我的严肃和认真。这实在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我们曾无数次在育儿问题或生活习惯上有分歧,一旦分歧升级她立马向公公和聂先生哭诉并嚷嚷回老家,为了整体的大局利益我不再跟她“斗争”,而是努力工作和赚钱争取尽早达到分开居住的经济条件。二胎这件事的后续沟通是聂先生跟他们单独进行的,公公的意见是等到我产假结束重回职场时他和婆婆一起帮我们照顾大宝和小宝。问题竟这样“轻松”的解决了。

    我想起了一句话,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生活或许会给你一地鸡毛的无奈,或许会给你狂风暴雨的打击,或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如常。

     当我通过多番努力达到体力和精力的充沛,脚步勇敢迈上前方的土地,一路风雨兼程地冲锋,我知道,抑郁症已经远离了我,我成为了自己生活的主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