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狂响曲 | 合唱团、珍珠、雷电

蟋蟀吱吱最近很是头疼,作为扁头蟋蟀的家族长,它正为即将到来的合唱团比赛发愁。

这片绿地上,居住的族群很多,有大背头蟋蟀,有油葫芦蟋蟀,有土灶蟋蟀等等。合唱比赛在每年的盛夏都会如期举行,能获得冠军,代表着一个家族的兴旺。

然而,扁头蟋蟀一族从未获得过冠军,也是这片绿地上仅有的没有获得过冠军的族群。祖辈们的心血传承,每一代的家族长都费尽心机地想做出改变,实现零的突破。

世代传承,今年,冠军的重任落到了吱吱这位新任族长身上。眼看着比赛的时间一天天近了,可是吱吱依然没有想到什么可行的办法。按照以往的做法,就是多练习,不停地练习,大声地练习。

可是,扁头一族的蟋蟀本身个头就比大部分族群矮小一些,加上近年来家族不旺,在这片绿地上的生存空间屡受排挤。吱吱的族群成员也比往年少了很多。

先天的不足加上人手的缺少,这更让扁头一族的冠军梦想变得遥不可及。

天气闷热,吱吱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它太想赢, 太想振兴扁头一族,以便让自己的族群在这片土地上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

夜幕降临,原本闷沉的天空终于不堪重负,咔嚓一声,瞬间变得电闪雷鸣,一个雷雨交加的雨夜即将来临。

吱吱就近找了一棵高大的植株,侧身躲在了叶片下面。虽然,它心情不好,但它也不想淋成落汤鸡。

天空中乌云滚滚,雷电交织。

突然,一道银光横贯半空,就像是一把开天的巨斧那般,似乎要把整个天空割裂成两半。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雷霆万钧的巨响。咔嚓——咔嚓——咔——嚓——

雷声滚滚,一声未平,另一声又起,层层叠叠地压在一起,混合成了巨大的闷响。

吱吱的思绪伴随着雷声而动,突然,它眼前一亮,一个绝妙的主意涌上心头。

“为什么不让大家也这样呢?”吱吱心里越想越兴奋,“完全可以分成几组,一层一层的重唱嘛,这样一来,无形中加重了气势。”

“哈哈……”吱吱已然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它开心地蹦跳着。雷电过后,大雨倾盆而至,吱吱也顾不上躲闪了,就这样冒着大雨朝家走去。

大雨下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方才停歇。

吱吱兴奋的一夜未睡,仿佛那个先祖们世代为之努力的冠军梦就要实现了。

雨刚停,绿地里积水未退,但吱吱早已按捺不住了。它振翅高呼,给扁头蟋蟀们发出了紧急召集令。

过了好大一会,扁头蟋蟀才陆陆续续地赶了过来。一夜雷雨,惊扰了它们的睡眠,此刻一个个的就像是刚败下阵来的士兵一样,垂头丧气,哈欠连天。

“族人们!我们的冠军梦就要实现了!”等所有的扁头蟋蟀们聚集的差不多的时候,吱吱大声吼道,“大声告诉我,开不开心?”

“开——心……”蟋蟀群里无力地发出零星的几个声音。

“唉,看来,族长是被逼疯了,开始思维混乱了。”一只扁头蟋蟀说。

“是啊,我们扁头一族怎么可能得冠军呀!”

“真是难为族长了,最近这段时间看它压力很大。”

“大家静一静,安静一下,听我说!”扁头清了清嗓子,再次大声说道,“我知道,大家不相信,肯定认为我在胡说八道。”

蟋蟀群里变得鸦雀无声,吱吱的话说到了大家心坎里。

“是的,没人相信我们会获得冠军,我们没有与生俱来的大个头,也没有足够的人员。但是,我们可以以智取胜!”

紧接着,吱吱一边给大家解释自己的策略,一边指挥着大家分成六组,面对着它六肢各列一队。

“好了,大家不用紧张,只需看我的手势,还是和往常一样,你们只需要大声唱就行。我抬哪只脚,对应的哪边的队伍就开始唱,来来来,测试一下。”说着,吱吱抬起了自己的左前脚。“唱!”回过神来的那列蟋蟀们慌忙唱了起来。

“右前脚!左中脚!右中脚!左后脚!右后脚!”简单演示了一遍,“对!非常好,就是这个样子,大家只需要看清我的指挥,最后,等我跳起来的时候,所有队列一起大声唱!”

在吱吱的指挥下,大家简单练习了几遍,熟悉了一下节奏。弄明白了吱吱的用意后,大家练习得很用心,毕竟冠军的梦想不仅仅是吱吱一个人的梦想,更是真个扁头蟋蟀家族的梦想。大家明白了吱吱的良苦用心,也发现了这个办法确实给自己的大合唱提升了不少士气。

“好,我们现在正式演练一遍,大家看我指挥!”说着,吱吱开始舞动自己的肢体,伴随着起伏的脚步,合唱声一浪高过一浪,层层堆叠,直到最后,吱吱忘我地腾空而起,合唱团的音调也在瞬间达到了顶峰……

吱吱非常满意合唱的效果,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每天傍晚时分,它都会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练习上几遍,让族人们熟悉合唱团的节奏和手势。

终于,盛夏酷暑如期而至,一年中最热的时节到来了。

这一晚,月色皎洁,洒下遍地银光,整片绿地就像是铺满了珍珠一般,温润嫩滑。没有一丝的风吹草动,所有的参赛队伍齐整地分布在舞台周边,准备入场比赛。

唧唧吱——悠扬的搓拉声划破静谧的夜空,比赛正式开始。

作为每年的倒数第一名,扁头蟋蟀们的上场时间自然而然地被排在了最后。

转眼间,已至午夜时分,所有的队伍都唱完了,除了扁头蟋蟀。在油葫芦蟋蟀们正沉浸在连冠的喜悦中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扁头蟋蟀们登场了。

“喂,吱吱,带着你的族人回去吧,还不如省省力气,每年都是稳居倒第一,真是替你们……啧啧啧,不说了,不说了。”说话的正是油葫芦蟋蟀族长,它们是去年的合唱团冠军。

吱吱不想和它理论,也不愿和它争吵,面无改色地带着族人们登上了舞台。台下的各族蟋蟀们已经准备退场了,在它们看来,这没有悬念的比赛到此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

“听我口令,列队!”吱吱大喝一声。

咵!咵!咵!扁头蟋蟀们按照吱吱族长的指示瞬间完成列队,步伐齐整,有条不紊。

正准备离开的蟋蟀们见此情景,放慢了脚步,它们想看看,这位新任的扁头族长想出什么花样。

“预备,唱!”吱吱左前肢向空中一指,顿了顿,然后抬起右前肢,紧接着,左中,右中,左后,右后,六肢齐抬。一时间,声音如同倾斜而下的瀑布那般,层层挤压,发出厚重闷沉,悠扬不觉得响声。

已经走远的蟋蟀们见此情景也重新跑了回来,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别出心裁的表演。

终于,随着吱吱前肢下压,合唱步入了尾声——结束了。

“冠军!冠军!冠军!”回过神来的蟋蟀们,忍不住齐呼起来,从最初的零星几个声音,逐渐漫延到整片绿地。

吱吱哭了,所有的扁头蟋蟀们哭了,这是它们梦寐以求的东西,这是祖辈们世代相承的梦想,这一刻,终于梦想成真,照进现实。